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331章 狗子小心!

  • 塵骨 - 第331章 狗子小心!字體大小: A+
     

    猝不及防的心驚最易擾亂心智,林蘇青那方急得陣腳大亂,那些“仙子”們的變化更是他始料未及的,根本無法預知她們到底將出什么樣的招數,捏什么樣的訣法。

    他心中只有一個念想——狗子你可千萬要躲過去!祈禱間那“花王”一個猛沖又是一鞭!那鞭子甩出去呈一條游龍,迅速又回到她手中收攏成尖刀鐵環。

    與此同時,那些捏訣的“仙子”們,忽然張開雙臂,每人懷中抱著一團牡丹花型似的霧團,不必想那定是毒氣!

    只見她們懷中著,高舉于頭上,便開始旋轉著向中間靠攏,隨著她們的旋轉與靠攏,她們手中所抱著的牡丹花型的肚臍團便如倒流香般倒泄著毒氣,頃刻便使得毒氣彌漫開整片花海,更是追隨著狗子的行動,企圖包圍它。

    “當心!”林蘇青驚聲呼叫。

    “你他大爺的能不能不要一驚一乍的!你嚇了一大跳!差點閃了老子的腰!”只見尚在急速下跌的狗子當即向左側一個翻轉,便及時避開了又近去的一鞭,可是它剛一張口就被毒氣嗆到了,它瞪著眼眸的神情都還未收住便緊忙剎住了呼吸,

    林蘇青心中咯噔一下,心臟仿佛墜入了冰川——它怕是已然吸入了毒氣……剛一岔神,他連忙回過神來,沖著狗子又道:“不要落地!快往天上去!”

    老子倒是想上去啊!狗子屏住呼吸,斜瞪了一眼林蘇青在心中喊話。它不是不知道不能落地,它倒是想騰空而起,可是猛地渾身發麻,感覺全身麻痹如一堆死肉,身體不再是自己的。

    他奶奶個腿兒的,就連云朵也怕把自己個兒弄散了似的,沒有一朵敢飛低了來接它一把。狗子咬緊牙根只好與自己麻木的身體作斗爭,它拼力向上騰去,卻仍然直直墜落。

    林蘇青心中一驚,登時覺得不妙,他二話不說當即分出一個分身躍下山頭沖著狗子就去,不敢抱它做停留,他干脆在接近的瞬間沖著狗子就是一掌,將它往山頭林蘇青的方向打去。只聽狗子悶哼一聲,整個身體如被扔出去的球好不反抗之力。而就在林蘇青方剛一掌將狗子打出去時,他立刻就被一名“仙子”從后背抱住,那毒氣將他包圍,分身立刻化散成白霧。

    分身無所謂,只要狗子能平安歸來。山頭上的林蘇青大氣不敢喘的等待著狗子回來,卻眼見著它即將飛回來時,就在這時,一名抱著毒氣團的“仙子”突然出現在了它的身后,阻擋在它飛回的途中——

    若狗子徑直而去,怕是會直接撞進她的懷里,撞進毒氣團里!林蘇青旋即又是一個分身出去,將那“仙子”撲開,為狗子讓出路來,也是同時,情急之下的狗子猛地恢復了身體的知覺,它凌空一點躍上高空,林蘇青見它如此,心中緊提了一口氣,可還不等一口氣放下,也未等到狗子穿上云層,便看見那“花王”將手中的花環拋了出去,那花環出手竟如游龍直奔狗子,須臾便繞住了狗子立即化成花環將它困住,困住便罷了,那上面可是一把把利刃啊,它們在飛速的轉動,那便是數十把尖刀在不停地切割它。

