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340章 中!

  • 塵骨 - 第340章 中!字體大小: A+
     

        分明只是一個眨眼的等待,卻令人焦灼難奈。.最快更新訪問:щщщ.79XS.сОΜ 。

        “她眼睛閉上了!”狗子乍然一聲驚呼,將屏息凝神的大家駭得不輕,“你猜對了!”

        得知它在分心,林蘇青當即狠厲道:“照顧好你自己的小命!”

        直到他這句話飄散在了空中,那入了相應卦形的‘女’子依然沒有出現移動和變化……這樣看來……大約可以確定了,對,應該照這個法子繼續!

        他也‘激’動,居然真的讓他給料中了!不過他不敢耽擱,半分也不成。

        “陣法只有的時辰機制已經開始運轉,我們務必抓緊時間把握機會!”他的語氣聽起來鎮定,可是額頭的汗水已經順著太陽‘穴’流淌,“狗子,你莫要硬扛‘花’王的攻擊,能躲則躲,我們一定盡快將對應卦形的‘女’子歸位!”

        狗子倒是有閑心同他頂嘴:“不牢你費心!你顧好你自己的小命吧!”

        林蘇青身處坎位獲得了短暫的安全,卻叫他忽然想起一件最最重要的事情“你們記住,倘若我們破陣失敗,或是遇到躲不過、救不及的危險,你們就往天上去,去到天界的視野內!”

        而正在陣中繼續探尋的夏獲鳥聽聞時忽而一愣,回首望了林蘇青一眼,饒有意味的一笑似是欣慰,便繼續忙不停地尋查。

        忙著應對‘花’王的出招的狗子也瞥了他一眼,似是不屑的冷哼一聲,嘀咕道:“哼,裝什么大義凜然。”卻忍不住又多看了他一眼,見他已經離開坎位繼續尋找,不禁暗想“但愿你小子福大命大叫你破了這個陣。”

        這一分身,那‘花’王的一個尖刀‘花’環登即套上了它,它旋即往上竄出,剛好竄出即將收攏的‘花’環,隨即翻身就是一腳震去法力,將‘花’環踢遠,而‘花’環出去兜了一圈,扭頭又回到了‘花’王手中。

        未免她轉勢去攻擊其他人,狗子連忙下去錘了她一拳,重新吸引住了她。

        而此時夏獲鳥也找了一個身上印有乾卦的‘女’子,她當即出掌以掌風將那‘女’子推向乾位!而但那身上印有乾卦的‘女’子位入了半半的腳下時,便如先前那一個一模一樣,登時就閉上了眼睛靜止不動了,只有她手中說抱的毒氣在流動,可是有一點令她訝異她們兩個手中的毒氣在相互‘交’流,亦似在相互融匯。

        半半踩在軟軟的云朵上,見他們紛紛看著自己的腳下,旋即皆是驚喜不已,她不知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她想看,但是她不敢看,也知道自己不能看。于是她干脆閉上了眼睛,全神貫注地等待林蘇青的聲音,只要他一聲令下,她就往左邊去。

        姑獲鳥盯著那兩名‘女’子手中‘交’匯的毒氣揣度著用意,倏然想起林蘇青適才所言陣中的時辰機制已然開啟,那么,這樣的‘交’匯是否是時辰機制中的一部分?

        所謂時辰,是否就是……她們的毒氣的確會相互‘交’流并且匯聚,最終會形成更有殺傷力的毒,或是出現更危險的機關,而所謂時間,就是他們必須在這些結果發生之前破解這個陣法?

        以林蘇青的細致,想必也已經注意到了此間的變化。于是想著,獲鳥便繼續尋找。

        狗子被‘花’王的法力震飛,往后連翻了幾個跟頭旋即又幾個跟頭翻上去,一身傷痕視若無睹,它呸了一口血唾沫,道:“我還就不信了,有脾氣你一鞭子‘抽’死我啊!”

        那不過是個機關傀儡,哪有脾氣。便正是如此,她的速度超乎尋常,如非狗子,尋常絕對難以招架。

        “林蘇青,你確定每個卦位是五個嗎?”隔著人群夏獲鳥一邊急奔閃避,一邊喊道,“這五個乾卦怎的就是找不著呢?”

        “一定是五個。”林蘇青一個后仰,避開一名‘女’子沖他揮來的毒氣,你毒氣如緞帶襲來,好在只要躲過不被擊中,便會散開。

        散開不等于消失,毒氣依然存在,并且無所不在。因此這百‘花’爭妍的‘花’海,停留的時間越久,就越致命。即使他們身有護盾,也不過時間的問題。一旦夏獲鳥體力支撐不住,抑或是護盾被擊破。

        “或許隱藏在隱蔽的地方,咱們貼近去找。”說時林蘇青一個閃身出現在一名‘女’子的身后,眼疾手快撩開了她披在背上宛如海藻般長發,“你看!”

        在她的后脖頸上果然印著一個卦形,只可惜不是乾卦。

        夏獲鳥隨即便壓低了飛行,她冒著‘花’草毒物的風險,幾乎貼近它們,在人群之中低低的飛來躲去,滿眼盡是瓷白的‘玉’‘腿’。

        “這享福的活兒真應該由你來干。”她‘抽’中腰后的牛角小刀不時掀開‘女’子的裙擺,其實不過是前后搭著的兩邊布料罷了。

        “你離那些毒物太近,且少說幾句,謹防毒物入喉!”林蘇青提醒道,便是同她相反,他察看上端,由夏獲鳥察看下端。

        而立在乾位的半半,自從閉上了雙眸,就再也沒睜開,她靜默地杵在云朵之上,耳朵捕捉到他們的打趣,不禁羞紅了臉頰。

        而在她腳下云朵所在的乾位之中,已經有四名印有乾卦的‘女’子。盡管她不曾睜開眼睛看過,但是她能感覺到人數在增加。因為每逢林蘇青或夏獲鳥送過來一名,她當即就感受到一陣‘毛’骨悚熱的‘陰’冷,令她不由自主地顫抖。并且,隨著人數的增多,她內心的忐忑與不安也逐漸多了幾分。

        聽他們說,一共五個,那么再有一個,她就要立刻動身去到下一個代表著坎位的副陣眼。為了更‘精’準的捕捉到林蘇青的指令,她那一對‘精’巧的小耳朵倏然變大,宛似恢復了猴耳,向四面八方轉動,聚‘精’會神地追隨著林蘇青的動靜。

        此時,那乾位之中的四人手中,所持有的毒氣匯聚得越發明顯,甚至‘肉’眼可見那墨綠‘色’的毒氣遍布了整個乾位,不過毒氣僅僅只在乾位以內擴散,絕不向旁邊延展絲毫。

        “找到了!”林蘇青話音未落,手中的鐵鏈即刻拋出抓捕了一名,她的卦印不在任何隱蔽的地方,就印在她的指縫之間,因為手中抱著毒氣,大家都不曾去留意,加之毒氣縈繞,若非時機,很難‘露’出。恰是‘露’出的那一瞬間被林蘇青看見了!

        終于叫他找到了這最后一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