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336章 請不動的小姑娘

  • 塵骨 - 第336章 請不動的小姑娘字體大小: A+
     
        林蘇青如何也想不到夏獲鳥所說的究竟是誰,打從他來到這邊世界,有印象的女性本就不多,算得上朋友的更是少之又少。不是那廣寒宮的玉兔未遲,算下來不外乎丹穴山太子府中的那位引路的仙娥、夕夜的暗衛洛洛、還有三清墟的幽夢、翼翼……還有那位姑獲鳥……

        想起姑獲鳥時,腦海之中不禁浮現出她故作諂媚的模樣,便覺心中泛涼,有些傷懷。

        而這其中,幾乎沒有誰能夠符合夏獲鳥的形容。幽夢的模樣大約能稱得上生得可愛,可是但凡見過她的人,就絕對無法忽視她的氣場,因此便一定不會被她的五官所吸引注意。她的那一雙大眼睛里,沒有一絲一毫的天真爛漫。反而有一種看她一眼就會死的意味。

        他窮盡腦筋的去回想,除了這些外貌上的形容,還不能是平凡的普通人,能夠找到那間小木屋,想必也的確不是什么萍水相逢之人……

        “怎么?還是想不起來是誰嗎?”夏獲鳥饒有意味地瞧著他,瞇著眼睛笑道,“也不為難你了,想不起來就算了。”

        林蘇青愣了愣,盡管她說得有理,有時候想不起來一些事一些人,確實是人之常情,可他心中還是有一點慚愧,只怕當真辜負了誰的情義。可是……他在這邊世界里交集甚少,但凡有接觸他不可能毫無印象呀……

        “誒——你出來吧。”夏獲鳥抄著膀子環抱在身前,側身沖著身后的深林喊了一聲。

        原來躲在那里嗎?怎么他毫無察覺?林蘇青當即看向狗子,只見躺在地上養傷的狗子隨意地朝那林子里斜了一眼,仿若恍然大悟,道:“哦,是那個小家伙呀。”

        “怎么你也認識?”林蘇青訝然不已,到底是怎樣的神通,他居然半點沒能察覺。他全神貫注地盯著那片林子,卻半天不見任何動靜。

        “哈哈,是個極為靦腆的小姑娘。”夏獲鳥笑了笑,又向那林子里喊道,“你不是要找他嗎?來都來了?你打算永遠不露面還是怎么的?”

        依然不見動靜,哪怕晃動的樹枝。看來她的心愿真的是打算永不露面。

        “哈羅小家伙,你要一直藏著嗎?”夏獲鳥抱著臂膀朗聲向那林子,“此前你若要一直藏著其實沒有什么。可是你的林蘇青小哥哥現在需要你的幫助,救命的幫助,難道你要拒絕他的請求嗎?”

        “……”林蘇青局促地抿了抿唇,他何時說過請求……

        狗子倒是忽然有了興頭似的,身體不能動,眼珠子滴溜溜地轉著,神采奕奕地,時而瞅瞅他,時而瞅瞅那林子里,像是已經看見了她。

        林蘇青也繼續看向那邊,就在他剛著眼過去,那林中突然有草木晃動,竟令他意外一驚,竟然有所期待——到底會是誰?

        卻只是動了一動,便又沒了動靜。估摸她猶猶豫豫地走了兩步,又羞羞答答地躲起來了。狗子與林蘇青便都望向了夏獲鳥。

        夏獲鳥別有意味地笑笑,忍住了打趣林蘇青的話,直接面向那邊,又喊道:“千里迢迢不為艱難險阻跋山涉水而來,卻在心上的小哥哥命懸一線時,置之不顧嗎?誒——你心上的小哥哥現在正需要你伸以援手救他一救,難道你依然執意藏著,拒絕他嗎?”

        心上的……小哥哥……呃……

        林蘇青的尷尬與局促全然寫在了臉上,羞赧得紅透了耳朵尖,血通到脖子下,還見那略開的領前鎖骨也紅透了,恐怕已經燙遍了整個胸膛。

        那林內的幾根樹枝匆匆一晃,她像是猛地藏在了一顆樹的后面。

        夏獲鳥繼續道:“你可知,救命之恩當以身相許?你若……”

        “咳咳……”正打算咽咽喉頭的林蘇青猛地一岔,不禁連忙咳嗽。

        “什么以身相許?!”狗子不顧傷痛驟然翻過身,很是反對。

        夏獲鳥扭過頭斜它一眼:“你急什么眼?有你一根毛的事情?”

        “當然不行!救她又不是林蘇青!”

        誒?林蘇青一愣?他曾經救過誰嗎?不,是他們曾經救過誰嗎?難道……是夕夜?

        “唔……”狗子剛說出來的話即刻似乎有些反悔,好似想到了什么,“不過……歸根結柢的話,是因為了林蘇青我們才會出現在那里……這樣說的話……好像是可以算作因為林蘇青她才能夠活命,便……便算是林蘇青救的她?”它很不確定。

        “管誰救的。”夏獲鳥回過頭來反駁了狗子,隨即看向林蘇青,“人家小姑鳥瞧上了誰便是瞧上了,什么恩情不恩情不過是個由頭。”

        “這樣說也對……”狗子因為這件事精神頭變好了,傷勢便恢復得極快,說話都隨之清晰有力起來,“就好像——面對長得好看的就說今生唯以身相許,別的無以為報。而面對長得丑的,就說來生再當牛做馬相報。”

        夏獲鳥眉眼含笑地看著那片林子,感嘆道:“是樽請不動的菩薩呀。罷了,你不愿意出來就不出來吧,你最好一直躲著別露面。你就祈禱林蘇青死在這兒吧,不然你今后還要每天看著他和別的小姑娘卿卿我我恩恩愛愛,喜歡他的小姑娘多著呢……”

        “咳……咳咳……你別亂……”林蘇青正想打斷,夏獲鳥連忙轉過臉來悄聲打斷了他道:“噓,你閉嘴,你懂什么。”

        “有點幼稚……”林蘇青也小聲道。

        “你懂個豬頭燜子。”夏獲鳥一頓不屑,便又向那林中道,“那你就看著他死吧,勸你走近一點,看得清楚一些。”

        便都沉默,只有一縷風在他們與樹林之間繾綣地路過,卷起幾片落葉,又飄落,撞到腳踝,又靜靜地貼在地面。

        “不如抓她出來算了。”狗子的提議遭來夏獲鳥的白眼。

        “唉……”夏獲鳥嘆道,“沒轍了,算了算了。”

        她這方剛嘆完,轉眼就見林蘇青手中已經捏完了一個訣法,只聽嗖地一聲!林中驟然驚起一陣飛鳥,她連忙回頭就見受驚的鳥雀倉惶四散之際霎時于林中竄起一團光,瞬間散開成無數道線,織成一張大網,自下而上的一包,將什么裹在了其中。再一回頭,林蘇青手中持訣,朝他自己這一側一收,去看時那裹著的……就朝他們這邊飛了出來……

        “誒誒誒!”夏獲鳥一個驚怔反應過來,“你這是做什么!”

        他倒還曉得里頭是個小姑娘,特地控得慢一些,權當是憐香惜玉。

        “唉呀!你呀你呀你呀!你叫我說你什么好!你怎么能……怎么能……唉呀!你腦子是被驢踢了,還是被狗啃了呀!”

        “關我什么事兒?”狗子橫眼過去,“這不是出來了么,要你廢話那么半天耽誤事兒。”

        “……”夏獲鳥恨不得將它當成個皮球一腳踢到天涯海角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