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300〇8章 后悔

  • 塵骨 - 第300〇8章 后悔字體大小: A+
     

    “做到這個份上,世間若想再尋到你幾乎不可能。加之他連子夜元君夜也親手殺了,假象做足便能以假亂真,世間便只能相信你們母子都已經死了。”

    她說話時,手打著緩緩的節拍似的,輕輕拍打著忍冬的腦袋。林蘇青看了幾眼就別過眼去,不忍多看,不忍心她這樣拍打它。

    “而天界想要確認,唯有一個途徑。”她道,“便只能找白澤神尊求證。”

    林蘇青猜到了,在誰也無法知曉時,唯有曉盡天下事的白澤神尊能夠堪破真假,只不過依他的性情……

    “難怪……難怪白澤神尊當初說二太子欠著他一個恩情……”

    一切都理順了……多少疑問困惑了他數年,終于梳理清楚了。可是,卻并沒有曾經以為的如釋重負的感覺。

    他緩緩地深深地吸入長長的一口氣,一氣迅速呼出,以為會就此舒暢一些,然而并沒有,沉重的感覺反而越發清晰,亦越發沉重,越發沉悶。

    “我所能告訴你的差不多就是這些了,再細致的我也不知道了。”她嘆了口氣站起來,聽上去她的心里也在發悶,并且悶得也不輕。

    “信與不信,隨你自己判斷。”

    “我信。”林蘇青頹然地靠在椅子上,“你所說的經過與我所知的線索都能結合。我就是不愿意相信,也不得不信……”

    “可是你當時相信魔尊寂帝的話時,也是這般認為。何況,寂帝所告訴你的也是事實。”

    “幫二太子說好話于你有何益處嗎?”林蘇青面無表情的道,“之于我心中如何看待二太子,于二太子、于世間、于你,我的看法毫無價值。”

    “隨你如何認為咯。還是那句話,信與不信是你自己的事情,我只是將我知道說出來罷了。”

    “謝謝你。”

    當感謝早已經成為了來往之間的客套話,他也已經許久不曾這樣真誠的道過謝意。

    “不必客氣。”

    都聽不出彼此話里的情緒,然而誰的回答都飽含著感情。

    ……

    幡然醒悟總是正面的改變,然而有時候的醒悟何嘗不是一種殘酷?經歷了最殘酷的過程,經歷了最殘酷的改變,然后獲得新生,然后去回顧曾經。

    假如曾經深陷泥潭,禁在困境,幡然醒悟便是一種登頂后的豁然開朗;而假如,你親自推翻了曾經所以為的一切……

    最難受莫過于推翻曾經的一切。

    最痛苦莫過于你恨了對你好的人。

    林蘇青木然的坐著,就連他自己也無法體會清楚他自己此時此刻的心情。當如何去形容出來,他將心里的感受抿了又抿,實在難以形容。

    一時間有太多的感覺涌上來,將心里全部堆堵住了,竟成了類似于空白的感受。太多的事情涌上來,將腦內也堆堵住了,亦成了類似于空白的一片。

    這時候的茫然與出神與平時是完全不同的。

    “后悔了嗎?”她平常的問道。

    林蘇青牽動了嘴唇,沒能回答出來。后悔了,后悔極了。世間沒有比后悔更痛苦的事情了罷。

    “等他涅槃重生,我去道歉。”他喃喃道。

    “你是說鳳凰涅槃重生嗎?”

    “是的,我知道他是鳳凰,若不是因為他是鳳凰,我也不會刺那一劍。”

    “哦……你連報殺母之仇都有著盤算。”

    “是吧。自私自利如我,殫精竭慮的鉆營算計,只為自己茍活。”

    “人之常情,不外乎欲望。”

    “與我體內是否封印著魔神無關,是我自己的欲望。”

    “至少你自己知道這一欲望,總比不知道好。”她像是在寬慰道,“許多人是不知道自己的欲望,沉迷其中還自得其樂,最是可怕。”

    “可怕么……”林蘇青神情木然的坐著,眼神在地面上放空,無處著落,“世間忌怕魔,嗤之以鼻不愿與之為伍。其實不然。實際上,魔一直住在每個人的心中,有欲望便可能一念即成魔。那么說到底,其實世間的每一個生靈都是魔。”

    “你要因為事實的打擊,便就此墮落嗎?”

