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325章 滅口

  • 塵骨 - 第325章 滅口字體大小: A+
     
        音色發啞,不似先前飽滿,淺淺的在暗夜里忽然一生,叫人心中一抖,仿佛被窺見了心事般緊張,可是沒有心事。

        “有一位舊友,想召她出來說幾句話。”

        夏獲鳥聽他說罷,隨即翻了個身,面朝里側,背朝外,隨口問他道:“是在那那支毫筆之中封存的靈魄嗎?”

        林蘇青已經觸碰到門把的手指一愣,緩緩地收了回來。

        “無論是經歷的見聞,還是學到的知識,抑或是得到的實物。你的分身所獲得東西,在分身消亡之后,都會回到真身。”夏獲鳥聲音懶倦地說著,卻叫聽者不敢怠慢。

        “此間小木屋,布滿了七殺陣,你當是知曉的吧。”她又問道,而林蘇青則靜默在門前,沒有作答。

        “此陣法布下時,預設過可入陣的要求,其中便有你、追風、二太子、還有我。只有我們,才能入陣。”夏獲鳥側躺著,支起右臂以空拳的拳背撐著面頰,漫不經心道,“除此之外,神來殺神,佛來殺佛,七殺羅生眼下,不留例外。”

        門外風聲倏爾緊了,嗚嗚作響,在縫隙之中竄發。

        “若凡事都要一清二楚,清清白白,你會很累的。若有宏圖大志,你該明白,不是每一件事情都必須尋清楚答案。不妨將眼界開闊一些,目光長遠一些。”她說著打了一個懶散渾不在意的哈欠,罷了道,“無足輕重的事情就讓它隨風而去吧,窗外的貓頭鷹都比你聰明。唉~”她打著哈欠道:“還是早些睡吧,趕明兒須得早起呢。”

        連打了幾個哈欠后,她便放下了支撐的臂膀,尋了個舒適的位置靠著頭睡去了。

        是說……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么……

        林蘇青杵在那里愣住了,他也不知自己為何愣住,內心里沒有波瀾,也沒有情緒,只是淡淡的,猶如涼風拂過了心尖。

        他持筆的拇指,輕輕摩挲著筆桿,驀然有一絲懊悔沉在心底。或許當時就不該帶著她,早前便應該放了她,即使她不走,也應該逐她走才是。或許“來”時,便應該棄了。

        怪自己不夠仔細,愣是遺忘了還有這支筆在手里。

        便有了一絲內疚,一絲自責。一切都淺淺淡淡的。猶如這個夜晚,一眨眼就過去了,只還記得了當夜的沉重。

        ……

        翌日,當金烏剛爬上天際,小木外的林野間便傳來鳥雀清脆的鳴啼,仿佛花卉青草的氣息也只在白晝時較為惹人留意。

        大家揉著惺忪的睡眼,與徹夜無眠的林蘇青問候著早安,而后陸陸續續前去水池旁簡易洗漱。

        便是這樣,許多事情你不說我也不說,彼此也都知道;你不提我也不提,便當作從未發生,便當作已經過去。

        所謂轉瞬即逝,大約也是如此。生命亦如時間,一去不復返。

        小熊貓采來新鮮的果子撲在一大片芭蕉葉上,分別牽著一角歡快地跑來。個個都有靈性似的,仿佛知曉了將從今天開始,過上與往日截然不同的日子。不知禍福,但就是高興。

        林蘇青將手中的毫筆,摘下了筆端的毫毛,將筆桿埋在了池塘邊涼亭前泥土里,將埋藏的地方的土壓得很結實,并采摘下旁邊的花朵,在上面堆成一圈,放下了兩顆野櫻桃。

        啟程后他還在想,葬得也算是前水后山,自后便不再想了。他將那一撮毫毛用一根棕櫚毛系成一簇,怕散了哪一根,又以一片樹葉包好,才揣進袖口里。

        關于他的一舉一動,關于他的微微異樣的神色,大家都看在眼里,也都當作沒有看見。

        “小崽子們引的路,該是最安全的,追風神君何故如此警惕。”夏獲鳥打趣狗子道。

        “唔……我總覺得有誰在跟著我們。”狗子疑惑道。

        “興許是林子里的飛禽走獸罷,若是厲害的東西,早就立刻察覺,你都無法立刻判別的,多不是什么危險的大東西。”夏獲鳥寬慰道。

        狗子不以為然:“這就是你的不懂了。危險也不全是憑靠殺氣與煞氣去判別的,最危險的反而是那些毫無聲息特別能藏的,叫你不知不覺,迫得你措手不及。”

