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269章 暗箭

  • 塵骨 - 第269章 暗箭字體大小: A+
     

    林蘇青明顯感受到了天修院的蕪先生已經對自己心懷偏見,不過他依然不卑不亢的掛著微笑:“有勞而為先生親自傳訊。”

    他當然知道他們不是為了傳訊而來,當然有著更緊要的目的,可豈能在明知對方懷有敵意的情況下說破呢,今后有的是抬頭不見低頭見的日子,何況人家是正兒八經的掌院先生。

    而那兩位掌院先生卻不領他這份看破不說破的情分,特別是蕪先生,只當他是故意奚落。于是挑明,卻并不指著林蘇青挑。

    “來時看見了昔日的追風戰神所設下的法界,還以為它捆住了為禍作惡的魔族。”蕪先生貌似和氣笑道,“未曾料想原是追風戰神看錯了眼,誤將井繩當作了草蛇,使我們也跟著虛驚了一場。”

    字字句句都是貶低,林蘇青無暇與他生氣,反倒在心中感慨了一番蕪先生的小肚雞腸,難怪狗子瞧不上他,不知這點度量如何做成了一院之主?難道三清墟是看實力比出個先生?

    岔神了,岔神了,他暗暗叫醒自己,便向蕪先生與孔戮先生拱手作了別:“既是尊者們傳喚,委實不敢怠慢,還請諒解招待不周,二位先請自便,待我前去見過尊者們,即刻回來。”

    這等于說是你們要閑得沒事兒就先玩兒著,朕去去就回。

    此而能忍孰不可忍,此必不能忍,笑里藏刀林蘇青見慣了,他沒有多看便側首點了點頭與他們擦身而過。

    這已經不是被誤會,是他將挑釁擺在了明處。

    “林,先,生,你還年輕,奉勸你一句——多交友,少樹敵。”蕪先生側首回眸以眼尾盯著擦肩而過的林蘇青道。

    林蘇青卻是故意的轉身笑瞇瞇地佯作不解道:“哦?在下自以為寬以待人,不曾在竟無意之中樹了敵人嗎?這我還真的不知道,這……”在旁人眼中好不狂妄,“哦!若是我林某招待不周,或是有出言不遜抑或唐突之處,還請蕪先生多多包涵。”

    在場沒有蠢人,他這一番裝腔作勢,沒有誰看不明白。天修院的學子幾次想出手揍他,但被蕪先生一尾余光制止。

    蕪先生皮笑肉不笑道:“與我們為敵,于你有何益處?林先生是聰明人,想必不會不明白此間利弊。”

    林蘇青微微頷首,禮貌而道:“多謝提醒。”隨即轉身便去了。

    孔戮先生與天武院的弟子們莫名的看著,嗅出了硝煙氣息,卻也不明所以:“這小子……”到底是怎么想的呢……他沒有說出后半句話來。

    “年少得志,難免輕狂。凡事不切實際只管想當然,要不說是乃三大不幸之最呢。”蕪先生頗具輕蔑的勾了勾唇角,以為自己不會與此不幸之人計較,卻是憤怒溢于言表。

    見蕪先生憤然離去,孔戮先生樂了,他朝著膀子樂呵呵的看著他們前后離去背影,夕夜跟上去時,還順帶以一種奇怪的眼神看了看孔戮。

    孔戮覺得有點意思,他與蕪先生原本的確是趕來阻止不可預料之事,然而半途被尊者的信使截住,叫他們通知林蘇青去覲見。蕪先生的話說得對也不對,但是蕪先生對林蘇青的敵意實在過分明顯了,思來想去,其中的緣由只可能是源于追風神君吧?

    林蘇青在吏司處考核備案時追風神君現身了,今下他熄滅了天瑞院明堂的不熄之火,又在紫水閣出現了追風神君所設的法界。不論是出于守護,還是監視,林蘇青這小子處處能捎帶出追風神君,這已經足夠氣煞蕪先生了。

    牽出了蕪先生對追風神君的怨懟,有趣,僅僅這件事有趣而已,不過他還是不能光明正大的表示有趣,更不能在這樣的時刻笑出樣子來。

    ……

    目送著樓下陸陸續續的離開,從人聲鼎沸到只剩下幽夢與科林杵在門口,一直到幽夢與科林也先后腳離開,翼翼才返回樓上去,向狗子詢問道:“明眼人都知先生對蕪先生是挑釁,神君可知先生這是為何?”

    狗子撇了撇最繼續坐起來,打著哈欠道:“我若是知道他在打什么算盤,豈能縱他滅了不熄之火?”

    “這小子犯起倔來,誰也沒轍。”狗子起身晃著肥滾滾的屁股,踏著小碎步顛顛兒地溜達去林蘇青的內室,想撲跳到床上去臥著。

    “子夜元君的不熄之火熄滅,神君卻還能如此氣定神閑?”翼翼走出兩步算作追它。

    “不然我還能如何?難道我要急得去撕了他嗎?”狗子扭頭嘆了下氣,隨即一個猛子蹦上床去,銜住了疊好的被子一角,拖散開來鋪著,上去踩了踩,軟趴趴地,才就此臥下。

    哈欠連連道:“子夜元君不也交代了嗎,這都是命,宿命兩個字你能解?”

    “省省吧。”狗子眼皮耷拉的,幾欲閉眼睡去,下巴平擱在被子上,含糊不清的道,“他自己要作死那就讓他死,他若是想活命,他肯定比誰都惜命,既然誰都管不了他,那還管他做什么?既然子夜元君都發話是宿命了,且縱他隨便浪去。”

    “追風神君。”翼翼忽然持重道,“你是不是也已經知曉了先生的身份?”狗子聽得一眼瞥去,而她繼續說道:“是否正如我猜想的那樣?”

    ……

    那廂正爭執,這廂林蘇青與夕夜再過一條凌空繩索,便能抵達三清墟尊者們鎖在的三清殿。

    一條兩指粗細的麻繩牽著兩邊的懸崖,林蘇青站在山這頭,與三清殿隔著深不見底的幽幽山谷面對面相望。此間的山谷深不見底,只能看見四周山峰綠蔭如蓋,披了全山,而底下的深谷,漆黑一片,有風沖上來,颯颯的涼,沖得繩子微微晃蕩。

    “夕夜,就送到這里吧。”林蘇青止步回身道,“你當下還有你該做的事情。”

    夕夜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對面的三清殿,碧瓦朱甍,恢宏雄偉,卻是那山谷他看著危險,當即抬手欲召出極樂弓來:“我送你過去。”

    “不必,你不要在三清殿前動用極樂,于大于小都不利。”林蘇青勸阻他,“我自有辦法過去,你回去吧。”

    “我不!”夕夜一口回絕,但既然林蘇青說他有法子那就肯定有法子,他收了手,“那我要看著你過去我再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