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315章 環環相扣

  • 塵骨 - 第315章 環環相扣字體大小: A+
     
        “我不知道啊,也是才聽你說起。”她撇了撇嘴道,“哦你問的是我那句話?他白澤一脈生了個男胎絕了脈,如此驚天動地之事想不知道也難吧?”

        “那你如何得出創世書于白澤神尊無關緊要的結論的?”山蒼神君笑瞇瞇問道。

        她微微一愣,轉瞬便清晰應道:“創世書能查閱天下不知之事,但白澤本身血脈生來就能盡曉天下事,何況如今絕了脈,亦無須以創世書做遺囑留給子嗣,要與不要自然不打緊。”

        “這么說來,閣下是臨時推測的結論。”

        “不然呢?”

        “閣下聰慧絕倫,委實佩服。”

        瞧著山蒼神君惺惺作態,林蘇青暗覺這其中有什么秘密,山蒼神君必然是發現了什么。可是……他不能問。

        “你們丹穴山的二太子殿下這才方剛羽化,你們就來尋他的樂子,不覺得有什么不妥嗎?”

        “適才說過了,這于我家殿下而言,并非難以啟齒之事,便不過是一件普普通通的事情罷了。倒是閣下,居然將此事當作樂子看待嗎?”山蒼神君的神情頓時嚴肅,粉頭白面猶如縈繞了淡淡的黑霧。

        狗子不明白他們之間在說什么暗語,打什么啞謎。。它也不明白到底是什么身份居然能令山蒼子如此記恨。

        他忽然轉了話題,話里有話道:“白澤神尊當年幫助隱瞞林蘇青生死一事,給的可不是子夜元君的情面。他給這個情面為的是什么目的,難道殿下會不清楚嗎?”

        林蘇青脊梁骨猛地竄起一抖寒意,他的腦海里猛地回蕩起那個秋日的午后,白澤神尊靡蕩的聲音,他那日說:“先前子隱欠了我一個恩,你若是不出現,倒還有的是機會找他還,可偏偏你出現了,唉恐怕沒得還了。”

        他說主上將他的恩賴掉了……那個欠下的恩……欠、欠的恩……莫不就是這個?不不不冷靜林蘇青,只是做個伴而已,與宅男找不到女朋友相約老來作伴是一樣的,正如伯牙子期,天涯難覓一知音般作伴罷了。

        “閣下還覺得是樂子嗎?”山蒼神君的話,聽起來似乎與他想的不一樣……林蘇青觀望著當前局面——

        山蒼神君似乎是在暗示那夏獲鳥什么,他突然的嚴肅,似乎是因為她話里的不恭。

        咻!

        一瞬間的岔神林蘇青猛地感覺眼前一花,旋即就聽見了自己倒地的聲音,緊接著意識便在他感覺自己倒地的剎那……如燈火霎時熄滅。

        她封閉了林蘇青的意識,出手之快,連狗子都來不及攔下,旋即它也失去了意識。狗子與林蘇青便如兩座被冰封束的塑像,只能看見那兩團如火焰形狀似的的冰雕,不見它們半點身影。

        “你已經知道了我的身份。”沉默過半,她突然道。

        “是。”山蒼神君神情莊肅,他有敵意,竟是比狗子先前的敵意只多不少。

        “不論你如何作想,我絕對不會害他。”她道。

        “你當然不會害他。”山蒼神君對她絕對談不上一絲好感,那是一種厭惡,厭惡得近乎于恨。

        “你既然知曉我的身份,那你也應該知道,現在不是揭穿我的時候。”

        “呵。”山蒼神君冷笑一聲,十分輕蔑,“這并不妨礙我憎惡你。”

        “應該的。”她有些落寞,隨后問詢道,“他把創世書給你了?”

        “以免落入他人之手,代為保管罷了。畢竟林蘇青已經死于蜉蝣歸息令了。”

        “他很器重你,也很信任你。”

        “本君的性命是殿下撿來的。”

        “很好。”她頗感欣慰,但也更覺悵然,俄爾冷然道,“接下來有什么打算。”

        “這句話難道不是問你自己?”

        “既然我要參與,必然是早有打算。”

        “我信不過你。”山蒼神君直言道。

        “二太子的心愿不就是保林蘇青活路么,只要林蘇青活著,不入魔道就是了。”她將手中的面紗折疊規整塞回袖管中,鎮定而道,“你當前最緊要的,應該是去尋找能讓二太子蘇醒的法子。”

        “辦法我們知曉,只是……”

        “我也不知道。”不必山蒼神君說完她仿佛已然知曉他所愁的根源,“因此才叫你去找,把有可能的事物都匯聚起來,依次試一試,總比什么也不做的好。”

        “休要將你的意識強加于我。”山蒼神君十分反感道,何須她提點什么,如何助二太子殿下醒來他早有對策,只是密謀之事不當說罷了。

        “那可否勞請閣下幫我一個忙?”她打了一記響指,解開了冰封,而后朝狗子與林蘇青那便甩了甩顏色,示意山蒼神君道:“我受這副凡體的限制,有些術法使不出來。勞請幫我抹去他們的部分記憶。”

        山蒼神君領會了她的意圖,他抿了抿薄唇,很是不情愿,卻又沒有別的選擇。個人恩怨歸個人恩怨,是非輕重他是知曉的。

        遂一抬手,縈繞在他周身的三爪鎖魂鏈立刻垂散,迷迷蒙蒙的青煙騰升而起,消散之后顯出齊腰高身形的夜游神來。

        無須他下達任何指示,夜游神便心領神會的向昏迷的林蘇青與狗子那邊去,它蹲下去,張開五指,將手懸在林蘇青頭頂百會穴命門之上,片刻抬高手掌,掌心與林蘇青頭頂之間忽然有一縷像是倒流香似的奶白色的濃煙,它伸出手指從中間截出一端,以大拇指和食指的剪指甲叼起來一團,竟似云朵似的剝離出一塊來,咕咚一聲被它吞下了肚。

        接著它將林蘇青從地上扶起來,擺成站立在狗子身后的姿勢,除了眼睛閉著,看起來與他暈倒之前無異。然后它又似方才那樣,將手掌懸蓋在狗子的頭頂,從它的百會穴中抽住一縷奶白色濃煙,掐了一截吞下了肚。而后轉身向山蒼神君恭敬的鞠了一躬,便又是一道青煙而過,夜游神憑空消失了。

        又回到了山蒼神君的背后,又繼續握著鎖魂鏈。與此同時,那自稱夏獲鳥的女子,響指再響,一聲罷,林蘇青與狗子同時渾身一抖,醒過神來。

        她向山蒼神君點點頭,算是道了謝意,隨即重復著先前的語氣,道:“你們各自少說兩句,廢那多余的勁兒干什么。”

        一切又回到了沉默的那一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