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282章 撥開云霧

  • 塵骨 - 第282章 撥開云霧字體大小: A+
     

    談話間狗子那對毛絨絨的腦袋上所豎立的耳朵,不時地機敏的向后撇了又撇,同時它問林素清道:“那你打算如何忽悠?”

    “對于夕夜的性情,拐彎抹角易被他識破,不好。當然是——單刀直入了。”林蘇青說話時,貌似不經意地向狗子的耳朵所撇去的方向掃了一眼,“直接問他究竟認識不認識幽夢。”

    “不過說來,早前就有奇怪了。”林蘇青再次掃了一眼狗子耳朵撇過的方向,語氣如常,“幽夢再如何絕對談不上丑,可‘初次’見面后夕夜就叫她丑八怪,嘶~怕不是他與幽夢有恩怨舊仇?”

    “哦~”狗子意味深長的應道,迎合時它的耳朵撇了撇便停罷了,只是如常般靜靜地豎著,接著它就地一趴,發懶道:“已經走了。”

    林蘇青聞言斜眸看向后窗外的那棵枝繁葉茂的大樹,臨近窗口有一些細小薄軟的枝葉無風也晃動。

    “你幾時發現洛洛在暗中跟蹤你的?”狗子抬起爪爪掩著嘴打起困倦的哈欠問道。

    “剛剛。”林蘇青目光盯著供臺上的那盞看起來毫無生氣的長明燈,寂滅的燈盞與熱鬧的紅色桌面對比鮮明,“我起先是隨口蒙的。”

    “這都能讓你蒙對。”狗子眨巴著溜圓的眼睛,忖了忖后道,“還是洛洛沒有按捺住。可是,奇怪呀,她可是刺客,刺客的基底就是忍耐啊。”

    “這不側面證明了,洛洛跟蹤我的緣由對她來說事關重大嗎?”林蘇青微微含笑道,“洛洛恐怕早就想揪出我的身份了。”

    “嗨呀哈哈哈哈,那你開心了,不止是你想弄清楚這個‘謎團’了。”狗子故意打趣他。

    “那是,比起你們早就知曉真情卻偏是要隱瞞于我,洛洛簡直太可愛了。”言雖如此,可是林蘇青真正感慨的卻不是如此,“洛洛可是我破解迷題的關鍵啊。”

    狗子突發奇想,一個機靈做起來,眸子里閃著雞賊的小光:“那我要不要幫你增加一下難度?”

    “我聽說這個季節燉一鍋狗肉,單是聞一聞都能大補。”林蘇青揚著一側眉毛挑眼看去,“嘶~我要不要將這個方子告訴給夕夜呢?或者……同時放風給其他宗院的學子們……有福同……”

    “補你一臉粑粑!狗屎你補不補!”狗子氣得一口粗氣甩林蘇青一臉鼻涕點子。

    林蘇青淡定抹去一臉鼻涕星,笑了笑不說話。

    “對了。”狗子瞅了瞅他,問道:“空穴來風必有因,你總不能是突發奇想去蒙洛洛吧。”

    “他方才的確是試探著蒙的,也的確并未確定洛洛真的在跟蹤他。起初,不過是猜測。”林蘇青回想起先前去三清殿時候,“料想我有危險,夕夜威脅了姑獲鳥來助我。”

    “姑獲鳥?”狗子想了想,“那又如何?姑獲鳥不是你的法器嗎,她去是應該的啊。”

    “可是,以夕夜的性情……?”林蘇青回眸示意狗子往下分析。

    “對啊!”狗子豁然開朗,“應該是洛洛!”

    “除非他當時沒有找到洛洛。”林蘇青接道。

    狗子當即再接道:“或許洛洛尋了理由臨時離開,因此即使知道夕夜在找她,即使她就在邊上,她也不會出現。”

    出現的后果肯定與平時林蘇青忽悠夕夜不同的。

    林蘇青打量了狗子一眼,道:“原本應該保護夕夜的洛洛卻在暗中跟蹤我,而原本應該多留意我安危的你,卻在暗中跟蹤洛洛。”說完他別有深意的一笑。

    狗子一句話噎在喉嚨里,它本想狡辯——“我跟她不就是在跟你”,轉念一想,實在蒼白無力。

    “這么說來,洛洛果真是關鍵。”

    狗子聞言抬頭一見林蘇青轉身即走,它連忙起身跟去問道:“你去哪兒?”

    “找夕夜。”

    ……

    他們抵達時,夕夜正在圓環廣場之上的圓臺上與一名天修院的學子交手,精彩過罷了,等到那名天修院學子認輸下了圓臺,狗子側首看了看林蘇青:“何時問?”

    “正在問。”林蘇青專注的看著圓臺之上的夕夜,當夕夜的目光在底下的人群里掃尋接下來的對手時,一眼看見了身著月白色鮫綃衣扎在人群之中的林蘇青,他驚喜地朝著林蘇青大揮雙臂。

    狗子一臉茫然的看著,什么正在問?怎么問?如何問?

    林蘇青點了點頭算是回應了夕夜的招呼,而這時又一名天修院學子飛上了圓臺。待他們交手過半,狗子還是沒想清楚林蘇青所謂的“正在問”是什么意思,然而這時,幽夢來了。

    遠遠便聽見獻殷勤的學子們此起彼伏的為幽夢讓位,比看圓臺之上的比試還用心。

    “哎喲幽夢師姐來了!”

    “快讓讓!幽夢師姐來了!”

    一片騷|動中,林蘇青始終目不轉睛地緊盯著圓臺之上的夕夜,顯然圓臺之上能察覺底下的動亂,夕夜與那名天修院的學子不約而同地轉頭往下眺了一眼,只不過,他們的眼神各有不同。

    “問完了。”

    趁著幽夢還沒看見他,他轉身便走,狗子扭頭遠遠望了一眼紛紛圍繞向幽夢的人群,緊忙回身去追林蘇青:“這就問完了?我沒見你問吶!”

    “夕夜與幽夢沒有恩怨舊仇,他也是剛認識幽夢。”林蘇青邊走邊說道。

    “什么?什么意思?”狗子茫然,想起方才到底是什么緩解它錯過了?

    “就是這個意思。”林蘇青腳步很快,逃也似的三步并作兩步的走著,追得狗子的小短腿兒飛快倒騰,“你趕著投胎啊走這么快!”

    “差不多吧。”林蘇青玩笑道,但腳步不曾停頓,反而越發的快。

    狗子恍有所悟,緊跑兩步追到他邊上,扭著脖子問他:“你是在躲那個幽夢?你躲她作甚?哦~她是不是喜歡你?誒這一點我們很像啊,哈哈哈哈誒誒主上也是如此,你是不曉得主上每回去天界時,都要躲著那凌霄仙子。想不到吧,哈哈哈哈哈咱們主上也有難辦的對手。”

    莫名戳中了狗子的話匣子,它一說就停不下來了。

    “那個幽夢你喜歡嗎?我瞧你倆挺般配,不過我想不明白幽夢怎么會喜歡你呢?她可是幽冥雙神的獨生女,多少神仙都求而不得,就算是神域的貴公子,她也從未高看一眼。聽說,她還是三清墟本屆學中的前三甲。”狗子越說越起勁,“誒誒誒,你倆若是成了,也挺好的。”

    “怎么說?”林蘇青聽著,其中仿佛有線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