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300〇7章 終究還是恨自己

  • 塵骨 - 第300〇7章 終究還是恨自己字體大小: A+
     

    林蘇青感覺全身無力,還好有一張椅子托住了他。他一邊回憶著種種,一邊結合著種種,一邊梳理著種種,一邊否掉了種種……

    他仰著頭,脖子枕著椅背上,整個身心感到精疲力竭。事到如今,他尋了許久,猜了許久,等了許久,念了許久的事情,全都來了,將他的腦子堵得水泄不通。

    全部都擁堵在他的腦子里、心里,他覺得胸口好悶頭好痛,額頭發沉,后腦勺內有一只蚯蚓在瘋狂的鉆動似的絞痛……

    關于他自己以及自己的身世,他一度以為不過是二太子閑來無聊時尋來的一個樂子,他怨過二太子將他作為棋子擺布,也無奈的接受過自己的價值。

    可是后來,當他發自肺腑的將二太子當作主上,當作唯一能夠依靠的“親人”后,卻得知了二太子是他的殺母仇人,盡管是為了黎民蒼生,為了天下大義,可畢竟是二太子出爾反爾殺了他的親生娘親。

    盡管出于從未共同生活,他對于這樣的殺母之仇沒有生出更多的恨意,他甚至能夠說服自己理解二太子的選擇。但百行孝為先,他不得不為娘親報了這個仇。何況二太子是鳳凰,他能夠涅槃,能夠起死回生。殺他相當于只是走了一個報仇的形式罷了。

    只是他恨,他恨二太子為何始終隱瞞著他,在知道殺母之仇后,他更恨,為何要如此無情的耍弄他。

    將他殺了便罷了,為何又將他救回來繼續戲耍他一次?

    在他還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時候,直接殺了便罷了,為何非要一步步讓他逐漸又曉得了真相?

    難道非要逼他入魔不可嗎?難道非要他帶著對自己身世的厭惡而死嗎?偏偏不直接告訴他,要他自己去摸索的尋找真相。

    他恨過,怨過,就在那一劍刺去時,最怨最恨。

    可是現在……可是現在……

    “他為何什么也不說……”林蘇青喃喃自語。

    “你有沒有覺得自己自私極了?”她嘆了口氣,一手搭在椅背上,緩緩地繞過去重新坐下,坐在林蘇青的對面。

    她道:“不論你的計劃是因為什么而成功的,但不可否認的是——你在殺他的時候,也依然是為了自己。能夠報一個理所應當報的殺母之仇是其一,最重要的是你覺得能以這樣的方法激怒他召動蜉蝣歸息令,在眾目睽睽之下殺了你。從此你便獲得自由自在的新生。一石二鳥,兩全其美。

    是啊……自私的人即使在后悔的時候也依然怪罪別人,怪別人為何要令他后悔。

    “我先前說,你性格是那個更像兒時的二太子,一樣的倔,一樣的倔得令人傷心。不過,自私這一點,你倒是與你的娘親一個模子。一樣的自私。”

    她十分感傷,是在替子夜元君后悔似的,感慨道:“為了一己之私,要賭上整個天下陪葬;為了一己之私,逼二太子棄蒼生于不顧,逼他與天界為敵,與天下為敵。為了一己之私做過太多太多的錯事。包括……生下你。”

    “子夜元君……她……后悔過剩下我嗎……”明明以為沒有感情,卻是陣陣酸澀涌上了鼻頭,男子漢大丈夫,瞬間像個孩童,淚水止不住的涌,他全都硬生生逼退回去,逼得鼻腔都堵住了。

    “我猜……她曾經不后悔,但如果她知道了自己的兒子這般自私,像她那樣自私……估計她會后悔的……”

    是吧……其實他自己也后悔了。

    林蘇青閉上眼睛,逼回了所有的淚水,良久后,他緩緩的睜開雙眸,眼眶通紅,依然有淚水打轉。脆弱有時候來得過分迅猛,令人猝不及防,且無力招架。

    他努力地振作起來,問下去道:“后來呢,我是如何活下來的……他呢……”

    “你確定還要聽下去么?”

    “請前輩直言不諱。”

    “既然已經都說到這個份上了,那我便都詳細地告訴你吧。”她往后坐了坐,整個后背靠在椅子上,也像是心力交瘁,需要一個支撐。

    “你的三魂七魄,其中一魂胎光他養在自己的心頭里,那是主命的主魂不能有閃失,所以他細心的以自己的心頭血養著你,看你如今這造化,想必他已經還給你了,至于幾時還的,如果連你自己都不知道,那我就更不可能知道了。”

    他聽著便回想著過往了許多事情,可是他與二太子相處的時候不多,屈指可數,他真的不知道到底是何時還給他的。

    “另一魂幽精,他分成了五份,全都在這些小家伙身上存著,至今存著。”她拍了拍她最喜歡的忍冬的小腦袋瓜道,地枇杷瞧在眼里,也想被摸一摸頭,它連忙轉過去兩只小爪爪鎖在胸前,抬頭殷切的望著林蘇青。

    見他不為所動,像是沒有明白,它遂以小爪爪刮了刮自己的腦袋瓜,雨水打濕的絨毛即將恢復,正是半干不干的時候,它又怕林蘇青是嫌棄它的毛,隨即自己搓了搓腦瓜子上毛,又將腦袋湊過去。

    林蘇青哪里看不懂它的意思,可是手伸出去時……頓了頓,又縮了回來……鼻腔酸痛得厲害,下不去這個手。

    “除此之外,你的另一魂與七魄便全部都聚集在你這具肉身上,暗中令夏獲鳥帶去了異界。”

    果然是與夏獲鳥有關么……

    不及他多想,她見地枇杷一個勁兒的想讓他摸他,而他的手卻緊緊的握著拳頭擱在腿上,她即刻又道:“對了,有沒有誰同你講過,你的模樣……”

    他疑惑的抬眸,聽她道:“與妖界的祈帝……一模一樣。”

    “畢竟親生父子。”林蘇青自嘲式的道。

    “并非如此。”卻被否掉,“是因為,二太子是照著祈帝的臉塑造的你的模樣。”

    “塑造的……”

    她看了看他,語氣淡淡的道:“其實你也不過是一塊心頭肉化成的形而已。”

    她說時候抬手比劃著林蘇青的形貌,又道:“至于為何比照著祈帝的模樣,想必……是當時就做著準備你終有一天會回來,而有一張祈帝的模樣,能為你帶去許多便利。”

    所以連他自己都……

    還恨什么,恨自己。恨自己的無知、愚蠢。最愚蠢的是把自己的無知當成了無所不知。

    恨了那么久,終究還是恨自己。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