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326章 墜神嶺

  • 塵骨 - 第326章 墜神嶺字體大小: A+
     
        茫茫花海,無一善類,那邊那一片亭亭玉立的南天竹,何嘗不是全株劇毒,盡是些會引發痙攣,抽搐和昏迷的毒物,還有那些倒錘如瀑的紫藤,紫藤倒不是嗅一嗅花香花粉便會中毒,它是種子內含有金雀花堿,中毒輕的癥狀有些類似于事物中毒,多是嘔吐、腹瀉一類的癥狀,不過,嚴重的會口鼻出血,乃至休克、死亡。

        這怕不是機緣巧合生成這一片毒海的。

        “是阻絕來者的第一道關卡么……”林蘇青喃喃揣度道。

        “我們都是知道這是故意的,但問題是怎么過去?”狗子回頭問道。

        底下盡是毒,最容易的辦法是從高空之上飛過去,可是這必然會進入天界的視野,試想會來到這三不管地帶的,有誰愿意被天界發現呢。

        若是土遁……也不可取,許多植株的根系亦有劇毒,甚至會影響到四周的土壤,即使盡力潛到最深處也很難確保在過程中不會在無意中弄斷誰的根莖。

        正觀察著底下無邊無際的花海時,林蘇青猛地一個激靈,有了一個巨大的發現:“等等!這底下似乎還有陣法!”

        粗略一看,只知是一片花海,仔細看,也不過是覺得錯落有致的花海,你看它們每一種類別都生長在一起,絕不會出現在別的花叢堆里。這是很違背自然原則的,試想開花結果后,風一掃過,如何確定一種類別的種子不會被帶到別的地方去,又如何能確定會帶到哪一塊地方或是別的株群?這只是其一。

        其二,當他以觀察陣法的方式去仔細辨別那些植株類別的位置時,便又有所獲,世間萬物皆在五行之內,均有自己的屬性,人也如是。端看它們,似乎正是憑著自己各自的屬性依照著一種規律排列著什么方陣。

        ……

        日頭當頭曝曬,烤得人呼吸都灼燙,刺眼的陽光扎得眼睛睜不大開,就是將陣形看出了,也迅速看花了眼。烈日使人頭暈目眩,太陽穴脹痛。

        這令林蘇青感覺為難了,他在昆侖山的典藏里翻閱背記過無數典籍,卻從未在哪一冊中看到過有關于這類陣法的記載。因此他只能大致地利用規律看出其中隱藏的陣形,但由于確實不認識這個陣法,便倒不出個所以然來,更提供不了解決的辦法。

        見他凝眉沉思困窘了半晌,依然思考不出結果來,一直抄著臂膀閑看熱鬧的夏獲鳥,忽而朗聲道:“小子,學著點,這是牽機陣,它還有個諢名,叫墜神嶺。”

        “牽機陣?”林蘇青與狗子不約而同地為之愕然,“墜神嶺?”誰也不曾聽聞過一二。

        “你們這些年紀輕的后輩不曉得也很正常。”她漫不經心,似天邊的浮云,俄爾回眸睨著林蘇青道,“這恐怕就是你要拜訪的那位高人所布下的陣法。”

        “想來那位高人身有殘缺行動不便,深諳進攻不易,因此極其善于防御。”夏獲鳥知道他們更在意的不是這個陣法的如何而來,而是這個陣法本身將來得驚奇。

        于是,夏獲鳥當即蹲下去撿起兩三枚石子握在手中,莞爾一笑道:“瞧好了——”

        咻!

        她瞬間彈出一枚石子,那枚石子方要落地,卻在剛觸碰到一朵紅花的花瓣尖尖時,忽然傳來一陣女子的歡笑聲,不是一名女子,是有許許多多。

        笑聲只有那一瞬間,如一浪拍過便停歇的淺灘。緊接著耳邊便聽到了一陣細小的咯吱咯吱的響動。

        忽然小熊貓們嚇得一跳腳紛紛一屁股跌坐在地上,緊接著又連滾帶爬的爬起來,揪著林蘇青的褲腿就往上攀,掛了他一身。

        “地在顫動。”狗子抬起一只爪爪,遂又放下去細細體會,“是真的在顫動。”

        聽他提醒,林蘇青也屏息凝神的感受,果不其然,腳下的土地,仿佛是從地底極深處傳上來的顫動感,而再結合耳邊所能捕捉到的咯吱咯吱的聲響,那聲音依稀能聽辨出仿佛同著震顫一樣,都來自地下。

        隨著一枚石子的落下,這地底下仿佛在一剎那有數十個齒輪在同時轉動,起先緩慢,方能被他們體會出細微的動靜,隨即很快便轉動得極快,快到一切仿佛恢復原態,快到仿佛沒有什么在啟動,沒有聲音,也沒有震感。但其實都還有,只是因為頻率達到了一定的速度,近乎于無。

        這時,夏獲鳥又彈出一枚石子,石子落地,只聽呼啦一聲,花海之中突然從地上鉆出來一根藤,不那不是藤,它看起來想一根豆芽似的彎彎曲曲,正扭動著立起來,而后看又像是立起了一朵花苞,兩頭尖中間飽滿,猶如盛放前的百合。

        啪,花朵綻放,中間顯出一位一身花瓣做衣裳的美人兒來!

        只見她雙手交叉含在胸前,低著頭合著眸子,如同在沉睡。隨之便有更多的銀鈴般的笑聲響起,轉眼便有許許多多諸如方才的花骨朵似的,忽然間冒出來,忽然間盛放,忽然就出現了許許多多的美人兒,她們皆只以大片的花朵貼在胸前,將一串一串的碎花藤蔓低矮的圍在腰間,做成短短的裙幕。她們不似最先出來的那一位那樣頷首垂眸,她們千姿百態,婀娜誘人,有的羞羞答答,有的極盡嫵媚,有的嬌俏,有的溫婉……

        她們個個明眸善睞,向著來人的方向,施展著獨特的“魔力”,分明只是勾一勾手指罷了,卻叫人心潮澎湃。就像在心中揣了一只驚慌失措的小兔子,在橫沖直撞,瘋狂竄動。

        笑聲嬌軟,令人感覺仿佛墜在了云朵之間,想一直往下陷入、再陷入;深一些、再深一些。心都因此融化了,渾身酥麻無力。她們只是輕輕地笑著,卻像是莫大的邀請,令人忍不住就想接近,想靠近,想伸手搭在她們勾動的如蔥白的手指上……

        “再往前去可就要沒命了。”耳邊突然響起夏獲鳥嚴肅的恫嚇,她特意將聲音沉得很低,裝得粗狂,顯得渾厚有力。

        驚得他們渾身一抖,這才回過神來,緊接著又是一驚——不知幾時一只腳居然已經邁了出去,正踏空在懸崖邊,令人心有余悸,險些另一只一軟就跌了下去。

        “媽誒,還好老子四條腿兒。”狗子一屁股坐在懸崖邊上,抬起爪爪橫擦了擦根本沒有汗水的額頭。

        倒是林蘇青,風一過,都能感覺到背心的冷汗,更有額上的虛汗滑落在了長長的睫羽上,一眨眼就是一顆汗珠。

        不敢想,如果掉了下去……

        “這才哪兒跟哪兒?”夏獲鳥付之一笑,游戲似的屈指作勢再去一枚石子,“瞧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