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272章 以幻制幻

  • 塵骨 - 第272章 以幻制幻字體大小: A+
     

    歡迎您的光臨,請記住本站地址:,手機閱讀,以便隨時閱讀小說《塵骨》最新章節...
        

        他忖度片刻,抽出毫筆凌空畫下一只貍貓,筆起筆落,倏然一只黑貓乍現,立刻顯形矯捷的跳落在石階之。

        黑貓平靜而甜美的舔著爪爪和肉墊,然后刮了刮胡須蹭了蹭臉,忽然它起身走了兩步,并了幾層石階,背對著林蘇青坐下后,它扭過頭來安詳的舔著身后黑得發亮的背毛。

        一切平靜,沒有起任何變化,卻直覺其有詭異,恐怕不是一般陣法。林蘇青心有狐疑的舉起左腳懸于第一層石階方,遲遲不落。

        方才厲過一險的余悸還未緩過來,體力消耗大半,這九百九十九層階梯若是發生什么詭變,只怕會應付不下來。

        他隨手一揮,將那只黑貓揮退成一筆潑墨于空散盡,隨即他執筆畫出一只巨鷹,縱它展翅,他當即一躍,跳鷹背,隨他扶搖直。不料,猛地一道氣壓當頭蓋下來,那無形之的壓力使方的空氣化成氣流,氣流化成無數根氣針,只聽刷刷刷如滂沱大雨似的聲音,便有無數的氣流刺下,他駕著飛鷹,躲避不及,手背被劃破了幾道血楞子。

        飛鷹被氣針打碎,凌空散成空墨,危險之際,他揮筆大甩,并不畫什么事物,而是空甩毫筆將靈力具現成墨水甩出,變成一層層向前向下的踏板,他飛身跳去,踏著一筆筆靈墨化成的墨石似的空石板,每踏一塊,便瞬間散開,他仿佛是踏著裊裊的黑霧在向前去,不敢設得太高,謹防再被擊落,高空落下于不會飛他,實在危險。

        可是,在他即將要落腳在臺階時,原本向的臺階霎時向內扭曲,仿佛是被掀起來了,迎頭拔起,向他蓋來。

        “幻術?!”他毫筆于之間一轉,捏決一喝,“破!”隨即向前猛沖,怎料,破訣卻并沒有破除眼前的幻術,而是掀起來蓋住了半邊天石階突然破碎崩塌,碎石如大雨鋪天蓋地的落下來,有大有小,密得看不清路。

        他必須躲,明知是幻術也必須躲,因為一旦被它們砸到將如同被真正的石頭砸到一樣。他一邊躲避一邊心道:“難道是設想來訪者能識別幻術,且有破解之法,所以特地將第二個變化的啟陣設成了‘破’訣?”

        “不,這恐怕不是簡單的防御型陣法了。”石階兩旁的參天大樹也紛紛向內倒下,腳下的大地仿佛是一個想要吸納萬物的巨大黑洞,林蘇青持毫筆雙臂交叉格擋在身前,以防止被那驚人的吸力吸入黑洞,可是僅僅是他,如何能低檔,即使他不想去,站得如松堅挺,可是腳未動,地勢隨著下陷于吸入也將他帶去。

        想來,即使是防御的可能,但三清墟的尊者特地傳召他來,明知他凡胎肉體卻不解開陣法,恐怕是想試探他的實力?

        可是,這一個接一個的陣法,皆是打的死招,倘若無力招架結果必死無疑,即使是正兒八經的參考,也未曾對應試學子下死招啊!考不過可以回去待一百年以后再考,可是眼下若躲不過、挺不過,是命喪于此。

        依他來到這邊世界所經受過的那些來看,他不得不以惡意去揣測三清墟尊者傳他來的目的。

        他熄滅了不熄之火,他釋放了魔神蚩尤歸來的訊息,他還是被天界視為肉釘眼刺的禍患。恐怕三清墟的尊者果真從所謂的破例入學已經在盤算著如何讓他死了!

        怕是要借此機會讓他死得名正言順,也好給丹穴山一個體面的交代?

        腦子里不停地轉動著,他的手和腳下可是一刻也沒有停。氣流化成無形無色無味的飛針,樹葉變成了一支支燃著火焰的飛箭,于他耳畔呼嘯擦過,他不停地畫出盾牌去抵擋,他不停地捏著訣法嘗試抵抗那莫名的吸力。

        一瞬間,忽然天地顛倒,他腳掌朝天倒立在空,而頭頂下房的天空霎時變成了熊熊火海,火焰炙烤著他,越竄越緊,仿佛那火焰再稍微竄高一點,要吞噬他的腦袋,可是火焰偏偏補竄那一點距離,仿佛是故意耗著他。

        “對,這是在故意耗我!”林蘇青霎時醍醐灌頂,卻在他想通的這一刻,頭頂下方的熊熊烈火猛地燃燒得更旺,當真往竄來,幾乎是同一時刻,他所穿著的鮫綃衣最外層的紗衣自行脫下,旋轉著越旋越大,似天塌蓋下大地,蓋住了底下的火焰,而后迅速回到了林蘇青身。

        林蘇青只驚了一眨眼,便無暇去多想,因為天地又顛倒恢復,他又是腳朝底下:“該怎么破解這個陣法,該如何才能順利登三清寶殿?”林蘇青研精竭慮的想著,越急他越是想不出對策。

        “我來了!”倏然一道熟悉的聲音破空而來,林蘇青循聲回望,只見一小節骨頭破開了旋轉不定的空間朝他飛來,眨眼化出姑獲鳥的原形來,她飛來便抱住了林蘇青軟在他懷里。可是她這一抱,卻將林蘇青脫離了天與地,懸浮在半空之,便少去了許多幻術的桎梏。

        “你來做什么?”他脫口問道。

        “來幫你啊?難不成來送死?”姑獲鳥勾著他的脖子往一跳,林蘇青下意識的一彎手臂將她接住,她這樣輕飄飄的坐在林蘇青的臂彎里。

        “尊者只傳了你去,而我是法器,我來并不壞規矩!”她如是說道,雖然貌似理直氣壯,可是她非常擔心被那些幻術傷到,連忙縮進了脖子,即使坐在林蘇青懷里,也縮得他矮去半個頭,看去像是林蘇青于危難之英雄救美似的。

        “那好。”來不及思考狡詐的姑獲鳥為何突然有如此肝膽義氣,他肅然道,“你會飛,而我不會,你只管帶我向三清寶殿去。”林蘇青指著三清寶殿道,可是話音未落,那寶殿竟然忽然扭曲如漩渦,此消失了。

        “三清寶殿?在哪里?”姑獲鳥沒能看見。

        “你只管向那方去。”林蘇青直接指給她方向,言簡意賅道,“其他的交給我!抱緊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