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319章 深不可測

  • 塵骨 - 第319章 深不可測字體大小: A+
     
        林蘇青突然提醒的事情,看來荒唐,卻耐人尋味。何止天界,包括三清墟,面臨突變時的反應,委實怪異。

        “雖然我沒有目睹你們當時的過程,不過聽上去……他們似乎是有意縱容,要你鑄下更深重的過錯……”夏獲鳥捻著下巴尖略有所思。

        林蘇青回應她認同的目光,隨即看向狗子,持重道:“為了縱容我鑄下過錯,只是這樣簡單嗎?雖然我是幻術分身,可是來襲的魔軍全部千真萬確。而三清墟的入山陣法也變得極其簡易,一路甚至不曾觸發任何防御型陣法。”

        回想他們入山時的重重陣法,加之三清墟有規定絕不收魔族學子,甚至還有試魔石測試靈力,足以見得三清墟絕對不歡迎魔族。

        “三清墟何時變成來者不拒了?”林蘇青故意發問,他頓了一頓又道,“如若是為了使二太子啟動蜉蝣歸息令,但凡我入魔便會啟令,何須賠上三清墟學子的性命呢?”

        “是呀……”狗子恍然大悟,“你是問題的根源殺你就滿夠了,當日蒞臨的尊者們要是想消滅那些魔族的小嘍啰,簡直易如反掌……”

        林蘇青眸光一斂,凝重道:“我理解的是——他們要二太子擔下一個縱容與包庇之罪。”

        因為當初天帝要滅他,而二太子力保,如今他果然入魔為禍。

        “先不論我是否的確能夠憑著自己的真本事考入學籍,在我入三清墟時,是承了三清墟尊者的特赦之恩,免試入學。”

        在林蘇青說話的同時,狗子一臉莊肅地跳上了一張椅子,肅然而坐。

        “我想,招我免試入學最主要的目的,是當我成為了三清墟的弟子,便能更方便的除掉我,甚至不需要給丹穴山任何交代。與此同時,也是設了一個絆子。”林蘇青沉著眉頭,目光銳利如鋒,“是因為看在丹穴山二太子子隱圣君的情面上,才給了我免試入學的特例,并且是前所未有的特例。”

        “這樣說來……”夏獲鳥的胳膊肘撐在桌面上,端著下巴琢磨著道,“使三清墟的學子罹難,主要目的不是為了讓你鑄錯。”

        “我的存在就是錯誤,我本身就是在天界的眼皮子底下茍活的禍患,何況與魔界有了牽扯。有了牽扯就已經意味著我必須死。如此又何須使我再鑄錯?”

        “他們要針對的是主上……”狗子眉頭緊鎖。

        “不是。”林蘇青的否認驚得狗子一怔,“他們針對的怕是丹穴山。”

        “丹穴山?針對丹穴山做什么?”狗子愕然,并且憤怒,“我丹穴山當初救天界于水火,我丹穴山是天下蒼生的恩公,他們做什么要針對丹穴山?”

        林蘇青的唇角牽動難掩無奈,他以沉默安撫狗子激動的情緒,俄爾覆手于它的頭頂,溫和又氐惆的說道:“試問,有誰會喜歡不受自己控制的人呢?”哪怕是神仙,哪怕是天界。

        “就連三清墟這樣的獨立于三界之中的‘第四界’,對天界所謂的‘聽調不聽宣’,看似獨立自主,可是實際上呢?聽調不就代筆著歸屬的意思嗎?”林蘇青沉著冷靜,分析得頭頭是道,“只要回想,我們丹穴山做過哪些轟轟烈烈驚天動地的大事?我們丹穴山對于天界又意味著什么?”

        別的不消多說,單單是丹穴山能夠援助天界擊退魔界,逼得魔界幾百年不敢造次,對于天界來說,這已然不是一根扎在喉嚨里的小刺。

        何況,丹穴山從來做的都是自己的決定。不說過往諸多的繁雜瑣事,單說二太子力保林蘇青一事,那回二太子與天帝的唇槍舌戰,天界可謂是節節敗退。

        “管他玉皇大帝天王老子,丹穴山從來只聽帝君的!”狗子憤懣不屑道。

        “若是帝君不在呢?”聽聞丹穴山帝君為了天下蒼生的平穩輪替,常年駐守著天涯海角的覆滅漩渦。

        “聽儲君的!”

        林蘇青凝重而道:“丹穴山把著天下蒼生的命脈,可以說是牽一念便可毀滅世間一切,令蒼生萬物瞬間覆滅,只能重新蘇生輪回。而丹穴山,只聽自己的。”

        “?”狗子與夏獲鳥皆是渾身一震,如出一轍的驚詫——莫非天界想要過河拆橋?

        “而我還活著,這一點于天界來說恐怕還意味著另一危險,便是——丹穴山不僅只聽自己的,更危險的是丹穴山有人情味,位高權重卻受情感牽絆,那么便不止是梗在喉嚨里的一根刺那樣簡單了。”

        “感情,是唯一無法用理智去思考的事情。”夏獲鳥驀然感慨道,“即使再有理智,也說不準何時會因為感情的觸動而做出不可思議的事情。但凡為情所困,最是無法控制。友情也好,親情也好,愛情也好……感情的力量,最是無可估量。”

        “比如我還活著。”林蘇青整肅道。

        “天界是想做什么?”狗子又驚又懼,正因為它猜到了天界的目的。可是他不敢置信,“我丹穴山可是神域!”

        “丹穴山永遠是神域,只是……”

        “只是什么?!”狗子憤懣地瞪過去,那眼神幾乎要殺死林蘇青,不過它不是恨得林蘇青。

        “不再鼎盛罷了。”

        “什么意思?”狗子全然不想再去思考這其中的糾葛,它此刻只想知道結論,只想知道對策。我丹穴山頂天立地,光明磊落,天界憑什么針對我丹穴山!

        “不知以丹穴山如今的地位,可否算得上神域之龍首?”林蘇青凜然問詢道,其實他是明知故問。

        把握著天下命脈的丹穴山,帝君乃天之四靈之一的朱雀神尊,帝后乃是純血鳳凰洛蕖神尊,儲君子隱,不僅集朱雀與鳳凰血脈為一身,更是鳳凰一脈的先祖托生。他是當今的尊者,也是古神。

        即使是神仙,即使是天帝,也不得不承受時光的輪回變遷,轉世更替。而鳳凰不同,鳳凰可以涅盤,若非自己不想再活下去,可謂永生不死不滅。倘若再修無止境……

        “天界想因此列罪丹穴山!”狗子騰地一個激靈,驚得目瞪口呆。

        “毀其聲譽;潰其權勢;罷于無形。”林蘇青直言正色道,“使別的神域不再與丹穴山友好聯盟,換絕對服從之士鎮守天下命脈,而后再尋機打擊丹穴山。”

        一室愕然。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