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283章 強與弱,只是單方面對比

  • 塵骨 - 第283章 強與弱,只是單方面對比字體大小: A+
     

    “這個說來復雜了,要從許久前說起了,浪費口舌,懶得說。”狗子撇了撇他,懶得連呼吸都嫌費勁。

    “我記得你曾提過幽冥界的事情。”林蘇青回想起先前在靈泉蘇醒后,去平遠寺的路上狗子提起過的一些事情,“人死了、妖死了,皆是歸去幽冥界。而,凡人在凡界;妖,乃妖界;幽冥,乃幽冥界。”

    “嗯嗯,是這樣沒錯。”狗子閉著眼睛點頭稱是。

    林蘇青繼續捋道:“凡界與幽冥界服從于天界,受天界管轄。”

    “嗯嗯是的沒錯。”

    “然,天界忌憚妖界。”林蘇青此言一出,狗子剎那睜眼,“凡人太脆弱了,凡界不比也罷了。神域超然于世外,也不比在其中。那么我認為,天界、妖界、魔界,這三界可以算是平起平坐,我這樣認為算對嗎?”

    “嗯……”狗子忖度著,它不是在想林蘇青說得是否正確,而是在想當說不當說,它想了想還是點頭了,“嗯是這樣沒錯。”

    “可是,妖界的妖死了也是歸去幽冥啊,那么幽冥界何以落得個天界的附屬界了?”

    狗子的眼睛瞇了起來:“你這人嘴真毒。不過這個“落得”兩字毒得很到位。”

    “我只是想打開你的話匣子。”林蘇青笑笑道。

    “幽冥界啊,它曾經是第四界。”狗子覷了林蘇青一眼,步子邁得慢了下來,小短腿兒前前后后走起來,整只身子顛顛兒的小跑著。

    “所謂四界即為——天界、妖界、幽冥界、凡界。那時候那位神尊還未入魔,沒有魔界。”狗子邊說邊不時的偏過頭望一眼林蘇青,下意識地還當他是曾經那個懵懂傻小子,“如你所言,凡界脆弱貧窮,十分落后,后來他們歸順于天界,求天界幫扶。于是天界便不時派神仙下凡幫助凡界推演,譬如一代一代的金龍皇帝、一朝一朝的文臣武將,一輪一輪的才子佳人……其實早就在司命星君的薄子上寫好的,該是誰下凡便是誰下凡。”

    “可是幽冥界不同,幽冥界在凡人的心中是可怖的,是與他們所害怕的死亡沾邊的,比不了天界金燦燦的偉岸形象。他們憧憬向往著神仙,畏懼抗拒著鬼魂,所以幽冥界在那時候,不比如今的魔界招待見。”

    狗子一本正經的講述著來龍去脈。

    “真真兒是一個天一個地。可是盡管凡人脆弱且不堪一擊,但無論是哪一界,都離不開凡人為作為基底支撐。于是幽冥界便與天界達成了同盟,從而幽冥界也多了許多鬼神,譬如幽夢的父母幽冥雙神,曾經可是人人畏懼的幽冥雙煞。”

    林蘇青笑著看了看狗子,它果然越說越想說,起了勁頭。

    “可是天界多卑鄙啊,呃……我是說天界多聰明,多智謀。”狗子閃了舌頭,“現如今的幽冥界,那些個在位的官職,哪個不是聽奉于天界,要么就是天界直接調派去的,幽冥界啊早就已經只剩下個空架子咯。”

    “那么,我是否可以理解為,若不是當初的那位神尊墮入魔道,到如今便是天界與妖界二分天下?”

    “不不不。”連連點頭的狗子猛地連連搖頭,“只要凡界還在天界手里,妖界就分不了天下。所以啊局勢只能這么看——倘如沒有魔界,便是天界一界獨大,但妖界能打垮天界。”

    “怎么說?”這說法不是前后矛盾嗎?不懂這些紛爭的林蘇青,一時想不明白。

    狗子瞅了他一眼,眼神頗藐視他,勉為其難的解釋道:“如果一個人,他渾身流膿長瘡,奇癢無比,疼痛難耐,腸穿肚爛,神智失常,且隔三差五來一場奪命的大病,可是這個人他始終活著。”

    “那倒是,不如死了。”

    “就是這么個意思。”狗子點頭道。

    “這么說,如今實力最鼎盛的是妖界……”林蘇青捋著前后獲知的訊息與線索,揣摩著這方世界的面貌。

    “要不然靈太……”

    林蘇青一個眼神過去,狗子霎時住了嘴:“我什么也沒說,我剛才放了一個屁。”

    “要不然靈太子怎么會死呢……”林蘇青瞇著眼睛饒有深意的看著狗子,將它的話補齊,見它被看得心虛,林蘇青繼續看著前方走著。

    邊走邊說道:“妖界的帝君祈帝,愛慕子夜元君,而子夜元君因為種種原因逝世了。這其中的原因,莫非就是丹穴山提不得的禁忌?”

    林蘇青戛然止步:“難道是……怕妖界與神域聯合。”

    “是你說的,可不是我說的。”狗子心虛得眼珠子溜來溜去,“我可沒說啊,我一個字也沒說。”

    林蘇青緊緊地打量著狗子,目光如炬,洞若觀火,狗子是本著讓他知曉的心,狗子想讓他知道。因為如果不想讓他知道,以狗子的性情,它早就編排的幌子將他繞過去了。

    如是想來,自從他定下了來三清墟,狗子便再也沒有阻止過他調查真相。甚至有時候還順勢助他一臂之力……

    “是主上的意思?”他驀然問道。

    狗子瞥了瞥他,撅著嘴道:“這也是你說的,我可沒說啊。”

    既然不承認,便不再追究,心照不宣。林蘇青付之一笑,琢磨起方才的推測來。倘若推測如實,而子夜元君的確辭世了,那么便是坐實子夜元君對妖界祈帝屬了情,二者兩情相悅……那么……

    “子夜元君的死……與天界有關。”林蘇青的步子又是一頓,“不……”他立刻反駁了自己,妖界怕是也不會贊同這樁戀情,神域畢竟與天界根生一門,何況神域強勢,恐怕妖界不免擔憂自己被天界統治。

    林蘇青猛地想起那日在客棧內,狗子憋不住刺的夕夜的那一句——“如果不是因為你娘,她也不會死。”

    還有夕夜的那句——“會打破天下的平衡,失去平衡,可能會造成萬物覆滅,重新輪回。”

    “謀殺!”林蘇青的腦子里突然想到這二字,“可是,不合適的戀情,從古至今,拆散過多少對,為了維穩,拆散不就是了?何故殺害?何況……死的是神域的天神……”

    見林蘇青是不是自言自語嘀嘀咕咕,狗子嘆了口氣,頓下腳步,堵在他腳前,坐穩后抬起頭凝望著他,鄭重其事道:“林蘇青,有一句話我想說很久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