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338章 小猴子半半

  • 塵骨 - 第338章 小猴子半半字體大小: A+
     

        連一片落葉飄落,也顯得無比曖昧,這種感覺很奇怪,誰也沒有多想什么,卻越是如此,越覺得微妙得難以言語,心中發癢,腳指頭不安分地抓著地,更是手足無措、如何也難安,就連簡單的呼吸與吞咽也變得不習慣。,最新章節訪問:ШШШ.79xs.СоМ 。

        只因為夏獲鳥的那幾句玩笑話,他們倆變得誰也無法再正視對方。

        狗子實在看不下去了,它抖擻了‘精’神慢吞吞地走過去,垂著眼皮子似漫不經心道:“那這個陣還過不過了?”

        林蘇青看著半半,她依然深深地低著頭,不言不語。

        “你的意思呢?”他問她,依他的話這個陣是肯定要過的,否則茍且于這片深林中生生世世嗎?哪恐怕不是他林蘇青。

        半半看著自己的腳尖,也看了看林蘇青的腳尖,還有那些被風輕輕揚起的來回漂浮在他們之間的微小塵埃……方才的緊張與局促仿佛在一瞬間一掃而空,沒有了那樣的忐忑不安的感覺,周圍靜靜的,仿佛心里也靜靜,可是卻將強烈的心跳聲感受得更為清晰起來。猶如揣了一只小兔子似的。盡管心中跳得急、跳得猛,但再也不‘亂’。這一定不是緊張,也不是害怕。

        她悄悄地點點頭,點得小心翼翼,不過這份小心只是對她來說罷了,林蘇青他們自然是看見了,便是欣喜溢于言表。

        他高興的一聲“好!”將半半驚得肩頭一抖,將將抬起一點點的臉又深深地埋了下去,耳朵尖又紅透了。

        這叫林蘇青內疚也不由得變得小心起來,他不禁想起那方靈泉中話不投機就要與他干架的猴兒們,比之眼前的少‘女’,委實難以置信。她不像是與那些猴兒一起的,她像是個一碰就碎的瓷娃娃。就像她纖瘦的身板,那細弱的肩膀一捏就要斷了似的。

        面對這樣柔弱的少‘女’,連同自己也忽然間柔和了下來,不知不覺地情緒就收斂,變得溫聲細語。他同半半耐心講道:“半半,關于我接下來所說的話,每一個字你都一定要記住。”

        一直等到她點頭應下,林蘇青指著狗子道,“你先確認你能認得出這里的每一個人。它是追風。”后指著夏獲鳥道,“她是夏獲鳥。”

        見她隨著他指去時,悄然抬起頭又立刻埋下去點點頭,而后林蘇青才嚴密的講起了他所梳理出的破陣之法。

        “一會兒,追風率先入陣,與位于陣法中央的‘女’子纏斗。”說時他拉起半半的手把她引到山崖邊,指著底下茫茫‘花’海中道,“就是她,我們暫時稱她為‘‘花’王’。”

        半半唰地一下整個人兒都似燙熟的大蝦似的,紅成一朵紅霞,在淡綰‘色’衣裳的對比下,格外的顯眼。

        她左手捏著拳頭緊緊地按壓在自己的‘胸’口,收緊了幾‘欲’跳出的心臟,將薄薄的‘唇’抿得緊緊地,好似一個不小心‘胸’中那砰砰‘亂’跳的玩意兒就要從她的口中蹦出去似的。

        她羞得將臉深深地埋下去,幾乎要貼近‘胸’口,轉念一想到林蘇青前腳剛說過要記住他所說的一切,她即刻不敢怠慢,只敢拼命地鼓起勇氣,去看向他所指去的地方……心臟仿佛快要炸開了。

        為了不被看出來她努力使自己冷靜,怎料想卻越發的緊張起來,腳指頭都緊緊地抓住了地面,腳上踩著的軟軟的布鞋,鞋底都因此而彎曲。

        感受到身邊的半半似乎在發抖,林蘇青回頭看向她時,正想問怎么了,猛地一愣,趕忙松開了手。

        “抱歉。”林蘇青有一瞬間的尷尬,即刻便恢復正‘色’,指著底下的陣法嚴肅道,“當追風纏斗住‘‘花’王’時,你同我,還有她夏獲鳥,我們三個從左手邊也出發,以最快的速度抵達北邊的坎位,但第一個機關觸發時,你站住不要動,記住無論發生任何事情,若非我叫你動,你一定要站住坎位的點不能動。”

        林蘇青轉身與夏獲鳥道:“在半半站住坎位是,我們分頭行動,將所有身上印有坎卦的‘女’子全部歸入坎位。”

        而后肅然道:“但全部歸為后,這個陣形便會出發第二個時辰,屆時,咱們順時針,也就是從左邊起一直向前,半半你依次去站艮位、震位……”他指著陣法之中的每一個卦點給半半看,“每一次必須等到我們將所有相應卦形的‘女’子全部歸位時,你才能繼續玩下一個卦形去。”

        見半半謹慎地點頭,林蘇青才繼續道:“但是你要切記,當你站完震位時,不是直接去巽位。”

        半半的眉頭微微一抬,似是忽然一愣,又默默地接著聽下去。

        “我們雖然是要去到對面,也就是震位。但如果不走完整個卦形,是出不去這個陣法的,如果站完震位直接就順著震位過去,便如同硬闖。”屆時的硬闖只怕必死無疑。

        “所以你站定震位后不要著急上山,你繼續往前去站巽位、離位、和坤位。”他依次指著,轉了一圈又指到了當前,“當你再次回到這里時,這個陣法就算咱們破完了。”

        “我可有講明白?如果有不明白的地方,你一定要提出來,不要害怕。”林蘇青溫和與她道,“一旦入了陣法,咱們幾個的生死便是緊緊系在了一起。”他自己的雙手‘交’錯握緊,示意道,“生共生,死共死,但凡出現一點閃失,就是全軍覆沒,誰也活不成。”

        嚇得半半芙蓉‘花’兒的面龐頓時蒼白一片,急得殷切地一望,剛抬起小臉對上林蘇青的眼睛,登時又低了下去……她不愿林蘇青死。

        他們都十分厲害,只要我做到最好,不出一點紕漏,林蘇青就一定不會有事吧。她揣著撲通撲通的心跳為自己鼓舞。

        她偷偷地望了一眼林蘇青,猶如望見了初‘春’時節璀璨的晨光,溫柔的燦爛著,和煦的照耀著……呀!察覺到自己的無禮時她心中驚嘆,羞得急忙收回了目光。

        “林蘇青。”夏獲鳥忽然喚他回首,“若依你的破解之法,那么當最后我們重新回到這里時,又該如何才能渡過去呢?”

        林蘇青凝視著底下的‘花’海,那是一片毒海,目光所及之處更是處處兇險。他沒有把握能夠成功,可是這個不得不試的法子全都要賭著‘性’命,所以他必須看上去很確定,才能將信心給予他們也給予自己。

        “屆時陣法已破,就看這個布陣的高人設置了怎樣的法子渡我們過去了。”林蘇青負手而立,風儀嚴峻道,“老師,麻煩您給大家都罩一下護盾吧。”

        一眾俱在,蓄勢待發,即刻只等他一聲令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