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292章 世間難逃1個欲

  • 塵骨 - 第292章 世間難逃1個欲字體大小: A+
     

    子夜元君的聲音極其清冽,只比二太子子隱圣君多一分柔情,也多一分凄然。

    她沒有再說話,林蘇青卻能感覺出她很急切,也很慌張,仿佛在警惕著什么。

    然而沒有人應答她,為何沒有人應答?丹穴山的子夜元君、天瑞院的掌院先生……她在求誰呢?這般絕望的求著……

    “我求求你……”絕望的哽咽聲,極度的悲痛,聽得林蘇青也痛心入骨。

    “你乃先祖托生,你若執意要救他,沒有誰能阻止!求求你,我求求你……救他好不好……”

    誰曾想,堂堂子夜元君泣不成聲。

    先祖托生……林蘇青默默念到……不就是主上——二太子子隱圣君……能令子夜元君如此哀求,她到底要救誰?

    “你亦知曉子隱乃是你鳳凰一脈的先祖托生,那你為何還要執意生下這個孽種。”

    是……白澤神尊的聲音。林蘇青無法睜眼看見周圍,卻能感覺到白澤神尊好像是現在才出現,方才在子夜元君哀求子隱圣君的時候,他并不在。

    “你怎樣也是一位神尊,該是知曉其中的利害。你莫要再為難子隱。”昔日紈绔不羈的白澤神尊,竟然如此嚴肅。

    “我自出生便不得不以自身做陣眼,三魂七魄皆是陣法,我能封印住他,為何我的孩子不能?!”子夜元君是要救她的孩子么……

    “你的父君是天之四靈之一的朱雀靈尊,母后是丹穴山女帝洛蕖神尊,如何能比?”

    “如何不能比?!”子夜元君毫不猶豫地反駁白澤神尊道。

    “你莫要忘了你身為神族的使命!”

    “我的孩子難道沒有神族血脈?!”

    “你當初就應該想到如今這個后果。”

    “我當初就沒有想再繼續做神仙。”

    “你要背叛自己的族民,背叛自己的先祖嗎?”

    “那又如何?我首先是我自己,其次才是神仙。我為何不能為了自己自私一回?況且,是我背叛先祖,幾時輪到你來替我感到蒙羞?”

    “你……你簡直冥頑不靈!”

    子夜元君與白澤神尊你來我往的爭論不休,一直沉默的子隱圣君清冷的聲音一出,聲音清幽,卻一句便將他們激烈的爭吵截斷。

    “救他,你會死。”

    “死亦何妨?”咚的一聲仿佛是子夜元君猛地跪下,林蘇青拼了命想在這“夢境”中睜開雙眼看清楚他們,卻始終模糊不清,只模模糊糊看到了她一點影子,眼皮又如同鉛石般沉重的閉上。

    她泣道:“子隱,我求你,只要你肯救他,縱使灰飛煙滅我也甘愿。”

    白澤神尊一口氣郁結在胸中,沉悶地嘆道:“子隱,你不可心軟。”

    “他在何處。”子隱圣君的語氣始終波瀾不驚,聽不出他的任何情緒,大約是因為子夜元君的遲疑,他接著道,“你若擔心我是去殺他,不說也罷。”

    ……

    呼啦,一道火焰驟然燒起的聲音,熄滅了林蘇青的夢境。

    他猛地清醒過來,他知道這次是真正的“夢”醒了,假如此時睜眼便能真正的睜開雙眼。不過他沒有立即睜開,而是用耳朵與感知,去觀察周圍的動靜。

    “昏過去了?”

    “回稟尊上,小的們做事馬虎,不過只用了一炷香的毒,早該醒了,是他自己又睡了一炷香的時辰。”是那細長尖銳的聲音,是離鴉,他的聲音叫人難以忘記。

    林蘇青一邊聽著耳邊的動靜,一邊于心中暗忖。這么說,已經在魔界了……

    “讓他醒。”

    “喏。”

    不必離鴉動手,林蘇青趕忙佯裝伸展懶腰,睜開眼來。他借故打起哈欠,偷偷觀察著幻境。

    與猜想之中不同的是,魔界并非暗黑得陰森可怖,更不似影視劇與小說中所描述的那般終日生活在暗無天日的山洞內。

    相反,魔界極其的富麗堂皇,直比天帝的凌霄寶殿更要金碧輝煌。

    這里不僅光彩奪目,甚至仙霧繚繞。以珊瑚做窗,以水晶做簾,滿園花圃種著奇花異草,琉璃玉翠為瓦,黃金為漆,銀磚為地。

    院中水池里飄來香醇美酒味,池內漂浮著金杯銀盞翡翠盤,泡著抱琴半遮身的美人,亦有輕紗加身者、捧花掩面者……一個個如花萼潔白,如玉瓷剔透……

    可謂無比榮華,無比壯觀。

    原來,入魔即是縱欲。

    東方琉璃界太上忘情,西方極樂界六根清凈,而在這里,在這人神共憤的魔界,秉持著七情六欲原是根本,所以意欲如何便是如何。

    沉迷,是入魔;放縱,亦是入魔。時清醒,也迷亂,一副軀體由理智支配,也縱容欲望支配。

    自甘墮落也好,癡迷爭奪也罷,在魔界不存在欲望。如果快樂源自釋放,便無盡的釋放;如果快樂來自獲取,便無盡的獲取,

    沒有想要而得不到的,沒有想做而無法做的,欲望便等同于沒有欲望。于是許多魔族開始懷疑生存的意義,他們也像那些天界神界的尊者們一樣,開始探尋自身的價值。

    為所欲為,也是另一種純粹的生活方式。

    不過,林蘇青只能看見那些酒池肉林,和浮靡奢華。因為當那位魔尊隨意一抬手,轟得一聲一面火墻拔地升起,陸陸續續又是幾面火墻,將他們包圍其中,在看不見火墻之外的奢靡。

    與他在墻內的,只有離鴉,與那位格外挺拔魁梧的人,那便是魔尊,但他更像是神尊。

    他神采英拔,氣宇軒昂,只眉心一點火焰,沿著劍眉燃至鬢角,與那雙血紅的眸子,令他看起來有些邪魔的意味。

    他一身玄墨黑袍,鎏金邊鑲血石繡暗紋,大氣磅礴。只聽聞第一位魔尊原是一位神尊,不知是否正是眼前這位。

    “若不是你熄滅了那盞燈,還不知道居然就是你。”魔尊濃黑的眉毛壓著眼睛,眸光深邃而不可測。

    “難怪那丹穴山的二太子要千方百計的保你。”

    離鴉見魔尊說話時,林蘇青慢條斯理的從地上起來,他腳下一踩,啟動了陣法,林蘇青的腳下立刻竄出無數道火焰似的藤蔓,將他的雙腿死死纏繞。

    “呵呵~不要動,你不動,它們就不會傷到你~”離鴉陰笑道。

    “那就開門見山吧。”林蘇青鎮定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