    劇痛不斷襲來,狗子眉頭緊皺但依然緊閉口鼻,它悶聲忍痛奮力去掙扎,試圖以強力掙脫尖刀花環,可卻是越掙扎那尖刀花環便圈得越緊,越掙扎也轉得越發的快。

    皮開肉綻,血肉飛濺,它一聲不吭。

    情急時刻即使是分身也無法救下它,分身剛一靠近便被那花環外側鵝尖刀割碎成白霧,分身畢竟與真身不同,一旦受到過于猛烈的攻擊,分身便會化散。

    夏獲鳥快看不下去了,她剛要出手搭救,林蘇青靈光一現忽而有了妙計!但見手中無法器,他咬破自己的中指指腹,與食指并成劍訣,就著冒出的血水于空中畫出一道繩索,劍訣向前揮指,繩索立即飛出,剛一套在狗子的脖子上他立刻一收,便拽著狗子向自己身邊過來。

    而狗子身上還套著那旋轉不停的花環,所以他指向的是一側的空地,見他向這邊指來,套著花環的狗子也立刻被繩子拽著飛來,離那處近的小熊貓們連忙連滾帶爬地跟著夏獲鳥挪換位置。

    夏獲鳥也立刻鋪開了防盾,以防止狗子上了山頭后,套在它身上的花環突然散開,那多多花瓣可都是尖刀,彼時散開怕就是無數把飛刀。

    于是,狗子剛被拽上來,還沒落地,夏獲鳥的防盾便將它團團裹住,仿佛裹在了一顆巨球中。便是在困它于防盾之中的霎時,他們幾乎同一時間發現,狗子身上的花環不見了!只剩下林蘇青套著一條紅繩子……牽著。

    咚地一聲整個狗子砸在地上,砸出一個大坑,塵煙四起,便見它一邊不停地呸著涌進嘴里的沙土,一邊皺著眉眼慢慢吞吞地艱難地爬出來。

    “呸,呸,呸……”

    林蘇青將劍訣一收,紅繩立刻化散成丹色云煙消匿了去。他頃刻想過去扶它一把,腳剛一抬便剎住了,別是有的變化。

    當被狗子震起的漫天塵沙也散去,狗子也終于爬出了大坑,它登時一個翻身四仰八叉的仰躺在坑邊上,喘著粗氣,肚子浮浮沉沉。

    “嗨喲,差點要了老子的狗命哦。”

    因為它身上血肉模糊的傷口,沾惹了一身塵沙,黃褐色的泥土被血液浸透成了黑赤色,可謂慘不忍睹,若非它還在喘氣還在說話,還以為已經是野外停置了許久的尸體,已經被禿鷲啄食得失去了樣貌。

    它又喘著氣道:“這陣法可真他奶奶的陰,老子剛沖進去就全身發麻,麻得連毛都不像是自己的了”

    誰說不是呢,林蘇青的分身即使進去了也只能是進去了罷了,每一次都只能努力沖得更快一些進得更深、更近一些,幾乎做不了多余的事情,而狗子它太厲害了,它居然能夠在那陣法之中糾纏。

    見它四周沒有什么別的變化,那花環的確實在它出了花海便消失了,林蘇青這才給夏獲鳥使去眼色除了防盾。

    不過他剛走過去,正要蹲下,曲膝才蹲到一半,就聽狗子痛得“嘶”地一聲,是蹲下去所帶起的風吹到了傷口,也刺激了痛。

    “不慌。”狗子痛得齜牙咧嘴,動彈不得,還睨著林蘇青道,“等本大人先緩一緩,一會兒就能好透了。”

    林蘇青輕輕地緩緩地蹲下,心憂它通不敢碰它,只敢憑肉眼去察看它。

    “等本大人好透了,咱們再慢慢兒地試。不慌,不慌,奶奶的……嘶~”由于說話太用力拉扯得腹部傷口劇烈的痛,痛過又道,“還好老子毛厚皮糙。”

    它說時艱難抬起頭朝自己肚子看一眼,隨即繼續癱著:“呵,還以為分成兩半兒了。”

    “你要休息且休息,能不能少說兩句。”林蘇青心中既擔心又氣惱,不知當如何說它,一樣嘴犟。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