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300〇5章 置之死地而后生

  • 塵骨 - 第300〇5章 置之死地而后生字體大小: A+
     

    林蘇青直接道:“那便是在送去天界時,他調換了我的三魂七魄?”

    他現在不止好奇“真相”,所謂的另一種“真相”;他還奇怪于這位突然出現在小木屋的姑娘為何對當年之事如此清楚明了。甚至連當年之事的種種細節都能一一描述。

    那么,她到底是誰?

    為何以前不出現,為何現在才出現?

    疑惑之時只見她點了點頭,繼續說道:“當初子夜元君將你藏在了丹穴山太子府府外的一株窮桑樹下,意圖以神木窮桑之神氣暫時蔽住你身上所散發出的魔氣,且希望能依靠這個辦法成功躲避天界的搜查。”

    那株窮桑……

    林蘇青回想起初到丹穴山的那日,為了燒制猙獸他隨手折過的那株樹,后來被狗子與二太子看了出來,他們說他折過的是窮桑。莫非正是庇佑過他的那一株?

    “不過,縱然能避過天界的搜查,蒙混它們使得他們暫時尋查不到你的氣息。可是魔族卻能輕而易舉的發現你,畢竟是他們的先祖之神,何況是魔尊寂帝親自出面尋查。”

    見林蘇青陷入沉思,她便只管說下去。

    “是魔尊寂帝首先發現了你,于是寂帝親自率領三萬精銳夜襲丹穴山,打算偷走你。呵呵,要不是二太子及時發現,恐怕你就沒有這么多后來了。”

    當時的他不過剛出生的小奶娃,若在那時候去了魔界,后果定是不堪設想。只怕會真的喚醒魔神蚩尤,與天界惡戰一場。哪里還能會有他今日的追尋與探索。

    “后來呢?”肯定是丹穴山贏了吧。

    林蘇青的聲音已經有些發虛,他想聽下去,卻又不想繼續聽。此間心情豈止是一點點的后悔,又豈止是一點點的復雜。

    “當時的丹穴山正因為你的出生而亂得不可開交,哪里還留得閑工夫與魔界對戰。”她說起來的樣子,仿佛她當時在場,仿佛不經意就陷入了回憶。

    “是二太子只身前去魔界,屠滅魔界數百座城池,逼得寂帝不得不退兵,這才奪回了你。”

    “是這樣么……”林蘇青喃喃道,倒不是質疑什么,而是驚訝于當年情勢的復雜。

    “不然是怎樣?哦忘了說,因為你自出生便魔氣外泄,加之你當時尚且年幼還不不知世,是最容易受外來魔氣的牽引而一念入魔的。當時,二太子發覺危險時。特地讓子夜元君回去守在窮桑樹前,給襲來的寂帝放話,限他們在三個時辰內退出丹穴山,否則每過半一個時辰他便屠殺魔界一座城池。你知道,丹穴山是很大的,何況丹穴山上山難,下山更是難上加難,那原是個有去無回的地方。”

    他聽說過,丹穴山為了給逃難躲命之人一條活路,因此設有上山之路,但為了防止有作惡的妖怪從丹穴山出去為禍,因此絕了下山之路。想從上山的路下山更是不可能,每一步都是殺陣。

    “所以即使寂帝急忙撤軍,但路上還是耽誤了不少時辰,因此二太子一路殺進了魔界主城,捉了寂帝的妻兒將他們全部吊在城樓之上。并揚言——你多受外來魔氣影響一分,他就以寂帝的妻兒老小作換,是故你總之是丹穴山的孩子,即使有罪即使必須死,也只能死在他的手里,旁的不能動你一根毫毛,否則錙銖必較加倍奉還。”

    從沒想過二太子居然是這樣兇暴的性格……曾經一度以為他是一位脾氣極好的神仙……

    不過……林蘇青心想,估計就是因為二太子將事情做得如此決絕,天界才不會在他帶去假的我時有所懷疑吧,也是因為如此,后來才得以使他的三魂七魄及時易主的吧?

    “不,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二太子并不是你所想象的那樣的愚蠢想法。”她嚴肅的盯著林蘇青的眼眸,直言否認,不留絲毫情面。

    見林蘇青一臉茫然,她才有條不紊的說下去。

    “他之所以如此高調行事,為的就是驚動天界,好讓天界知道魔界試圖去偷窮桑樹底下所藏著的你,而他為了保護你不惜血洗魔界。”

    “?這是何故……”林蘇青猜不透二太子的想法。

    “因為丹穴山與魔界斗得如火如荼時,正是天界捉你的最好時機。而那時下令去捉你,是將你當場帶走,如何會生起任何疑心呢?你想一想,魔界寂帝賠著族名生死,即使偷不成也要硬搶走。而二太子為了護住你,直接去血洗魔界甚至連婦孺也不放過。難道寂帝與二太子是為了假的你遂如此嗎?”

    林蘇青忽然捕捉道她言語之中的破綻:“你方才不是說是他親自抓我去的天界嗎?”

    “這與他親自抓你去天界有什么區別嗎?”

    也是,局是二太子所布,一切盡在他的掌握之中,與是他親手抓去沒有兩樣。林蘇青悻悻的閉上了嘴。

    他猛地意識到自己方才為何那樣急切的想要揭穿她言語里的“破綻”……其實不算是破綻……他卻揪住了提出來講……大約……

    大約是出于懊悔吧,此刻多么希望二太子不曾那樣費盡心機的救過他。

    “你不接著問?”

    林蘇青不問了,她卻反過來問起了他。

    “難道你就不好奇——既然是天界來的神仙抓你去壺中天,而二太子身在魔界,如何替你換的三魂七魄?”

    “原本是想問的,但又覺得你終會說到的,耐心聽就是了不必著急。何況,不打斷你的思路,你所講述的脈絡才會更加清晰。我若貿然插話進入,反而容易將來龍去脈給問亂了。”

    她淡淡一笑:“你也就這一點小聰明。”隨即接著道,“是白澤神尊提前扣下了你的三魂七魄,轉了幾只小動物的魂魄渡入你的體內。至于白澤神尊為何會知道,這不比我解釋吧。”

    “嗯。”難怪。難怪上回白澤神尊說二太子欠著他一個恩情,原來是因為他。想著想著林蘇青忽然又想起先前在魔界看見的情景——是二太子殺死子夜元君后白澤神尊所說的話。

    他挖苦二太子心狠手辣,諷刺二太子連自己的親姐姐親外甥都殺,原來也是做戲……

    原來都是做戲,都是做戲給天界看。

    “而你年幼,即使保住了你的三魂七魄,但是三魂七魄離開本體過久你依然無法成活。必須要有能夠寄托的載體,否則不出三日便會自行魂飛魄散。可是,礙于你的身份又不能隨隨便便地給你尋一個替身,無論替在誰身上,最終都會被發現。于是……二太子想到了一個法子,也是唯一可行的法子。”

    “?”林蘇青頓時集中了精神,想認真仔細地聽一聽——在那個誰也救不了他的時刻,二太子是如何做到的,先置他于死地后予他新生。

    “喏——”她雙手擺開,面前排著一只緊挨著一只的小熊貓,它們正眼巴巴張著一雙雙水瑩瑩的大眼睛仰望著他,“就是它們。”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