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293章 圖窮匕見

  • 塵骨 - 第293章 圖窮匕見字體大小: A+
     

    “開門見山?”那位魔尊皺了皺濃眉,本要斥他一句,忽然像是顧慮了什么,遂將火氣硬忍了回去。

    見魔尊的嘴角掛了下去,察言觀色的離鴉當即接話道:“若不是須得你自愿獻身,豈容你裝腔作勢。”

    “離鴉。”魔尊橫了一眼離鴉,接著看向林蘇青,他的嘴角微微勾了勾,“你身著鮫綃衣,是天瑞院的先生。”

    “不才正是。”

    “天瑞院修的是天理,那你可能算得出,那丹穴山的二太子為何如此袒護于你?”魔尊問道。

    林蘇青只能猜到魔界抓他來是因為那盞被他“熄滅”的不熄之火,是魔神蚩尤,或許……或許還與他內心深處所封鎖的那間“地獄”有關……那個仿佛來自地獄的可怖的聲音,他至今記憶猶新。

    卻完全不曾料想,魔尊開門見山的第一件事所問的居然與主上有關……

    “閣下既然如是問在下,想必在閣下的心中依然有了與在下不同的答案。”林蘇青笑了笑,捧手和氣道,“愿聞其詳。”

    “小子,你莫要狂。”

    “能在一界之尊的心中存著不可或缺的價值,是我的榮幸,因此才感到自豪。”如何掩飾自己的一無所知?便是連自己也利用自己的價值。

    在這邊的世界里,不怕被人利用,就怕自己毫無利用價值。否則便是死不足惜。

    魔尊詭異的笑道:“他人之言豈能輕信?不如你自己看吧。”

    一語言罷,四周的火墻驟然凍結成冰壁,寒冰瞬間破碎,碎片迅速又凝聚成四面鏡子似的冰面,倒映出他們三個身影。

    就在林蘇青觀察四周的變化時,離鴉悄然閃現在林蘇青的身后,伸手將他一推。林蘇青脊背一受力,頓時往前跌去,嗖的一聲,仿佛跌進了那些冰鏡之中。

    是的,他好不容易剛一站穩,便發現自己已經置身異處。

    是方才那片夢境里的冰天雪地,天地之間白雪皚皚,無邊無際,刺得林蘇青睜不開眼睛,迎面冷風如刀,割過面頰留下清晰的痛,此地寒冷徹骨。

    紛飛的大雪令視線模糊,林蘇青立在原地,轉身向四周張望察看,可惜哪里看上去都相似,就連天空也與地面呈一色,辨不清東西南北。唯有正前方斷了一處視線,令他看出了其中的不同——那里有一處小山坡。

    也正是看見了那處小山坡,林蘇青驀然感覺這里似乎有些熟悉,他似乎曾經來過。

    他小心翼翼地一步一試探的往那邊走去,越走越熟悉……轟隆!

    突然電閃雷鳴,雷神震耳欲聾的急驟落下,隨即,天際上驀然響起一道清冽的青年男子的聲音。

    “你已經無路可逃。”聲音平淡,卻氣勢逼人!

    白茫茫的天空倏然被黑暗侵染,只見無數烏云翻滾,呈壓頂之勢而來,天地之間變得陰暗晦冥。

    朗朗乾坤被洶涌的重云遮天蔽日,剎那天愁地慘,漆黑一片。

    抬首望去,驀然發現,在金烏高照的方位,不知何時出現了一顆如熊熊燃燒的火團似的懸息罰星。熒惑守心,天下必有大禍降臨。

    “你不是答應要幫我嗎?!”回答的是一名清麗的女子的聲音。

    這一男一女的聲音不是旁人,正出自子隱圣君與子夜元君!

