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273章 有情飲水飽

  • 塵骨 - 第273章 有情飲水飽字體大小: A+
     

    回去的途中,陣法無一觸動,猶如普通的石階,普通的索道,這一趟他不算白來,收獲有三。其一,三清尊者對他的態度很微妙,無論是判他破例免試入學,還是來時的考驗,都是與他為難,然后見面時,卻與猜測之中的有所不同;其二,他得了一個去天修院蹭課的機會,這個機會看如何去想,對他亦是有利也有弊。他若是去,就能跟一些正軌的課程,以提升修為,但他去了,相應的恐怕要承接更多的非議。假若單單只是非議便罷了,只怕福禍難料。

    而其三,很重要,他看見了那只仙鶴,那個牙印不會錯,除非真有那般湊巧,還有哪只恰恰也被咬了腿。

    那仙鶴信使所傳達的是天尊的旨意,那是令神域的儲君二太子也不得不給情面的旨意。它現在在三清墟,那么,它帶給三清墟的旨意是什么?莫非三清墟的尊者們是因為仙鶴的出現而臨時改變了傳召他的目的?

    假如是因為仙鶴,那便是因為天尊,那……便是天尊有意如此安排?而非三清墟?那三清墟原先是打算如何處置?

    ……

    好不容易稍微捋清楚了一些脈絡,卻因為這只仙鶴的出現,忽然又添了一個結。

    他回來時心事重重,沒有說與狗子,也沒有說于翼翼,托辭有些累,便徑直回到位于紫水閣的寢室休息。

    一切比他所猜想的還要復雜千百倍,他需要靜下心來梳理梳理,接下來當如何走。畢竟,他的性命尚且不在自己的手中,并非他想安分守己那些握著他命脈的神仙就愿意放過他。

    眼見著日薄西山,眼見著廣寒高掛,眼見著晨光微熹,金烏初露……而狗子嚴正以待的魔界卻始終沒有露面。

    這又為他添了話柄,都以為他急切地想出風頭,于是設計誆騙了眾人。說來說去沒有一句好話。

    ……

    “小青青!”夕夜端著一口海碗就奔來了天瑞院,海碗之上還倒扣著一只,他雙手捧著,以大拇指摁得緊緊的,生怕里頭有一絲兒熱氣偷跑了,“吃飯啦!”

    他一腳踹開林蘇青的房門,大步流星的進去,用頭鉆開隔著內室的帳幔,竄了進去。室內林蘇秦剛洗漱完畢,正以濕潤的布帕擦了擦鬢角使碎發服帖,不緊不慢地一邊擦著手心手背,一邊應著夕夜的動靜轉身。

    夕夜將碗往桌上一頓,揭了蓋子,熱氣騰騰迷得看不清他的臉,但憑他無比歡愉的聲音也能想到他眉開眼笑的神情:“吃飯!你瞧我給你打了什么!”

    林蘇青看了一眼窗外,這會兒晨霧都尚未散盡。他放下布帕,向夕夜走去,問道:“你吃了什么?”

    “啊?我吃過了!”夕夜一愣,怎的小青青是這么問的,他隨即干脆一聲道:“同你一樣!”

    模模糊糊里見林蘇青沉默地立在他對面,始終不落座,他這才磨磨唧唧地從香噴噴熱騰騰的霧氣邊上探出臉來:“你這天瑞院不是沒有飯堂么……”

    見林蘇青依然肅著一張臉,他捧著碗又縮回來臉來,繼續被香熱的霧氣遮住,頗不情愿的承認道:“我不是怕被別的學子看見了,又起臟心眼兒編排你嘛。”

    “夕夜,謝謝你。但,這不是聰明的辦法。”林蘇青這才舒緩了眉頭落座,他將另一口空碗放到自己面前,從夕夜兩邊耳朵上取下別著的筷子,往空碗了分了一點點碗底,便將飯菜推給夕夜。

    與他玩笑道:“別的學子都是吃得滿飽的去攻擂爭榜,你卻空著肚子去守擂,難道人家會領你這個情?”

    “不需要他們領情,我隨隨便便就能將他們撂倒,誰也別想從我手里贏!”

    林蘇青無奈地看了他一眼,將大半碗飯菜推給他,道:“難不成你要一直餓到課業結束?”

    “我”

    “餓死的英雄……可不大光彩。”

    “那你呢?”夕夜伸長了脖子望了一望林蘇青的碗,就那么一口,當即把碗退回給他,“你都吃了吧,你趕緊吃完,我去還碗時還能吃呢。”

    “你還能吃別人剩下的?”不必想林蘇青也知道,這碗飯菜絕對是天修院的飯堂里打頭的第一份。

    看夕夜倔得厲害,林蘇青將筷子放在夕夜的那口碗上,鄭重道:“以后,我去天修院上課,也去天修院的飯堂用餐。”

    “誒?”夕夜聽得發懵。

    “是三清尊者特許的。”林蘇青道,其實他原本并不打算去天修院招惹是非,可是夕夜如此這般,恐怕他就是不去,是非口舌也不會變少。

    “又是特例?”夕夜擰著眉頭,不是預料的高興:“三清墟是在故意整蠱你吧?予下兩次特例,其他學子不得鬧炸鍋了?這哪是讓你去上課,這是讓你去跳坑啊!”

    “總之我會去。你快吃完做你的要緊事去。”林蘇青儼然一副家長架勢,夕夜抿了抿嘴角,不情不愿地才開始扒起飯來。

    狗子這時打著哈欠慢慢吞吞地從床上爬下來,瞥了一眼夕夜,陰陽怪氣道:“哎呀~還是做神仙好呀~不怕口渴肚餓~喝口風都能神采奕奕~嘖~也難怪你父君要讓天帝允許妖族也能飛升位列仙班呢~”

    氣得夕夜狠狠地扒了兩口飯,假象吃的是眼前的狗肉。還是忍不住回它一句:“你得意什么,你喝風都能飽你就不得了啊,還不是四條腿走路。”

    狗子怒氣一堵,當即站起來:“兩條腿也行!”

    “呵。”夕夜翻著白眼扒飯,“傻狗。”

    ……

    “你們先吵著……”

    “你去哪兒?!”不等林蘇青后話,夕夜與狗子異口同聲地質問道。發現莫名默契了,彼此都嫌棄得不得了。

    林蘇青被叫得一頓,回身道:“我去紫霄閣看書參法。”

    “不吃飯啦?!”夕夜與狗子又是異口同聲,而后彼此嫌惡的相互剜了一眼。

    “心意已經飽了。”林蘇青玩笑道。

    “哦!我知道!”夕夜放了碗筷就起身蹦上去,“有情飲水飽!”

    “咳咳咳咳!”林蘇青登時被自己的一口唾沫嗆住,“這話不是這樣用的。”

    “用錯了嗎?沒錯呀!我們可是同生共死的兄弟!”

    “嗯……”好像也沒有錯,“是是是,你說得都對。”林蘇青敷衍道,“你吃完便去做你的正事,我若有事情需要你的幫忙,就會讓姑姑去找你。”

    “姑姑?姑姑是誰?”夕夜恍然大悟,“哦姑獲鳥?!哇,叫得這般親熱順口了!”

    “就是,至今還記不住本大人名字,時不時還喊一聲狗子呢。”狗子忽然與夕夜同一戰線。

    “……你們……真是十張嘴也說不過你倆。”林蘇青嘆道,“我先去了,不能讓客人久等了。”

    “有客人?!”夕夜與狗子一頭霧水,“誰?誰這么早?你怎么知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