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300〇2章 你以為你以為的就是你以為的?

  • 塵骨 - 第300〇2章 你以為你以為的就是你以為的?字體大小: A+
     
        他剛一睜開眼,便對上了一雙眼睛,他登時驚得一怔。而那雙眼睛的主人倒是從容不迫地笑了笑后,便后退去與他正對面坐著,像是提前知曉他即刻會回神醒來,遂早早地等在了這里似的。

        “敢問閣下是何方神圣。”他詢問時一眼掃視,粗略打量完了對方。

        一身簡潔的素蘭色長袍,像是穿了別個的衣裳,大了兩號,被松松垮垮的掛在身上。發髻高高的豎著,佩著黃銅色的冠牌,分明束的是簡練的男兒郎發髻,卻在脖子上系著一條粉藍撞色的絲巾,尋常女兒家也不見誰有這樣的裝扮。

        并且,特地在臉上掛著一層與衣袍顏色一致的蘭色的紗,遮住了下半張臉,眼神明亮,不過眸光雖亮卻是內斂不外放,并不逼人,且眉眼雖然生得英氣,給人的感覺卻很溫和。

        單看上半部面向,像是清俊的丈夫,亦像是颯爽的姑娘。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對方是有意要遮擋自己的面貌。

        “此處乃三界交匯的盲區,曉得這間小木屋的,曾經只有三個。分為為白澤神尊、子隱圣君,另一個嘛……”對方輕松一笑道,“就是我。”

        說話是柔軟的女兒聲,原來是位姑娘。

        “迄今為止算上你與追風,統共也只有咱們五個。”對方戲謔湊近來,故作神秘道,“倘若我有心害你……你猜會怎么著。”

        “閣下說笑了,倘若閣下有心加害,在下何來睜眼的機會。”林蘇青收了手訣,隨意的放著,在他松開手訣的瞬間他留意到對方向他的手瞄了一眼。

        “林蘇青,你真的聰明。不愧是祈帝與子夜元君的孩子。”對方退回去坐著,言語之中有笑意,但那笑意莫名有些落寞,“不過我覺得你更像兒時的子隱圣君,倔起來的時候,氣得人傷心。”

        子隱圣君……林蘇青被挑到了心中傷痛。

        “我瞧你有些難過?”對方覷著他,像是在故意尋他的玩笑,“我知道你將子夜元君的石魂法器鑲嵌于一把短劍上冠以神力,親手刺殺了子隱圣君。怎的?后悔了?”

        “后悔倒沒有,只是忠孝兩難全罷了。”

        “你如何確定殺了他就是孝?你如何確定你以為的就是真相?僅憑魔尊三言兩語,僅憑你看見的你幾個片段?”對方伸著大大的懶腰慢條斯理的站起身,從邊上拖來一把竹椅子隨意坐下,垂著眼眸睨著依然打坐的林蘇青,“我這里有另一種真相,你要不要聽?”

        她怎么知道我與魔尊有過交集?不過,她既然知道這件小木屋,既然知道他在這里,必然不尋常。

        “愿洗耳恭聽。”他心中幾番多疑,面上卻依然平靜道。

        “你以為你借著子夜元君與白澤神尊的石魂法器之靈力,使用著失傳已久的分身術,就當真能將所有神仙都瞞得團團轉嗎?小朋友,你的確有天賦,也很聰慧,但是你不要太自以為是了。”

        對方左腿打橫翹在右腿膝上,散漫道:“雖說這術法自子夜元君故去就已經失傳,可是你莫要疏忽,是誰帶你來的這三不管地界。”

        “?”林蘇青渾身一震,的確,當場是子隱圣君讓狗子帶他來的這片山林,而后遇上了白澤神尊,可正因為如此,于是他才故意用幻術瞞過了狗子,讓分身先與狗子一同離開,真身隨后才出的昆侖山,讓狗子作證他一直是真身而非分身。

        可是她不僅點出了他使用分身術一時,還點出了是在自身靈力不夠維系的情況下借用了子夜元君的血色勾玉與白澤神尊的白玉璧上的靈力,此時又再次特地點出他們知曉這小木屋……難道……

        “你的意思是說,他們其實都知道?”

        “呵呵,何止是知道,死在你手里的子隱圣君,可還一直以虛設幻境在盯著你的一舉一動呢。”

        “你說什么?”

        “哦對了,是從你們分別起,他就一直……一直在盯著你。”她舉右手伸食指與中指,指了指自己的眼睛,又指了指林蘇青眼睛。

        “從頭到尾瞞著的,只有追風。”她順手從邊上拖來另一把椅子擱在林蘇青邊上,“起來坐著說吧。”

        “讓追風跟著你,其一是為了保護你,其二也就是最主要的原因——讓追風助你完成你的‘騙術’。”

        林蘇青剛站起來扶著椅背正要坐下,登時腿一軟,是驚住了。

        “你坐下,沒事你坐著聽,坐穩了。”對方像是看馬戲似的逗弄他道,“怎么著?感覺很意外?以為自己的布局已經足夠縝密?”

        是的,以為自己足夠縝密。

        “你當是神仙那么好騙吶?難道不是因為追風盡心盡力的保護你的小命?”她笑道,“而追風信的是誰?”

        “子隱圣君。”林蘇青感覺已經站不住了,他扶著椅背坐下。忠孝兩難全,但若是如此,那他……何止是不忠。

        “何止如此?你以為天帝僅憑那些神仙們和他大外甥的幾句話就會信你死了?”

        她置身事外說得輕描淡寫。

        “難道不是信山蒼子的輪回簿?哦對了,山蒼子可不是掌管凡人輪回的,他是掌管神仙與妖鬼的輪回的。司命寫命,山蒼子定輪回。這你可知道?”

        隨即她攤著左手假裝攤著一本冊子,右手憑空佯裝執著一支筆,道:“除非,山蒼子老早便幫你做了易名,頂著被罰誅滅元神的風險,從輪回簿上劃去你的名字。不過因為易了名,所以他劃去的是你的替死‘鬼’。而且,即使天帝有意要查實,也是讓司命星君去核證,可是司命星君查不到你。”

        “你不信?”見林蘇青愕然的神情,她道,“那你猜一猜司命星君為何查不到你?”

        林蘇青腦內凌亂如麻,本以為一切盡在掌握,然而并不然,一切全都不是他所預料的樣子。

        “莫慌,你好好回憶回憶。”她點了點自己的額間眉心,示意林蘇青道。

        林蘇青愣了又愣,猛地渾身一顫,莫非……莫非……

        他回想起初來這邊世界不久,那日……

        那日他在木牌上寫下自己的性命與生辰八字,子隱圣君捏著時在陽光下看了好一會兒,而后將木牌燒成了一抔灰燼。那些灰燼迅速混成了一道金屑符文,飛入了他的額頭,正是眉心處……

        他一邊回想著一邊摸著自己的額頭點住眉心……那日二太子起身走出了案桌,舉步路過他身邊時,以手中的折扇敲打了一記他的頭頂,告訴他——

        “姓名于世間生靈,皆是一種束縛,且是這世間,最短的符咒。但凡知曉了姓名,便可施以操控,或是下蠱,或是下咒。只要存心害你,皆可從姓名著手,你可記住了?”

        狗子還跟過來插話道:“主上方才是為你的姓名和八字加持了封印,今后誰也無法再利用這兩處去害你。”它用爪子推了推林蘇青,“還不快謝謝主上。”

        歷歷在目……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