    林蘇青顧不上任何,連忙朝那山坡直奔去。可是遠遠便被一道光墻阻隔,他只能極目遠望。

    依然看不清他們的面孔,卻見子隱圣君青絲凌亂,霜色衣衫上沾惹著斑駁的血跡,不過她身上沒有任何傷痕。

    “你數一數,統共殺了多少神仙。”主上一如往常,聲如清泉,波瀾不驚。

    原來全都是她殺過的神仙所濺上的血……林蘇青不禁心驚肉跳。

    他曾經在昆侖山的藏書里讀到過——被天神殺死的神仙,比凡人或妖魔被殺還要復雜許多。他們的魂魄無法直接歸去陰司,亦無法直接轉世投胎……他們死后的魂魄不得不歸于混沌,直至七七四十九天后才可重新凝聚整齊,凝聚齊全后還須得去人間輪回足足七世,那七世不在命理之中,因此,能否再重歸仙班,還得看那七世的造化……

    “你原本已經鑄下大錯,身負罪孽。而今又一路從天牢殺將而出,把九重三十六天屠盡了二十八層,使一百零八座天宮寶殿毀了七十一座……”子隱圣君難得有了情緒,他似乎在心痛,但心痛的不是那些被屠殺的神仙,也不是那些天宮寶殿。

    “不殺他們,我救不出我的孩子!”子夜元君這一聲道出,已是潸然淚下。

    林蘇青訝然,不禁回起方才的夢境……如果那場大夢與現實有關,那……那么他為何會夢到?難道是魔尊故意讓他夢到的?

    “不是我不幫你,是我不得不為族里,給天界一個交代。”子隱圣君攤開手遞給子夜元君一枚藥丸,“吃了它,隨我回去請罪。”

    “我耗費幾萬年修為將孩兒的靈魄提出封回我的腹內……你這個做舅父的,卻親手遞來一枚化魂丹?”

    子夜元君看著那枚丹藥,撫摸著她的腹部,欲哭已無淚。

    “天上一天,凡間一年,我懷胎三百余年,終于誕下。我的孩子,你的親外甥,他還沒有睜眼,如今就只剩下靈魄,你卻……你卻……我不吃!我也不跟你回去!”

    “你不吃,連你也要死。”

    “那就讓天尊連我的命也拿去!他是我的孩子,也是你的親人,你如何狠得下心腸?”子夜元君撕心裂肺道,“吃了丹藥,他便會化成一灘血水……就會灰飛魄散……再也救不了他……何其殘忍……”

    “你清楚,他的出生將帶來什么。”

    這一幕林蘇青感覺好似在哪里看過,他模模糊糊的有一點印象,他的腦海里突然閃出子夜元君的臉……

    她清麗的面容上掛著淚痕,晶瑩的淚水凝結在睫羽,微微一顫,便又是如珠滴落。

    “孩子分明沒有過錯,卻在尚未出生,就被定下命數。而我身為母親,卻無力去化解……”她只怪自己,費盡心機,終無法換給孩子一個活命的機會。

    她考量再三,將橫在身前的長劍放下,朝子隱圣君跪下,哀求道:“子隱,算我求你,我愿自碎魂魄,慰藉蒼生,只求你放過我的孩子。”

    “放過他,誰來放過蒼生。”

    ……

    真的極為熟悉,真的像是曾經見過……

    林蘇青仰望天際,看著那顆赤如烈火的懸息罰星,喃喃自語:“熒惑守心,大禍將至……”霎時,又聽子夜元君瘋狂的否認道:“不,不,不是的,這是一定帝君派人作的天象!這定然是假作的天象!不可能,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原來她也看見了天象。

    而在她情緒失控,似瘋似癲的時候,子隱圣君負手將長劍收在身后,朝子夜元君走去。就在即將接近時,猛地被回過神來的子夜元君發覺,她怛然失色,當即執劍刺出,快得轉瞬即逝,再看見時,它已經刺中了正欲彎腰去扶她的子隱圣君,恰恰是刺中了心口。

    “你……你為何不躲?”

    子隱圣君沒有回答,卻是突然!就在一眨眼!他倒握劍柄向上一提,刎了子夜元君的脖子……

    猝不及防,她絕望的、難以置信的瞪大了雙眸,直到明亮的光采漸漸黯淡……她倒在子隱圣君的懷里,鮮血無聲無息的將白皚皚的雪地染透……一片鮮紅在潔白的雪地上觸目驚心……

    “因為你必須死。”

    大雪如崩,冷風如刀,掩去了子隱圣君的聲音和他與子夜元君的身影。

    ……

    林蘇青驚呆了,他愕住了,不由自主地張大了嘴,莫名想大吼,卻半天發不出一點聲音。許久,許久后只有一個字從他干澀的喉嚨里艱難的沙啞的擠出來……

    “娘……”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