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277章 世間巧合皆為宿命

  • 塵骨 - 第277章 世間巧合皆為宿命字體大小: A+
     

    幽夢所說的曾經,林蘇青完全不知情。在他自知的記憶力,他與幽夢的第一面是在前來三清墟的天梯上,所以,他是來到三清墟以后才認識的幽夢。

    “是嗎?”林蘇青活動著方才被皮鞭捆得發酸發脹的胳膊道,“既然你特地將我帶來此處,何不一次將話全說明白。”

    “你是真的一樣也不記得,還是只是不想記得我?”幽夢直勾勾地盯著林蘇青,向他走近去,“你曾經說,你有許多事情想忘也不想忘,不得不忘卻如何也忘不了。所以,你這是將前塵往事一了百了全部拋盡了嗎?”

    林蘇青有些恍惚,他結合自身,發覺幽夢說得可能有一定的道理,或許他真的是因為想忘記什么都全都忘掉了,包括他原來的身份。

    “既然我已經什么也想不起來了,又如何確定你說的全部都是真的?”

    “你覺得我會同你開玩笑?”幽夢反問道。

    幽夢不茍言笑,氛圍頗為嚴肅,林蘇青舒解的笑道:“玩笑你不一定會開,但陷阱……哈哈你說不準。”

    “所以詭計多端是我在你心中的印象?”

    “幽夢姑娘,我一直覺得你十有八九是認錯人了。”面無表情的幽夢看起來十分莊肅,令林蘇青都不好再笑對她,唯恐顯得他孟浪。

    “你覺得我不配?”幽夢揚起小巧的下巴問他,傲氣與狠厲兼具。

    “不是。”

    幽夢目光逼人,腳步也逼上前來,昂首挺胸,幾乎只隔著一線的距離便貼上了林蘇青:“你看不上我?”

    “不是。”

    幽夢以眼神嚴厲的質問,她很認真的對待,林蘇青覺得也應該很認真的回答,于是他收起了方才的笑意,不過他不能太嚴肅,怕拂了小姑娘的面子傷害了她的心。

    于是好言相勸道:“無論你在我看來是什么印象,都不是你在所要嫁的那個人心中的印象。你的確是認錯人了。”

    幽夢堅定不移地注視著他,有堅持、有質問、亦有憤怒。林蘇青也不躲她,任幽夢看的同時,他也注視著她,雖然立場堅毅,但很溫和。

    彼此都沉默,一縷風繾綣卷過,虞美人微微晃動,一地鮮紅似血的紅花像擠來擠去的看熱鬧。

    “你確定我們要一直處在這片毒花之中嗎?”林蘇青忽而問道。

    卻是這一問,幽夢眸子倏然動了動,未料想她輕輕低了低頭,旋即又昂起臉看著他,神情依然一絲不茍,卻比先前和緩。

    “那日,我在此地誤食虞美人花毒,你救醒我之后也曾這般說過。”幽夢一板一眼道,“與那日,一字不差。”

    林蘇青訝然,天底下竟還有這樣巧的事情?而他一閃而過的驚訝,卻被幽夢錯當成了即將被拆穿的心虛。

    “那年我六歲。”幽夢看向林蘇青目光仿佛忽然點燃了一點星火,忽然有了除了狠與嚴厲以外的神采。

    那是幽夢的少女心事。她六歲那年,駕馭飛鷹落到了此地,見一地紅火的虞美人妍麗奪目,歡喜不已。那是她第一次看見這樣的花草,她即刻想到了曾經見過的映山紅,與這些一樣,也是開得漫山遍野。

    不過,映山紅是與綠葉相依偎的,而虞美人煢煢孑立于窄小的綠葉之上。念它們十分相像,于是便采摘了虞美人去嘗。

    她的嘗與平常人的嘗是不一樣的,因為她自幼學習醫藥,修的也是相關的功法,所以她的一嘗,便是嘗出其中的藥性,有益或是有害。而恰恰她天生對毒素敏感,能夠輕易試出有毒的成分,可是她畢竟才六歲,無論是體質還是根基,都還孱弱,因此不幸中了虞美人的毒,昏迷了過去。

    而后便是他,眼前這個模樣的人,出現救醒了她。

    她至今印象深刻——那天的他一襲素衣白袍,卻是亮得刺眼。在剛解開毒時,她醒了一瞬間便昏睡了過去,終于睡醒后睜開眼時,已經是落日熔金。

    他就立在身邊,手持一片蜂斗葉,替她遮下一片陰影足以安睡。她永遠記得,他一直深沉地凝望著天邊,看著云舒霞蔚,衣袍因風獵獵翻卷,似飄飄欲飛。當鳧雁掠過天際,長鳴也因他而倍顯孤單與落寞。

    他說,他與他的愛人初遇時,也是在這里,那日他的愛人飲醉了青竹酒躺在綠草茵茵之上午睡,從日上三桿,睡到余霞成綺。

    后來,幽夢才明白了,映山紅與虞美人雖然一樣開得漫山遍野,然而不同的是,映山紅即使只有少少的幾株也能開得熱熱鬧鬧;而虞美人,即使盛開得再繁多,即使盛放得再絢爛,一地鮮紅也如一地蒼白。

    “你看清楚他的面容了嗎?”林蘇青問幽夢。

    幽夢的眼神已經回答了他,多此一問:“不就是你嗎。”

    “真的不是我。”林蘇青一字一點頭,鄭重其事。

    “倘若是你,你會救嗎?”幽夢的雙眸如鎖定獵物般鎖定著林蘇青,等待他作答。

    “會吧。”林蘇青道,“畢竟才六歲的小孩子,若是被猛獸叼走了,可憐又可惜。”

    “你還說不是你。”幽夢忽然有些激動,聲音與臉色都失了嚴肅,“一字不差。”

    林蘇青愕了……這么巧?難道說他當真是幽夢所說的那個人?也當真如幽夢所猜失憶了?

    可是……是真是假,哪敢憑幽夢一口之言?

    “巧合罷了。”林蘇青溫和一笑。

    “世間沒有那么多湊巧的事情。”幽夢卻全然不信。

    林蘇青見她鉆入了自己的牛角尖不放,只得改口道:“即使不是巧合,六歲小孩子的話語,也不能當真。”

    幽夢卻是慍怒:“休拿我與普通人做比較,我與他們不一樣。”

    呼啦!

    林中驟然驚起一陣飛鳥,倉皇而逃。

    “嘻嘻!找到了~”旋即便傳出一道尖銳而又嘶啞的聲音,像是嗓子眼被拉扯得只剩下狹窄如發絲的縫隙,聲音是從那縫隙之中硬擠出來的似的。

    聽聲音,來者不善!林蘇青下意識地循聲轉過身,將幽夢護在身后,追尋著那直沖而來的氣息,提高警惕的防備。

    只見有三道黑影,自叢林之中竄上天際,披著紅霞,如鬼魅般急急掠來。

    這里不在三清墟內,狗子與夕夜也不在身側,“少時你見機逃走,不要回頭。”林蘇青低聲囑咐道。

    “逃?”幽夢蹙眉,她的一生里沒有“逃”這個字。

    “來者煞氣深重,恐怕不是對手。”

    幽夢頓時怔愣:“那你呢?”

    “不用管我。”

    幽夢又是一怔。

    霎時,那三道黑影越奔越近,伴隨著猖狂放肆的笑聲。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