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327章 沉幾觀變

  • 塵骨 - 第327章 沉幾觀變字體大小: A+
     
        石子如離弦之箭直擊而出,才方剛落入花海中,夏獲鳥手指向上一提,石子又彈起來,尚未再次落地,便有最近的一位仙子似的美人兒撲將上去,像纏個人似的繞著那枚石子。

        “將石子錯當入陣者,這陣法連身形都分不清,也太駑鈍了吧,憑這也配叫墜神嶺?”狗子頓覺訝然與不屑。

        “我猜并不是。”狗子循聲看向林蘇青,只見他面色嚴峻,不禁好奇道:“難道你發現了什么?”

        林蘇青指著那片花海道:“方才第一枚石子落下出現她時,旁邊的地形有所變化,恐怕是啟動了什么陣法引起的;而當第二枚石子落下時,我們一眼所見是有許多‘女子’從花海中拔地而起亭亭玉立,其實在她們出現的同時,地形又悄然發生了許多變化,譬如那邊——你看現在是一片白色的顛茄花,我記得原先那里是一片馬蹄蓮。”

        狗子托著下巴回想道:“是嗎?恰好我方才也特地看了看這些花的分類布局,我記得原先好像就是那種白色的花來著……”

        “你看這片花叢與那片花叢。”林蘇青分別指出兩處地方道。

        狗子乍一眼看:“不是一樣嗎?”

        “那一叢是顛茄花,而這一叢是馬蹄蓮。”林蘇青再分別指著說道,“你再多仔細觀察,它們的顏色與花型極其相似,一眼不易發覺,但其實并不同。”

        狗子仔細一看,的確不同,雖然那是那種尖尖的白白的,但其實顛茄花是一朵大花有五個尖角,形似喇叭。而馬蹄蓮雖然也是尖尖的角,但它們是單獨一朵一朵的小喇叭簇抱在一起。

        “吖,果然不同。”狗子驚訝道。

        林蘇青指著底下道:“這里原先應該是馬蹄蓮,而馬蹄蓮原先的位置現在種的是白色的郁金香,郁金香的毒素雖然不重,但也會引起頭昏腦脹,或是昏迷等中毒癥狀,因此人或是動物在郁金香花叢里所處的時常最多不能超過一到兩個時辰。”

        他不茍言笑道:“當大家的注意力都被那些美人的變化所吸引時,這些花叢其實一直在不斷的變化位置,但它們并不被注意到。”

        “你的意思是,那些和那些……”狗子以下巴指著花海中的那些仙子似的美人兒道,“不過是一種障眼法?”

        林蘇青點了點頭:“差不多這個意思吧,但她們不只是為了障目而已,應該是最基礎的關卡,先把最蠢最傻的來訪者卡在那一關,而除此之外還有對付聰明的人的辦法。”

        “便是那些變換位置的花叢?”狗子道。

        “不止是花叢。”林蘇青莊肅而凝重,“那些花叢的變換恐怕主要不是因為陣法的緣故,而是與地底下的機關有關。”

        “哇地底下還有機關?”狗子訝異。

        “追風神君你這不是明知故問嗎?林蘇青能夠一眼辨別出這么多內容,已是穎悟非凡,你何必再故意對他裝腔作勢,直接表揚表揚他不好嗎?”夏獲鳥瞧著它的神情道。

        “誰對他裝腔作勢了,我是真不認識這個什么牽機陣。”狗子直言不諱,“若是我什么都會,何苦做個拼死拼活的武戰神?何不做個閑打扇子紙上談兵的文士,畫畫圖紙動動嘴皮子罷了,豈不輕松快哉?”

        狗子正反駁著,突然靈光一現,想到了什么,問道:“不過話說回來,你怎么知道得這么多?你不過是鳥,連我這個戰神都不認識的陣法,你居然會認識?還能叫出它的陣名與別名來。你這鳥都是博學啊。”它陰陽怪氣的,無疑又是拐著彎兒的打探夏獲鳥的身份。

        “我走南闖北見多識廣,聽得多了自然也記得多,而你終日窩在富饒的丹穴山神域享福,這便是咱們之間的不同呀。”夏獲鳥毫不怯它,直接駁回了它的發難。

        狗子傲氣的扭過頭去,顯示不與她一般見識。而后向林蘇青問道底下那片花海:“你說那片花底下還有陣法?”

        林蘇青思忖著點了點頭,旋即又搖了搖頭,道:“不,應該是機關。”他聚精會神,將所有感知凝聚在耳朵上,全神貫注的去聽辨那咯吱咯吱的響聲。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些花都只種在表面,不到五寸的土壤中,而底下大約有十丈深都是搭建的機關。”

        陣法配機關,這令林蘇青想起了曾經玩游戲中的魔法傷害加物理傷害……這不得不權衡好先著重破解陣法,還是先著重解除機關。如此恢宏的布局,憑他們三兩人手實在無法實現同時著手。

        狗子還是有些小脾氣,它一屁股坐下,仰起腦袋睥睨著底下的花海問林蘇青道:“你既然都猜到這么多了,那你說怎么過去。”

        “我正在想。”

        林蘇青蹲在懸崖邊,目不轉睛地仔仔細細認認真真地觀察著、思索著、琢磨著,若是誰起了歹心給他一腳,他必然掉下去。這大約是偷襲他的最佳時機,不過誰也沒有出手。

        “不能先打那個頭目。”林蘇青看著最先冒出來的最中心的那位“仙子”道,這布局竟是反其道而行,不可擒賊先擒王。

        見他直勾勾地盯著那些“仙子”看,狗子與夏獲鳥不約而同的抿了抿嘴角,不過都沒有說他什么。盡管非禮勿視,但他們還是隨著林蘇青的注視也一一想那些“仙子”看去,果然大有發現!

        “這些女子,每一個身上都印著一個卦形,有些在脖子上;有些后頸;有些在手腕處,有些在腿根處……”林蘇青凝思道,“你們看,乾、坤、巽、震、坎、離、艮、兌,她們雖然人數多,但有些人身上的卦形是一樣的,只是印在身體的不同部位。”

        他邊想邊將自己的思考說出來與他們聽,算是一種商議討論,好在他們有不同想法時,即使提出來,以作交流。

        “假如破陣之法與卦形有關的化……那么……乾為天,坤為地,巽為風,震為雷,坎為水,離為火,艮為山,兌為澤。八卦互相搭配,便能組成六十四卦……我感覺陣法與卦法有關,而她們的人數也與卦法有關……而卦法……恐怕是觸發底下機關的鑰匙……”

        “唔……你說得似乎有點道理……”狗子托著肉鼓鼓的腮幫子道,“所以呢?你想到破解之法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