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334章瞬息萬變,機關重重(三)

  • 塵骨 - 第334章瞬息萬變,機關重重(三)字體大小: A+
     

        

        不知它的消失是否能夠算作能戰,隨著它的遁入,‘花’海之的“‘花’王”的行動突然頓住,連同那些即將去捕捉它的那些抱著毒氣的‘女’子。,最新章節訪問:ШШШ.79xs.СоМ 。!然而剎那,狗子嘭地一聲被彈‘射’出來,原路入原路出。

        “底下有什么?”林蘇青趕忙問它。

        狗子這邊剛按著云頭翻去坐下,歇了一口氣道:“全是毒物,什么也看不見,模模糊糊也看不出一丈遠,我罩不住了不得已才來的。”

        它一來,那些陣法瞬間有所感應,即刻接著運行。只聽唰地一聲,猝不及防地又捆住了狗子,那捆住它的尖刀鐵環飛速轉動,將它割的血‘肉’淋漓。

        “怎么辦!”狗子扭過頭沖林蘇青喊話,“你快想辦法呀!”

        怎么辦?林蘇青也問自己,他只觀察除了陣法與機關的運行機制,卻還沒有想出應對和破除的辦法。怎么辦?

        眼見著狗子無法掙扎,只能緊咬著牙關忍受,林蘇青心急如麻,豆大的汗珠自面頰不停地滑落,越急越沒了對策。

        “林蘇青。”這時夏獲鳥突然喚了他一句,“你看那八卦陣最北邊的地。”

        北邊有什么?林蘇青連忙看去,那是八卦陣形的坎位,亦是五行之的水位。兌位為金,震位為木,坎位為水,離位為火,未位為土。她忽然叫他去看坎水位為何?

        他微微一想,渾身一震恍然大悟——這是一方死陣,而當來者到兌水的位置,也是他們當前所處的位置,若及時回頭不再前去,便是生路,反之便是自投死‘門’。

        從左側的坎水位順時針數去,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來者所停兌金處便是生‘門’,所以在這里可以活,若是直接往前莽沖,即是送死。

        而金生什么呢?金生水。而水亦是一切事物的生源——

        “懂了!”林蘇青驚呼,“我們的目標不該是那個‘花’王,而是先占水位,依次渡向對岸的木位。”

        他們來時在西,去尋那隱士,那隱士在這‘花’海的對岸,那對岸是東,是八卦之震位,亦是五行之木位。

        “林蘇青。”夏獲鳥又引導著說道,“我記得你方才說你們入場后的第一道毒氣在咱們所在的兌位,而第一道機關是在右側的未坤之位。你看坤位與別的位置有何不同?”

        八卦之坤位,即五行之土位,若將五行之土放在整個八卦之看的話,那么土的占時最大的,若金、木、水、火各占了一,則唯獨土占了二。

        而土,克金。

        “原來如此。”林蘇青心了然,“一入陣便被先手克制了。”

        等等!未坤位?她特地提了十二時辰的未時,莫不是還與十二時辰有關?他再去看時,又有所發現——八卦之,不僅包含著五行,且對應著十二時辰,但并非一個卦形代表著一個時辰或數個時辰,而是一組有一組的規律。

        將兩兩相對合成一組的話,一共可以分為三組。

        大致可以這樣理解,第一組各含占兩個時辰。即坎與離,這兩個卦形南北相對,坎形之含占著子時與亥時;而離形之為巳時、午時。

        第二組各占一個時辰,便是打先手壓制他們入陣的坤位和與之相對的艮位。打著先手的坤位只占著一個時辰——未時,而艮位亦只占著一個時辰——丑時。

        第三組便是他們所在的兌位,也是金位,對著正前方的震位,也是木位。兌與震,并不含占時辰,它們必須與身旁的卦形一起,由兩個卦形一起含占三個時辰。

        如兌和乾一起含占申時、酉時、戌時;與之對應的前面,便是震與巽一起,含占寅時、卯時、與辰時。

        “這其有什么含義么……”林蘇青于心忖度,當即重新咬破已然愈合的指腹,畫出一條血紅的繩索,盤住狗子將它拽回了山頭,在等待狗子的傷口重新愈合之時,他重新觀察起這片‘花’海來。

        每一個時辰都與自己所對應的時辰之牽著一條極難被發現的銀線,那銀線唯有在反映陽光時才有可能被看見。

        還有那些身畫有不同卦形的‘女’子,她們都站在各自的對應的卦位……

        “想必你已經完全看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夏獲鳥忽而款款前來,立于他身旁,與他一同面對著底下一望無際的‘花’海,道,“不過,并不是簡單的順著生位能安全渡過去。”

        林蘇青愣一愣,頗有茫然的道:“原來老師您知道這個陣法……”

        她莞爾一笑,道:“既然你還尊我為老師,那你該曉得,遇到難題若我不先讓你明白題意,而是直接告訴你答案,那題便是我替你做的,你下次再遇了,不會做還是不會做。而當你徹底的明白了題意,并且明白了出題人的旨意,那么以后……恐怕你不再是解題人了。”

        “小子,要學以致用。”她說著時候一巴掌拍在林蘇青后背,猝不及防,將他拍了個脊梁‘挺’直,她總是這樣,說著說著便要“動手”,仿佛是為他“畫下重點”。

        隨后她指著底下的‘花’海之的陣法,徐徐畫著一個大圓圈,道:“從入陣觸發第一道毒氣開始,這其便開始自行運轉十二個時辰,并隨之觸發相應的機關和陣法。那些銀線便是時辰與時辰之間的牽引。以那邊世界的話說,這叫——以‘花’海之下的物理運行牽動‘花’海之的術法啟發。而你必須依據陣法與術法的規則去一一破解,為自己接出下一步。而絕不能如追風那樣試圖去破壞它,若一旦你起了破壞之心,它便即刻與你同歸于盡。”

        “這叫牽機陣。”她不緊不慢道,“牽一發而動全身,只可逐步在陣法尋討答案。”

        林蘇青不禁感慨:“聽起來很厲害。”

        “其實也不難。”夏獲鳥回眸從容道,“一旦你掌握如何破解,當你成功渡過去一次之后,再回頭想時自會明白,此陣不過只是算得極為‘精’妙罷了。可惜世間沒有無可破解的陣法和術法。只要是陣是術,那么從設定伊始,便注定有破解之時。”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