        便是一邊走一邊有一搭沒一搭的閑聊著,一路劈荊斬棘地往前去。深山老林里沒有路,只有飛禽走獸門穿來穿去時留下的一些小空隙。

        “居住在這里的人……”他當即改口,“生靈,都不出來行動嗎?”

        夏獲鳥回頭無所謂地看了他一眼,便繼續橫刀劈斬著荊棘一邊走一邊回他道:“之所以會居住在這里,無非是為了活命,既然是為了活命,自然是怎樣最安全便怎樣活著。”

        “明白了。”林蘇青撩開垂下來的刺滕,彎腰鉆過去。

        這一路,不記得聊了些什么,只記得如火的烈陽因為蔥郁的林蔭而不那么炙熱,只記得口干舌燥氣喘吁吁時尋得的山泉水格外的清甜;順便還記得沒有樹藤與荊棘時的山路走得尤其暢快,記得鳥雀掠起時的驚慌失措,還有風撞到了耳朵尖,那一縷縷的清涼爽快。

        若要隱居,這里的確很美。若能將紅塵紛擾盡了,來此寶地荒度余生,也是天上人間不可比。

        “慢著!”林蘇青與夏獲鳥幾乎是異口同聲的喊出,他們這一喊,將狗子與小熊貓們都嚇得渾身一震。

        狗子抬起的右腿不知當放不當放,連忙問道:“咋、咋了?”

        “前面有毒氣。”

        不同來路時的坎坷,前面是一片姹紫嫣紅的花海,一望無際,有陣陣幽香撲面而來,沁人心脾。

        “你看你的腳下。”

        經林蘇青一提醒,狗子這才發現,自己的腳下竟是斷崖!它若毫不留意地往前一步,便會墜入深谷。

        一眼看上去以為是平地,以為一直往前走,就能走到花海中去,殊不知這斷崖就在這花海之上。

        “還好小爺我是神仙來的,這要是摔下去,不得粉身碎骨?”狗子往后退了一步,安撫著心中的緊張,的確被嚇了一跳。

        “就算你是神仙,怕也不能對這里掉以輕心。”夏獲鳥說罷,看向了林蘇青,林蘇青便接著她的話說道:“你仔細看看底下都是哪些花。”

        “我哪里知道,我一個大老爺們兒,我哪懂什么花,那是小姑娘的事情。”狗子搖搖頭,卻還是忍不住好奇地去看,瞧著五光十色,百花爭妍,煞是入眼。

        不禁疑惑,“這些花怎么了?”

        “那些樹是夾竹桃,是最毒的植物之一,一整棵包括汁液都具有致命的毒性。即使干枯毒性也絲毫不減弱。即使焚燒它,便連帶焚燒時所產生的煙霧亦能致命。”林蘇青一本正經道,“那樹上盛開的粉的白的花朵,它們散發的氣味,初初會使你感覺昏昏欲睡,久了便可致昏迷,甚至致死。就是不死,也會因此而變得癡傻。”

        “?”狗子驚怔,小熊貓更是當即往后竄躲,躲在了林蘇青的腿后。

        “你在看那些桃色的,是紫荊花,紫荊花本身毒性不大,主要是它散發的花粉,會誘發呼吸方面的問題,比如咳嗽或哮喘。”林蘇青指著花海之中的各種顏色道,“紫荊花本身不可懼,但是你再看那片紫色的,那是飛燕草,長得形似蘿卜花,但是它們全株都有巨大的毒性,尤其是種子,若不慎吸入或是誤食,便會引起神經系統的中毒,輕則引發痙攣,重則呼吸衰竭而亡。”

        而此地將飛燕草與紫荊花種在一起……

        “還有那些……都是吸入氣味,或接觸太久便會引起昏迷的有毒植物。”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