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320章 奉陪到底

  • 塵骨 - 第320章 奉陪到底字體大小: A+
     
        一直以為天界的目的只是林蘇青。為了天界、魔界、妖界這大三界的平衡;為了黎民蒼生的太平,不得不除去林蘇青,不能讓他誕生,不能讓他存活,更不能讓他轉世。

        原來一直以為天界只有這一個目的。

        不過,天界曾經的確只有這一個目的吧。是因為丹穴山力排議,不擇手段保下了林蘇青,所以才動了后來的想法?

        狗子瞪著眼睛說不出話來,而夏獲鳥的面紗遮住了神色,且垂著眼眸,叫人看不出她在思忖著什么。

        “不過,這僅僅是我個人的推測,也或許、可能是我以小人之心度了君子之腹。”林蘇青蒼白的解釋,他不想再一次因為自己的自以為是而鑄下新的罪過,更不想因此再失去什么。然而并不成功。

        “無論天界的決定如何,都無關丹穴山的對錯。丹穴山從未做錯過什么,一切都只是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情罷了。”夏獲鳥忽而抬眸,正襟危坐道,“丹穴山行事無愧于天地,無愧于世人,也無愧于自己。”

        “說得對極了!”狗子前腳猛地踏在桌面上,“不過是天帝小老兒的猜忌罷了!我們帝君拋棄一切,終年鎮守天涯海角,不可能視蒼生如螻蟻,更不可能利用混元漩渦覆滅蒼生!”

        “誰能有十足的證據能夠充分證明——丹穴山的帝君永遠不會變心?你能證明嗎?你憑什么證明?他自己能證明嗎?他憑什么證明?自說自話嗎?天下憑什么相信他的承諾就一定能兌現?”林蘇青言辭犀利,說時針鋒相對似步步緊逼。

        狗子氣得恨不得撲上去咬斷他的喉嚨:“林蘇青!你究竟想說什么!你到底是誰的人?!枉主上那般對你!”

        “我只是闡述一個觀點,沒有別的意思。”林蘇青面色發白,其實他也有些慚愧自己說出這樣的話。

        他微微抿了抿唇,道:“我想……主上他事先時便看破了天界的目的。”

        “?”滿堂又是一怔。

        “正如她所說的那樣,對與錯本身是主觀意識的判斷。正譬如我還活著,不過是丹穴山是做了一件自己想做的事情。我的存活,對于天界來說可能是錯誤的,但對于主上來說,他肯定覺得是對的。”

        說時心底都抽著隱隱的疼痛。

        “可是,世間大多事情并非是以對錯定論的。所以,即使沒有過錯,但是主上他不希望因為自己的決定,而影響到丹穴山,或是影響到其他任何。所以……所以他的犧牲,不僅僅救了我,也為了大義……”

        偉大總是與悲劇相聯,正如自私的人總是快樂。

        “放你娘的臭狗屁!”狗子皺著鼻頭齜牙咧嘴,滿是不服氣,“我丹穴山需要給天界做交代嗎?去他大爺的狗屁大義。我只要主上!我們丹穴山只要主上!天界算個球!”

        顯然它不是不明白其中的意味,它是根本不愿意接受。便不在它氣頭上接話。林蘇青忽然昂起臉來,挺直了背脊坐著,一雙失去了太久神色的眸子,再度恢復清澈,熠熠生輝。

        “因此,我必須要活下去,不僅要好好的活下去,還要得厲害,做更多的事情。你也必須恢復正身,因為我們都還有許許多多的事情要做。咸魚都知道要翻身,咱們豈能任由擺布坐以待斃?”

        “嗯?”這是要搞大事吖……狗子聽得一愣,不過它忽然回頭想到了林蘇青的解釋,想到了主上的目的,它雖然氣恨萬分,可它不想違背主上的任何意愿,即使這個意愿令它深惡痛絕,“可是主上……主上他不想……”起先的氣頭頓時就滅了不少。

        “關我屁事?又關你屁事?”林蘇青的那副無賴本質又順了出來,“說起來我不過是個禍害,而你不過是只被廢的狗子,你以為你變回正身就能拋掉狗子的身份了嗎?你曾經做過狗,這個身份便會跟著你一輩子。就算你死了也一定會被別的神仙妖魔當作茶余飯后的閑談。”

        “……”

        “咱倆都闖過大禍,都背負著不好聽的名聲,咱們倆在他們眼里都不是什么好東西,那還用在意他們所在意所需要的什么大義?難道別人沖你吐一口卡著他自己喉嚨的陳年老痰,你非要以德報怨笑瞇瞇地張嘴接著?”

        “……”狗子還是有所猶豫,“可是主上不希望影響……”

        “咱倆活得開心活得痛快,難道不也是主上的意愿嗎?那你就算忍氣吞聲順了天界的意思,說到底總歸還是違背了主上的意愿。”林蘇青按下了心中所有的痛苦,裝作若無其事,“其實你不必總是意愿、意愿的去想,那又不是遺愿,五百年后主上還要回來呢!”

        即使是希望可能會成為泡沫,那也是有希望,也是會成功。

        “你倒不如選擇順主上的意愿活得痛快,等待主上回來。”

        “我覺得他說得在理。”夏獲鳥附和道,“二太子給了天界交代,可是天界不見得會就此接受,就此和解。丹穴山的不可控制已經深入天帝的心底,試問如果你是天帝,你愿意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放一根毒刺嗎?”

        “你我勢單力薄,與天帝斗不見得會贏,可是我們可以讓他不痛快呀,他的不痛快就是我們的痛快啊!”他已經習慣了忍著心中的苦痛,說著輕松的話語。總不能讓大家都墮入痛苦的深淵,再者,總不能讓丹穴山被天界欺負了。

        “丹穴山何曾屈服過天命?即使主上以犧牲自己給了天界一個交代,可是這并不代表丹穴山向天界屈服。這其實是主上成全了天界,是丹穴山成全了天界。”

        狗子聽得聚精會神,不由自主地被林蘇青的話語吸引了去,可它畢竟是丹穴山的,不禁又生出擔憂:“那接下來天界怕是當真要對丹穴山下手哇……”

        “不會。”他答得斬釘截鐵。

        “不會?你方才不是說……”狗子則疑惑萬分,“為何不會?”

        “至少不會從明面上下手,而就算下手,也絕不會有太大的動作。”林蘇青說得確鑿不移,“你莫要忘了,鳳凰先祖是因為世間將降臨了大禍才托生于世,倘若這個大禍是因我而起,只要我活著,那先祖就不會放心‘回去’,倘若這大禍所指的并不是我……可是此期間你可曾聽聞世間發生過什么驚天動地的大禍嗎?假如大禍未出,那么先祖便依然‘在世’。”

        他忽而側目:“你們不妨大膽設想,假如,接下來的五百年內,天帝將丹穴山欺負狠了,那——鳳凰先祖蘇醒后的第一件事……會是什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