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294章 5味陳雜

  • 塵骨 - 第294章 5味陳雜字體大小: A+
     

    原來神仙的性命,似凡人一樣脆弱。這是林蘇青第一次看見子夜元君的面容,清麗柔弱卻又倔強無比。

    她為了愛情,不愿做什么,為了孩子,可以不要自己的性命……可是,子隱圣君明明有辦法幫她,卻為何不幫,是他的親姐姐不是嗎?

    林蘇青說不清楚自己此刻是怎樣的心情,心痛也悲傷,可是沒有流淚。他杵在遠處看著,看著殷紅的鮮血將潔白的雪地浸染,看著子隱圣君將子夜元君的頭摁入懷中抱著,親手殺了自己的姐姐,大約他也悲痛吧……

    此時,被烏云壓蓋得黑魆魆的蒼穹上,驟然出現了八顆巨星,與那顆懸息罰星遽然相會,旋即串連。

    剎那間,天上黑云翻卷,驚雷奔行;地上狂風大作,將參天大樹連根拔起。眨眼高山傾覆,坍塌成一片片亂石,大地頃刻裂開溝壑似乎要將塵世四分五裂。

    天幕之上斗轉星移,九星串聯之中赫然出現滾滾旋渦,那詭譎多變的黑色旋渦接天連地,旋渦之間更是轟雷掣電,驚險重重。

    飛沙走石天崩地裂間,林蘇青看見子隱圣君放下自己的劍后,皺緊眉頭拔出了子夜元君刺在他胸口的劍,他摟著子夜元君,將她的劍收在她的懷中,于她耳邊說著話,明明是耳語,可是離得很遠的林蘇青卻聽見了。

    他聽見子隱圣君對她道:“生死由命,我必須給蒼生一個交代。”聲音很輕,輕如風,涼如水。

    子隱圣君看著子夜元君的長劍,凝視著劍柄上鑲嵌的那一枚血色的神石,那石頭……林蘇青摸著自己的胸前正是先前子隱圣君贈與他,他一直掛在脖子上的這枚勾玉。

    只見子隱圣君手呈劍訣,隨手一劃,便將那枚神石從劍柄上剝離,恰是這時,天地劇烈震蕩,蒼穹之上九星飛轉,它們匯聚成一體,卻眨眼消失不見。

    頃刻黑云散去,雷電止息,天地又在瞬間恢復了一派清明。

    ……

    九星串聯的異象引來了無數的神兵戰將,他們齊刷刷落下,落在林蘇青的前面,落在子隱圣君的周邊,將他團團包圍。

    但林蘇青依然能穿過人群一眼看見其中,他親眼看見子夜元君化作了無數飛雪,與那些雪花一樣飄飛、飄飛,但是沒有一片落下,“她”消散了,憑空消散了,無根無牙,無影無形。就連那一地的鮮血,也如同浸透了雪地,浸透到雪地之下的泥土去了,鮮血也消失了痕跡……

    子隱圣君在無數神仙的注視中,拾起了兩把長劍,一把是他自己的,一把是子夜元君的。他就在無數雙神仙的眼睛中,立于懸崖峭壁之巔,單手各持著一把長劍,遠望前方,遠望著天涯海角。

    過了片刻,是那三只眼從神仙群中走出去,抱拳問道:“敢問圣君,那叛……那子夜元君身在何處。”

    子隱圣君淡然的轉身,掃視了一周,道:“無處不在。”

    隨即,他將子夜元君的長劍拋給了三只眼,道:“去復命吧。”

    他的聲音蕩徹于浩渺蒼穹之上,言語冷如秋水,仿佛連天地間拂過的清風,都要為此凝結成霜。

    這時,天邊雖大雪落下一位一身白色仙袍的神尊,他嘴角一勾,似笑非笑,是熟悉的聲音:“嘖嘖嘖,狠心吶,竟然親手誅了自己親姐姐的三魂七魄。嘖嘖嘖多大仇多大怨吶,居然連轉世輪回的余地也不留呀!狠心、狠心!嘖,實在是太狠心了,簡直是狠毒!”

    子隱圣君不發一語,轉身離去,是一如既往的平靜,一如既往的冷漠。于他身后,甩開是長空澄碧,萬里如洗。

    ……

    死了……

    “連輪回轉世的余地也不留……”

    林蘇青的腦海里反反復復回蕩著這句話,反反復復……

    死了……

    是……真真正正的死了。

    他突然淚眼朦朧,他抹了一把眼睛,連指縫都浸了淚水。奇怪,他明明不認識子夜元君,他為何如此悲痛。奇怪,子夜元君明明與他的娘親長得截然不同,他心里卻想大嚎一聲娘親……

    奇怪……奇怪……奇怪……

    莫名的,不解的,感到撕心裂肺。

    眼前迅速模糊,模糊成一片混沌,模糊得蒼茫一片霧白,看不清任何,看不清,陡然!眼前變得清晰,他正看著一面薄冰化成的鏡子,鏡中倒映的是他與魔尊,還有離鴉。

    他旋即環顧四周,四面都是冰鏡。他回來了。

    “想必你已經了解了。”魔尊的語氣聽上去亦有些沉重。

    林蘇青感覺胸口沉悶,他深呼吸一口,振作起來,貌似鎮定的問道:“閣下是何用意。”

    “呵呵,毛頭小子而已,倒頗有幾分你老子的風范。”魔尊冷哼一聲道,“就是不知你是當真沉得住氣,還是因為一星半點的小恩小惠,就令你將殺母之仇都抹得一干二凈了。”

    聽見“殺母之仇”四個字時,林蘇青額角的筋抽了一抽。

    “你是叫林蘇青,是吧。”魔尊詭異的笑了笑,貌似客氣道,“林蘇青小兄弟,你可想知道天界為何容不下你?”

    林蘇青已經猜到了,不過即使猜到了他也選擇不回答。他知道,在這種不清楚對方目的的情況下,保持獨立的思維,不被對方牽制,才對他自己最有利。

    然而魔尊像是早已經看穿了他似的,瞇著眼睛看著他,若有深意道:“你的母親是神域的子夜元君,你的父親是妖界的祈帝。雖說神域與妖界的結合對天界不利,不過神域又不止是丹穴山一處,這并不是你們母子必須死的主要緣故。”

    說得輕描淡寫,卻是別有用意。林蘇青知道,魔尊在引導他的思維,所以他努力保持著鎮靜,以令自己的心神不受影響,從而能夠冷靜而獨立的思考。可是……可是腦子偏是不由自主地就要去想。

    如果不是這個原因……

    那么……林蘇青思忖之際,面前魔尊倏然出手,屈指為劍抵在了他的腰腹處,道:“是這里,是因為這個緣故,所以天界畏懼你。但,并不是因為你有錯,而是因為你的出生令天界感到畏懼。”

    “那是……”與其突然明悟,倒不如愚鈍不知!林蘇青渾身一僵,難以置信得情緒失控渾身顫抖,魔尊知道他體內的另一個“他”,那個久違的、封印在他內心深處的那處“地獄”里的“他”。

    內心的那個“他”仿佛突然笑了一聲。林蘇青的腦海里全然是那滾滾的火山巖漿,那環繞著的十八般兵器上數不清的符咒,還有那火山洞口上封鎖的一條條數不清的鐵鏈,以及那鐵鏈上的無數道密密麻麻的符咒……

    眼見著林蘇青從鎮定到滿面震驚,魔尊卻不緊不慢地問道:“子夜元君所生出的不止是你,還有另一位,那位才是正主。”

    那就是說……那就是說……林蘇青不敢相信,身體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幾步,腿腳發抖,腳步都踉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