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330章 彼此成就

  • 塵骨 - 第330章 彼此成就字體大小: A+
     

    狗子故意說出的話,更是觸動了林蘇青的心,它是知曉他的性情,用著它認為奏效的激勵方式。

    林蘇青抿緊了唇角,心中緊張得突突直跳,他是真的沒有自信能夠在狗子發生萬一的時候急時救護它。

    見他一言不發,狗子瞄了他一眼,似嘲諷卻暗藏深意地說道:“林蘇青,有一個說爛了的道理你該是明白的吧?一件事情無論有多艱難,不嘗試就一定不會成功。”

    他依然沉默不語,如果嘗試可能會造成好友的犧牲,他恐怕……愿意做一個懦夫。

    “林蘇青……”狗子慢條斯理地走過來在他腳尖前坐下,仰起頭深深地望著他,它從來不曾著這樣地想同他講大道理。

    “你若是立志做一名普通人,那么你糾結于犧牲那是有情可原的。可是你起先不是說了么,你不能做一名普通人。”狗子鄭重其事道,“林蘇青,我追風不曾認真地夸過你什么。但是不可否認的是——你是一個有才能、有膽略的人。所以你更應該明白,英雄可以重情義,但絕不能為情義所牽絆。成大事者不拘小節,既然你是成事者,那么在某些關頭,除了你自己的生死,一切皆是小節。你該明白。”

    夏獲鳥緘默地守在一旁邊靜靜地看著,林蘇青的這份溫柔,不知隨了誰。但是她知道,林蘇青的性情底子其實是果決的,只不過尚未被激發出來。或許追風可以助他邁出那一步發掘自己的真性情,想到這里便不得不佩服二太子——將追風留在了林蘇青的身邊,真是不二之選。

    “一切皆是小節么……”林蘇青喃喃低語,他是一個不愿意做棋子的人,卻要身邊友人做棋子,不免覺得負罪和愧疚。

    “是的,皆是小節。我是,主上也是,若是你當真想成事,只要你敢想敢做,即使天帝也可以是你的棋子。”狗子朗聲問道,“試想古往今來,不說我們這邊,就是你之前成長的那個世界,可有哪位千古帝王在大事面前,放棄了成事而選擇了情長?”

    “沒有吧。”無須等到林蘇青回答,它繼續慷慨陳詞,“你一心立志成就大事,該不是連這點負罪感都承受不了吧!所謂豪杰一類的二等人我就不提了,豪杰算不得什么,不過是些小打小鬧愛出風頭的人罷了,算不得人物。你既然要做,何不做霸主?做一等的統治者?”

    是的,負罪感、承受。這是兩件極有壓力的事情。想去古往今來那些永垂不朽的人物,恐怕都反省過自己的心靈,也無不將愧疚背負一生。

    “林蘇青,你的出身由不得你選,你是這樣的身份,就是你不愿意,也注定了身不由己。”夏獲鳥忽而附和道,“你莫要只是口頭上說得美,你先前說過的話莫非只是空洞的夢罷了?”

    “你見過哪位千古君王身邊沒有得力部屬,又有哪位君王因為不愿意接受犧牲而將部屬惜在身邊的?那就不是得力部屬,那是養在籠子里的金絲雀,再威武也不過是只籠中貓。”狗子轉身面朝茫茫花海,迎風道,“你不妨暫且將我追風當成你手里的一個兵或是一枚棋子,兵在于用,而不在于惜。”

    俄爾它側首回眸道:“你若視我追風為朋友兄弟,那我追風就更應該為你林蘇青赴湯蹈火在所不辭。而你這個做朋友做兄弟的,就更應該成就我的愿想才是。”

    風將濃郁的花香吹散,攜帶來陣陣清甜的香意,它們輕飄飄而過,繾綣地拂動著追風的毛發,撩撥著林蘇青的衣袍和發絲。

    追風側首坐于山崖邊,巍峨的樣子仿佛一眼看出了他的真身。迷眼的陽光,照耀在它的身后側,那一聲赤紅如火的毛發,如鮮血、如烈焰。將用心看的人照暖,讓風顯得更加清涼。

    “那你去吧。”林蘇青喉頭滾動,眸光一凜,頓時有一種氣勢壓下來,不止狗子與夏獲鳥體會到,連那底下的花兒們也仿佛體會到了似的,微微垂了垂腰。

    “不過你必須嚴格聽照我的指令。”

    這話恁地耳熟,原是曾經亦如是對夕夜講過。狗子耳朵顫了顫:“放心吧,你說東我絕不去西。我的小命可揪在你的手里面哩”

    “嗯。”林蘇青點了點頭,隨即他面向花海對狗子下著指示,“你記住,千萬不要落地,你就在空中繞著那朵‘花王’攻打,容我觀察‘花王’是否為陣眼所在。”

    “好,沒問題。”

    “你記住,我說撤的時候,你必須立即馬上以最快的速度撤回來,不得有任何耽誤!”

    好嚴格的指令,狗子聳了聳鼻頭,應下了:“成,沒問題。”

    “去!”

    一聲令下,狗子拔腿就沖了去,去時順便招來一朵天邊云踩在腳下,就立在云朵之上,繞著那“花王”,摩拳擦掌,時不時帶著神力給她一爪子,連忙又撤退一點點距離換一個方位再給她一爪子。

    它出爪極快,帶著不小的神威,每每都能穩準狠地打中那“花王”,可是卻沒有留下半點傷痕。

    卻是在它不停攻擊的時候,林蘇青發現,底下的花簇在不停地便動,他凝神觀察,忽然!一個巧合下——狗子變換方位時遮出的一點陰影,在那一小點陰影中,林蘇青看到了一星點一閃而過的光,他便主要抓住狗子換位的機會再去看,偶然又看到了幾次!

    那像是牽著的透明的絲線!不過并不是始終存在,只是每逢狗子攻打中“花王”時,花叢中才會出現絲線。而正當他有了新的發現,忽然!耳旁聽到呼呼作響類似于揮動金屬鏈條的聲響。

    他抬頭一看,原來是那“花王”改守為攻,且在她的手上不知何時多出了仿佛是由數十成百把尖刀拼成的一條金屬花環似的東西,她像揮打鞭子似的向前一抽,那花環便真像一條鞭子似的抽出,并且周身帶著閃電似的力量,幸虧狗子閃退及時,怕是尋常不見得能反應過來她的突然出手。

    “花王”向前翻滾,追上狗子再次甩出鞭子,一鞭子抽在狗子身上,抽得它皮開肉綻一個跟頭四腳朝天地向花海中央跌去——

    “不要落地!”林蘇青驚聲大吼,他看見地上驟然出現了無數把尖刀,仿佛織成了無數道鏈條,似游蛇在地上游動!且不時地陡然拔地而起,如長槍突進!

    “小心!”

    正當狗子注意身下情形之時,那“花王”突如其來又是一鞭子抽來,竟直接將狗子抽了個翻身,凌空打了個滾,更往前、往下跌去,距離林蘇青所在的山頭越發的遠了。眼見著就算回來也不比先前近時,那些圍繞在“花王”身邊的“仙子”們手上突然捏起了訣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