    林蘇青搖了搖頭,沉默了半晌,才自言自語似的低語道:“二太子曾經教我堪破,我一度以為我已然堪破,回想那時候的自己辯得頭頭是道,現在才知,當時不過是片面的理解。當時的我,自以為堪破種種,然而實際上,我不過是浮在大海上一片葉子,只看見了冰山的一角。”

    “堪破,必須有所經歷,有所悟,才能有所破。”她道。

    “經歷了也不一定能全部堪破。”

    “而今你堪破了嗎?”

    林蘇青點了點頭,隨即搖了搖頭:“沒有萬事皆可破一說,但凡活著,永遠在路上,便永遠在參悟的過程中。”

    “所以你是要挺過去,重新振作起來。還是要從此歸于平淡,生活在這山野之間,就此做個普普通通的山野村夫?”她站著,兩只手手腕交叉搭在椅背上,看著林蘇青問道,“畢竟,你為了活著處心積慮,而別人為了你能活著,也是費盡了心機。”

    林蘇青又搖了搖頭,這次他沒有回答。只是心里明白。

    他曾經在二太子面前做過承諾,他將如何要如何。后來他反悔了,他只要活著,然后做個普通俗人。不過現在,他有太多的后悔,后悔恨了二太子,后悔曾經太多的自以為是,后悔殺了二太子,因為后悔,他想將曾經的承諾繼續兌現,可是也因為后悔他覺得活著累極了,后悔的感覺太折磨人了。

    “林蘇青。”她突然提高了音量,“我方才還漏了一件事忘記告訴你。”

    還有什么……令他更加后悔的事情嗎……

    “不過有勞你先去尋些能填飽肚子的食物來,最好是大魚大肉一類吃了立刻有力氣的東西。”她揉了揉肚子,又拍了拍肚皮,“順便澄一些山泉來,我說得口干舌燥嘴角都翻白沫了。”

    幾只小熊貓一聽。當即就起身要出去尋,被她一伸腿全部攔住:“不是讓你們去。”

    她抬起下巴戳了戳林蘇青的方向,招呼他道:“快去,我得吃飽了有力氣了,才能將這件事兒。你也是,我怕你承受不住。”

    “好。”

    林蘇青應了便起身出門去,剛一起腿都是軟的,不是因為坐了太久。

    有足足五年沒有走出這件小木屋了吧,剛走到門口,還沒來得及將目光看出去,就被陽光刺得睜不開眼睛,一陣頭暈目眩。

    他一把扶住門框,怎料被門上的木刺扎到了手指,疼得他當即抽了一口涼氣。

    眼睛很快適應了強光,他看著自己的手指指腹,正冒著晶瑩的血珠,疼痛的感覺令他清醒,令他感覺到自己活著。

    他伸出手探著光,燦爛的陽光將他的骨節分明的手指照得亮白,像透明了似的,肉透著血液的紅,仿佛能夠隱約看見骨頭。

    單單被小小的一根木刺扎到手指,便將他堂堂男兒痛得皺緊了眉頭。不敢去想,假如是自己一刀刺進自己的胸膛,再從傷口里切開,然后一刀又一刀的切下自己的心……

    不能再想下去了,想著連自己的心口都隱隱作痛起來。

    這身軀體,曾經是二太子心口上割下來的一塊肉。他整個人,都是二太子心口上一塊肉。林蘇青想著想著忽然有一須臾的恍惚——不知是自己活著?還是二太子活著?

    他看著依然在不停地往外冒著血珠的手指,血珠越聚越大,滑下低落,恰是滴在跟著它的地枇杷的鼻頭上,它被雨水打濕毛發即將干透,鼻子上依然濕濕潤潤的,血珠一打中它的鼻頭,便迅速滲入了進去。

    地枇杷眼巴巴的瞅著它自己的鼻頭,又透過鼻頭瞅著林蘇青。

    “你……不要跟著我,我現在害怕見到你。”林蘇青鼻腔酸澀,一頭出了門,不再回頭。

    饒是多么堅毅無比的內心,也經不住懊悔的侵襲。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