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297章 陰謀是看不見的詭計

  • 塵骨 - 第297章 陰謀是看不見的詭計字體大小: A+
     

    “休要妄想。”魔尊嘲笑道,“自作多情也須有自知之明。”

    林蘇青聽得心中歡喜,難道他不是魔神蚩尤嗎?

    “原本的你早已經死了。”魔尊輕視了他一眼,嗤道,“不必高看你自己,你與我魔族沒有半點關系,說到底,你不過是一具容器罷了。”

    “容器?”林蘇青的心緒凌亂如麻。

    “你出生不過兩日,三魂七魄就剝離了本體,而你的本體更是早已經被壺中天的煞氣誅殺得灰飛煙滅,于此至虛至弱,區區凡人的一個噴嚏就能將你的三魂七魄蕩盡,哼,遑論壓制蚩尤大帝?”

    沉默了許久的離鴉陰邪的笑道:“你的三魂七魄早已成為蚩尤大帝的養分了。”

    “既然我的身體已經灰飛煙滅了,那我此時此刻立在這里的是什么。”林蘇青按捺住自己凌亂的心緒,艱難的保持著冷靜。

    “還能是什么?不過是子夜元君臨時給你借來的凡人之軀罷了。”魔尊不屑道。

    “凡人之軀……”林蘇青蹙眉深思,“那我現在到底是誰……”

    “你何必知道你是誰?你總之是活不成的。魔神蚩尤大帝屈尊于你體內,是你的榮幸。”

    魔尊的聲音于大殿內震蕩,聲音仿佛具有沖擊力,猛地撞擊到林蘇青心口上,不含內力,也被撞得體內血液翻涌。

    如何回擊?如何反擊?這已經不是回擊與反擊的事了,魔尊完全是否認了他的存在。他是個壓根就不存在的“人,”這還不如天界直接宣布他是禍患,

    可是,事到如今,事已至此,震驚有用嗎?沒有。慌張有用嗎?也沒有。那么恐懼?心痛?有用嗎?通通都沒有,任何情緒都沒有用處。

    情緒只會驅使人失去理智。可以借助情緒去干一番大事,但絕不能淪落為情緒的奴隸。

    那么是質疑自己的時候嗎?更不是。

    “你想為你自己和你的娘親復仇嗎?”魔尊突然問道,不似挑釁,倒像是關懷。

    “復仇……”心緒亂如麻的林蘇青喃喃地復述著。他早前懷疑過,撫育他長大的娘親或許不是他的親娘,而今得知自己的親娘是子夜元君,卻也得知她已經被對他有恩的二太子殺害……連難過都來不及,何況仇恨。

    太多太多的事情突如其來,他是猝不及防,從未預料。太多太多的情緒,在心中擁堵一團,哪一種都來不及。他心中空白,腦中空白,他矛盾且茫然。

    該信魔尊的話嗎?可是自己也沒有他欺騙的價值。

    該去恨二太子嗎?可是他對子夜元君的感情僅僅停留在方才那不知意味的眼淚里,他連心痛的緣由都還來不及體會清楚,只是下意識的流淚,潛意識里悲傷,不由自主地想去救回于眼前死去的子夜元君。或許這就是來自血脈的羈絆?

    可是,當真要去殺了二太子復仇嗎?好像還是恨不起來。其實要論感情,在他心底,更多的還是二太子多于子夜元君。但他實在想不明白,二太子既然有幫助他們母子的辦法為何不救?

    不救便罷了,何故為何出爾反爾呢……難道同皇室斗爭有關?與權謀有關?與儲君的爭奪有關?林蘇青不住的胡思亂想,有關的、無關的事情在這一刻仿佛全都能牽扯到一起。

    最可怕的便是胡思亂想,一旦陷入胡思亂想,便再也看不見真相。

    “二太子以答應幫助你們母子為由,欺騙救子心切的子夜元君道出了你的藏身之處,然而二太子卻出爾反爾,將你捉去禁入壺中天誅殺,而后,更是親手殺了你的娘親。你一點都不恨嗎?你不為你自己不平,血濃于水,難道你就不為你的娘親平這一口怨氣嗎?她當初誓死也要保護你,甚至背叛自己的神格,浴血屠殺天宮。”

    魔尊徐徐起身,平靜的走向林蘇青去,他的腳步很忙,言語中也盡顯語重心長。問道:“不論怎樣,子夜元君還是護住了你,讓你活下來了,不是嗎?可惜她……再也回不來了。”

    見林蘇青依然沉默,甚至沒有預料之中的任何反應,魔尊與離鴉都疑惑了,莫非這小子已然忘情?

