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270章 進止難期

  • 塵骨 - 第270章 進止難期字體大小: A+
     

    颯颯冷風從山谷底下沖上來,將立在懸崖邊的林蘇青與夕夜的衣袂吹打得飄飄蕩蕩。云氣似纖塵騰起,將連接兩地的窄繩索遮蔽得模模糊糊影影綽綽,只能偶爾看見一點一小段。

    寂泠泠而生風,霧裊裊而籠云,且看那不過二指寬窄的繩索,淺淺晃蕩。這里是尋常的飛鳥所飛不到的高度,若是掉下去……若是掉下去……

    “不行!我送你!”夕夜腦勺一擰,心一橫,“這回我不聽你的!要你聽我的!”

    少年清亮的音色在山谷之間回蕩,即使聲音越蕩越淺,但氣力依然凝聚一注:“不過是用極樂送你過路,就要算我招惹了三清尊者么?!沒這樣的道理!”

    “夕夜。”林蘇青喝止夕夜,他極少這樣嚴肅的同夕夜說話,“回去。”

    “我不!”夕夜也極少這樣固執的違抗林蘇青。

    “聽話。”

    “這回不聽!”少年原先束扎規整的頭發因為無數次的戰斗而凌亂失形,原先明俊白凈的面龐也沾滿了灰塵混著渾濁的汗水,“底下這么高,你死了怎么辦!”

    “三清尊者只傳了我去,此時此地你以極樂送我,于你于妖界,都不利。聽話,就送到這里吧。”

    “我不管!”風故意去撩撥他散亂的發絲,塵沙故意去迷花他的眼睛,他不顧,他什么也不顧:“我不聽你的!”

    這一聲,風都被他震停了,且看繩索,好似也靜止了。

    忽然的靜默總是令人心慌且緊張,然而此時的靜默卻難得的令人舒心而安詳。

    “夕夜,你信我不信?”沉默了許久,林蘇青輕輕淺淺的開口問道,聲音比風還清朗。

    “我信你,但我這回不聽你的!”他固執,他執拗,他堅持,“你少扯別的胡誘我,我這回不聽你的!”

    “我說我能過去,你何不信我?”林蘇青這回是真的笑著,“那這樣,你預備著極樂,如若我不慎失足,想必以你的速度還是能救我。”

    “我不……”

    “夕夜。”林蘇青當即阻斷他的話,“你知道,我并非真的凡人。”大概只能以這樣的理由阻止他出手吧,夕夜是斷然不能在三清寶殿前動用極樂的。

    據說極樂乃妖界祈帝的法器,不論夕夜是如何得來的,極樂本身所代表的立場與意義是非比尋常的,他若意氣用事在三清寶殿前動用,很難界定三清墟會不會借此與妖界提什么要求。

    畢竟據史料的記載分析,迄今妖界雖然不爭,妖界潛在的實力實則是令天界也不得不避讓三分。而三清墟,雖然立的是身在三界內,不歸三界管的招牌,可歸根結柢三清墟是基于天界為創辦背景的。

    何況,但凡有一絲一毫可以可以制約妖界的機會,想必天界是斷然不愿意錯過的。

    “你快別耽誤時辰了,原本滅了不熄之火可能就有罪罰,再晚去了恐怕尊者們還要加罰于我。”林蘇青想摸一摸夕夜的頭,可是夕夜的個頭轉眼快與他同高了,于是他降下手拍了拍夕夜的肩頭,“也當是考驗考驗你的功夫。我去了。”

    林蘇青語罷轉身向懸崖邁步去,他立在懸崖的最邊緣,凝了凝腳下萬丈深淵,眺了眺前方被云霧遮蔽的三清寶殿,說不緊張是假的,說有信心也是假的,但不得不去,說是考驗夕夜,不如說是考驗自己。

    夕夜屏息凝神的看著林蘇青腳步,抬手召出極樂,嚴陣以待,生怕呼吸之間就錯失了救援林蘇青的時機。

    林蘇青沒有回頭,他怕一回頭只會令夕夜更緊張,好不容易勸下他,萬一他再犯執拗,可不再好勸。

    他默默運起了心法,他擯棄雜念,意守丹田,將千里之光自雙目下注,使靈力打通渾身經脈,使筋骨和柔,使百關調暢,使體內產生浮勁,使渾身因此而如同有一縷絲線從頭頂貫穿脊椎,將他輕輕提起。

    凝神照氣,生武火采陽識神。要過這條索道,須得凝神靜氣,最難在控制念想,念起則火燥,念散則火散,以武火識神,火起則須以孬種元神所為文火去溫養,去輔助,去保持平衡。

    從而使得意念樹而不緊,松而不散,似是乃是,自然而然。

    起一步,晃氣海,抖丹田,動無常則,猶如浮動于水波漣漪之上。

    召出極樂的夕夜眼神直愣愣地看著林蘇青緩緩前行,每去一步,輕輕淺淺的踩在繩索上,卻如踩在靜如平鏡的湖面上,點出層層漣漪。隨著他看呆了去,極樂于他手中化作淡淡薄碎的揚沙似的粼粼光點,散去。

    風且吹著,繩索且晃蕩著,林蘇青的腳下仿佛自有一條平坦的大道,不為任何所影響。

    夕夜驚奇,他驚奇得想開口扯上粗話罵他一句:“你他大爺的居然這么厲害?”這是狗子原先常說的,他原先不理解,現在他總算明白了狗子為何總是那樣罵小青青了,罵得真是好極了。

    可是他現在不敢罵出口,他怕萬一……萬一打擾了小青青,萬一呢……

    “夕夜,回去吧,做你該做的事情,別忘了我們的約定。”山谷寂泠泠的風將林蘇青的聲音吹到夕夜的耳畔,又不像是風吹來的,一剎那仿佛就是在耳旁說的。

    夕夜不禁四周望了又望,不在身邊。

    “哦。”他低低應了一聲,望了一眼林蘇青若危若安遠去的身影,知道云霧遮蔽了林蘇青,叫他再也看不見,他才鼓著一邊包子臉不服氣且喪氣,既擔憂又不舍的、一步三回頭的不甘心的走了。

    “你他大爺的要是不活著回來,我說什么也要拆了這鳥不拉屎的破地方。我才不管他是什么三清墟四清墟呢,就算是五清墟六清墟我祈夜也照樣拆!”

    心里這叫一個氣,走出老遠順手一拳打在一棵樹上泄氣,瞧著震下一地落葉,他連忙縮回手,生怕這一拳的力道傳出太遠震到了林蘇青。

    洛洛倏然從一棵大樹后面現身跟隨在夕夜的身側,小聲而恭敬的提醒道:“小殿下謹防隔墻有耳。”

    “怎么的?!聽去了又怎么的?!當著面我也這么說!我祈夜就這一個兄弟,他三清墟賠不起!”

    不說還好,一說見他更氣。洛洛匆忙低下頭不再說話。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