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314章 你的身份

  • 塵骨 - 第314章 你的身份字體大小: A+
     
        世上從來不存在無法原諒之事,因為不論你如何的不想原諒,你終究都不得不原諒。或是因為時間,或是因為記憶,或是因為別的事情。因為你無法永恒地停留在那件無法原諒的事情上,也無法永恒地停留在那件事情發生時的時間節點上。歲月在流轉,會將你當時的憤怒沖淡,最后只剩下埋怨。

        從憤恨到埋怨的轉變,就已經截然不同。而一旦邁了過去,無論是一大步還是一小步,只要邁了,就算是原諒。

        正如狗子沒有殺他,就是已經原諒,即使還恨著。

        “你要恨我一輩子嗎?”俄爾,林蘇青淡淡地抬眸,目光深深地看它,道,“如果你要恨我一輩子,不如你現在殺了我。反正我也恨我自己。”

        “殺了你?呵。”狗子不齒,“豈不是給了你一個痛快?”

        “可是我活著你感到不痛快。”

        “怎么會不痛快?”山蒼神君斜了狗子一眼,打斷了他們之間的對話,他不明意味的勾了勾嘴角,“能夠親眼看著所恨之人一直活在無盡的悔恨與懊惱的折磨之中,怎么會不痛快?難道還有比這更為痛快的事情嗎?”

        “你的性命,你的血肉,乃至你的形貌,全部都是二太子殿下給你的,因為他,你所能呼吸的每一口空氣你都應該感激他,可是你呢?你殺了他,親手殺了。”山蒼神君徐徐踱步上前,他的逼視令林蘇青的目光無處落腳。甚至在他提到“呼吸”時,林蘇青下意識地就自覺自己不配呼吸,頓時就屏住了。

        “呵。”山蒼神君冷冷一笑,“有本事的你就永遠不要呼吸。就連神仙也要吸天地之靈氣,入日月之精華,我倒要瞧瞧,除了死你還能如何拒絕?”

        “遇到難題就尋死,是最懦弱無能的表現。”狗子驀然開口,“看來主上以前都白教你了,也白救你了。”

        那還能如何……他真的覺得自己活著就是一個錯誤。不,他本身就是一個錯誤。林蘇青頹然地立著,無言以對,將頭垂得不能再低。圍在他腳邊的小熊貓們,小爪爪縮在胸前,眼巴巴地仰望著他,揪心得拽了拽他的褲腿,又無奈地瞅了瞅在場的其他幾位。

        “行了行了。”那位夏獲鳥倏爾開口打著和,“舌上龍泉劍殺人不見血,你們再這樣說下去,他怕是真的要吃了秤砣鐵了心的不活了。”

        她說著睨了睨狗子:“你才將你主上的囑咐揣回去不是?難不成……當他尋死時你能違背你主上的遺囑不救他不成?”

        “唔……”狗子立馬就慫了耳朵,耷拉得不像話。

        “這就不結了?既然二太子的意愿是林蘇青活著,你們何苦逼他去找死呢?屆時自己還不得不忍下怨氣去救他。要我說啊,一家少說兩句,廢那多余的勁兒干什么。”

        “這位是……?”山蒼神君竟是這時才注意到了夏獲鳥的存在,他只是略微一疑惑,不等他們任何誰回答他,他便左手抬起一攤,憑空變出一本冊錄。

        他沖著掌心中躺著的冊錄輕輕吹了一口氣,那冊錄便似被穿堂風吹拂,自動翻閱起來,然而其中的每一頁都是白紙,沒有一點筆墨。只見他左手上的冊錄不住的翻動,而他的右手卻在不停地變換著手訣。像是要從那本無字天書里查找出什么由頭。

        驀然,那本自行翻動的無字天書乍然停頓,兩側平攤,唯中間立著一頁紙,還是沒有字。就見山蒼神君手訣也聽罷,捻著中間那頁立著的白紙的一角輕輕地放下,像是在閱讀似的,俄爾翻過去又看起了反面。

        “哦……”他意味深長地點點頭,大約似乎從那頁白紙之中看出了什么究竟,“原來如此么……”

        “閣下手中的那本神書,可是混元祖神傳于白澤一脈的創世書?”夏獲鳥端詳了半晌,悠然問道,“據說手有創世書,足不出戶亦能知曉天下事。”

        孰料山蒼神君瞇著眼睛笑了笑,道:“一本普通的記事冊錄罷了,本君方才不過是裝裝樣子。”

        他此言一出,那夏獲鳥神色一怔。繼而他音色清亮而陰柔地繼續道:“此間木屋,除了吾等,還有知曉且能平安進入者,本就非同一般。因此本君方才試想,應當是與殿下交好的朋友。可是我家殿下的性情自幼冷清,不喜交友,除了北昆侖的白澤神尊……”

        夏獲鳥聽得眉頭一抬,正欲接話,不過嘴唇剛啟,便被山蒼神君打斷了。

        “可是結果很明顯,你并非白澤神尊。畢竟,假若你是白澤神尊,就不該是這樣的問話,而應該是問——我的創世書,怎么會在你的手上。”

        “可你方才也說了只是一本普通的冊錄,你只是裝裝樣子罷了。”她道,“若真的是白澤神尊,他自己的書在何處難道他自己不清楚?”

        像是故意岔開話題不愿意回答身份,又像是真的只是忽然之間捉住了這一點疑惑,于是才順嘴一問似的。不過依她的性情,不該是后者。

        然而山蒼神君何曾是容易糊弄的,他一眼瞧穿了不說,而是以玩笑的口吻提起了另外一樁看似與當前無關的事情來。

        “說起來,我丹穴山有過一件十分有趣的事情,雖然于長老們看來是有損顏面之事,不過我家殿下豁達敢作敢當,他并不介意被提起。”

        “哦?什么趣事說來聽聽?”她倒頗生興致。

        “呵呵,我也是從別處聽來的,是一樁陳年舊事。”山蒼神尊眼尾斜了一眼狗子,狗子不明所以一臉迷茫地看過去……

        它素來了解山蒼神君的秉性,看他這架勢、這眼色……狗子心中嘀咕——莫不是又要開始講述現編的故事了?

        “那還是在我家殿下年幼不知事的時候……那一年,白澤神尊化作一頭小鹿潛入丹穴山短居,在住了數日以后,愣是瞧上了我家少主。此后,便送來了白澤一脈世代相傳的創世書,作為聘禮。說什么——左不過是尋個伴,無關雌雄他都要。”

        山蒼神君說時笑了笑。

        “雖然知事后的少主嚴詞拒絕,不過白澤神尊仍舊沒有將創世書收回,于是,白澤一脈的創世書,便就此落在了丹穴山。”

        狗子聽得一臉懵懂,這事兒不像是編的,它……它好像也聽說過……

        “他白澤一脈到他這一代生成了男胎,算是絕了脈了,他要不要回創世書都無關緊要了。”卻是她接話道。

        “啊呀~閣下竟然也知道這件舊聞?”山蒼神君陰陽怪氣道。

        什么?!!狗子震驚得眼珠子都要脫框而出了。它清楚,有可能聽聞這件事情的,絕對不可能出現在丹穴山以外的地方。

        那么眼前這個自稱是夏獲鳥的女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