    “你若想復仇,本尊可助你一臂之力,若你不愿復仇……”

    “為何不復。”林蘇青倏然抬頭詭異笑道,一雙瑩亮的眼眸,透著血紅。

    突如其來的變化,魔尊與離鴉卻是不約而同,相視欣慰一笑——“恭迎大帝。”

    “這凡小子的定力太也遜色,三言兩語便失去了神志。”林蘇青滿目狠絕,一身殺戾,“本座還以為須得多糾纏幾番,呵。”

    屬下聽聞——這小子一直陷在自己身世的困惑之中,執念早已深種,已是心神俱疲。”離鴉上前諂媚的奉承道,“不過,就算他意志堅定,可是身在屬下這隕仙陣之中,量他也撐不了多余的時辰。”

    “隕仙陣?”林蘇青……或許不能稱他為林蘇青了,他看著自己雙腿上纏綁的火焰藤蔓逐漸褪去,潛入地底。在它們潛去的時候,方圓百米內,地面如龜裂,處處是數不清咒文與數不清的陣眼,咒文連著陣眼,陣眼連著咒文。這是由成千上百的陣法連結成的一個大陣,而他則身處于陣中之陣,眼中之眼。

    他更是看清楚了,魔尊方才的走動,每一步都開啟了一個陣。

    “回稟大帝,隕仙陣隨您離去后失傳了千百萬年,而屬下自幼研習陣法,后在尊上的指點下,于數百年間有幸破得了此陣。”離鴉抱拳躬身,諂媚至極。嗓音更為尖利,更為嘶啞。那種喉嚨變成一絲縫隙,硬擠出的聲音,煞是刺耳。

    “你已習得哪層境界了?”

    “回稟大帝,即使是神仙困于此陣之中,也經不住半盞茶的時辰。”話剛出口,怕是被當成妄自尊大,離鴉趕緊將腰身躬得更深。

    魔尊大喜,當即一揮衣袖,呼喝來下屬:“恭迎大帝歸來!擺宴七天七夜!”

    “慢。”林蘇青的雙眸已經完全不見黑白,全然血色,嘴角勾出邪狷的笑意。

    ……

    林蘇青不見了。

    林蘇青在魔界。

    這兩個消息很快傳遍了三清墟,而在虞美人盛開的山坡上發現了林蘇青與魔族的蹤跡,更是傳得人人皆知。大家紛紛想起了那盞熄滅的長明燈,與那天不明女子所帶來的訊息……一時間猜測無數。

    此事,驚凌榜勝負已見分曉,夕夜揮舞著榜第一獨有的旗幟于人頭攢動,喧鬧不堪的人群中尋找著林蘇青的身影,卻是聽進了一耳朵污言穢語。

    他一把揪住了一名學子的衣襟質問道:“你說什么?你把方才的話再說一遍!”

    “不不是我說的,是、是巡查的師兄們說的。”那名學子見識過夕夜的厲害,被他一瞪,瑟瑟發抖。

    夕夜一把將旗幟丟給那學子:“幫你爺爺看著!”隨即撥開人群擠出去,試圖出去尋找。孰料剛一出門迎面便碰上了那三只眼的真君。

    那位真君正在厲聲下令:“任何學子不得踏出廣華殿半步!”眾天兵天將得令便立刻四散而去。

    “這里是三清墟,不是天界!你憑什么軟禁我們!”夕夜上去毫不客氣地問道。

    那三只眼的真君怒火大作,回頭一見是夕夜,才強行壓住不發作:“魔界即將來襲,這是在保護你們!”

    “魔界來襲?魔界為何來襲!”夕夜脫口就問,可是轉念之間他更要緊的林蘇青的安危,“你快讓開,我要出去找小青青!我的安危不需要你們掌握!”

    “休得胡鬧!”風聲鶴唳,外面已是草木皆兵。

    “既然有危險,我更得去把他找回來!”

    三只眼真君氣急登時將兩刃三叉戟往前一橫,攔住夕夜的去路:“你亦知曉此處乃是三清墟,不是你妖界,休怪本君沒有勸過你!”

    “你!”夕夜慍怒,迎著那兩刃三叉戟梗直了脖子,“怎么著?你要殺了我不成?!有本事你就殺了我!我看你天界有多大的能耐!”

    他話音剛落,便有一位額頭上生有螺旋狀白毫的尊者過來,笑吟吟道:“二位皆是一片好心,何故慪氣。”

    那三只眼神君登時羞得面紅耳赤,他亦知曉,這是尊者在幫他,畢竟,魔界即將來襲,若在此時得罪了妖界……只怕天界的處境難以回旋。

    夕夜也并非不識時務的愚蠢之輩,他見尊者打著圓場,與他沒有對立,連忙去套問道:“學生祈夜見過尊者。”禮數很是周到,“學生的好友林蘇青走失了,學生實在擔憂,想去尋找他的下落,可否得尊者準許?”

    他話音尚未落得干凈,遠方天際突然悶雷滾滾,漆黑的蒼穹,從天邊劈出血似的的閃電。

    驚雷大作,仿佛要將天蓋震裂。

    廣華殿內頓時嘈雜一片,哄哄鬧鬧的喊鬧著:“魔界來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