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265章 造勢

  • 塵骨 - 第265章 造勢字體大小: A+
     

    天瑞院的明堂門外門內,人頭攢動,一時間堵得水泄不通,趕在最前頭的瞧見了供臺上的確有一盞熄滅的油燈,消息如翻起的波浪,向四周翻去,傳遞開來。

    夕夜的速度是打頭的,因此有不少學子其實都是跟著他去的,他知道那盞燈具體在何處,于是遠遠的一望,看見的確是滅了,他扭頭就往紫水閣趕去,許多不明就以的學子們,連忙也跟著他調頭就追。總以為他的方向就是正確的。

    這時候,天瑞院的紫水閣,狗子的法界已經布施完整,它正冷眼看著林蘇青,心中有一萬個抗拒,不想再繼續保護這個麻煩精。

    “將你接下來的打算與我說說。”狗子斜了他一眼問道。

    林蘇青不緊不慢地撩起袍擺,泰然落座:“破釜沉舟。”他從袖口內掏出定瑞的那枚幼角饒有閑情逸致的把玩起來。

    “你恐怕是異想天開。”狗子端正的坐著,看著他道,“不熄之火熄滅,三界都會知曉,除開魔界會來捉你,原本就對你有看法的天界也會來捉拿你。”

    “不熄之火熄滅,寓意魔神蚩尤回歸,我曾在古籍里看過,魔神蚩尤的真身早已化為了虛無。既然他的真身都已經毀了,能如何回歸?”林蘇青捻著定瑞幼教,疑惑著不熄之火,“難道是古籍記載有誤?”

    “當然不可能!你所看的古籍當然沒有錯,是你自己只看到了一半,并沒有看到完整。”狗子鄙夷道:“蚩尤是魔神,即使他真身盡毀,他的靈魄仍舊不死不滅。”

    林蘇青聽著挑了它一眼道:“難不成你又要說半句留半句?難道你追風戰神已經淪落得連魔神蚩尤也說不得了?”

    “笑話,有什么不能說的。這可是咱們丹穴山的不世之功!”狗子昂起驕傲的小下巴,“不怕告訴你,蚩尤的三魂七魄還是由咱們丹穴山的帝后、曾經的帝君——洛蕖神尊親自手所封。”

    “哦?”林蘇青揚眉問道,“洛蕖神尊……”他頭一次聽到這位神尊的名號。

    “洛蕖神尊是世間最后一只純血鳳凰,也正是主上的母親,只不過她因為援助天界攻打魔界,違反了當初與父神的約定,于是自墮涅槃,不復蘇醒。委托了朱雀神尊,也就是主上的父親,幫忙治理丹穴山。”狗子越說越驕傲,胸脯挺得幾乎與下巴比齊,“洛蕖神尊可是了不得的神尊,倘若不是她以自身為封令,封印住了魔神蚩尤的靈魄!天下哪來這十幾萬年的太平。世間不死不滅的神仙數不勝數,但唯獨洛蕖神尊有這等氣魄!唯有丹穴山有這番大義!

    “既然已經由洛蕖神尊封印了,為何又與不熄之火有關?”林蘇青說話時余光瞥了一眼窗口,有一些耳朵聽不見的動靜越來越近。

    狗子瞟著他道:“還不是因為一些變故,不得已才立的那盞燈。”

    “小青青!”未見其影,先聞齊聲,林蘇青與狗子方剛扭頭循著聲源看去,霎時便見夕夜蕩著窗外的樹枝撞進了窗戶口,落在地上,大步走來,“明堂的那盞燈滅了!”

    蓬頭垢面一身灰塵,鼻尖上細密的汗珠,泛著晶瑩,兩鬢的汗水滑下,帶出幾行灰色的痕跡,看來他的確很努力的爭奪驚凌榜的排名。

    “聽說是魔界打上來滅的!”汗水滑過有些癢癢,夕夜抬起袖子揩了一把汗,“可是魔界好不容易打上三清墟,為何偏去滅那盞孤零零的小燈?”

    見林蘇青巋然不動,夕夜訝然,只聽林蘇青詢問道:“你看見魔族了嗎?”

    “沒看見。”

    “有人看見魔族了嗎?”

    “應該沒有吧。”夕夜想了想,“幾乎都是跟著我的,我沒看見想必他們也沒看見!”

    “哦……那再等一等。”林蘇青幻化出一把小銼刀,銼著定瑞的幼角。

    夕夜一把按住他的手,道:“你就不好奇嗎?天瑞院的明堂什么也沒有供奉,偏那一盞小燈,還特地去滅了,你就不覺得有什么秘密?”

    林蘇青從他手底下抽出手道:“那也得容我再做個準備,做個新筆桿子。”

    夕夜眉頭一跳,倏然黠笑道:“怎的?終于鐵下心換掉姑獲鳥了?”

    狗子見縫插針湊了一句:“還不是因為姑獲鳥跑了,不跟他了。”

    “誰說我跑了!”一縷薄煙從窗口飄入,落地成紅衣粉面的姑獲鳥,她棱了狗子一眼,徑直走到桌前,將那一小截腿骨往桌上一拍,轉身道,“傳話的時候漏傳了個重要消息,本姑娘冒著魂飛魄散的風險特地回去散播消息去了,這才回來晚了。怎的平白無故就冤枉我跑了。”

    狗子舉著豆子眉頭眼尾瞥了她一眼,便將爪爪張開抖了抖:“回來得正是時候,晚一步你就回不來了。”他封鎖了結界,外界如何也無法擅闖。

    姑獲鳥不再同它多講,畢竟打是打不過,不敢多作硬氣。于是轉身回去:“我放話出去了,天瑞院的林蘇青滅了明堂的長明燈。”卻一眼看見林蘇青正在用小鉆刀鉆那枚龍馬的幼角,當場眉頭蹙成吊八,旋即就伏在桌面上佯作委屈假哭,“我冒著生死危險前去,是信守承諾將你當成主子,你卻背著我要將我換了去……要不說世間公的沒有一個好東西呢……”

    這話頓時就僵住了在場的三個。

    林蘇青量她一眼便知其真假:“你別演了。得了自由不好嗎?”

    “自由是好,可我這廂我還眼巴巴的等著你帶我修行,引我入道,修得正果呢……嚶嚶嚶嚶,你卻要將我換掉,你不守信義……”姑獲鳥一邊假哭,視線一邊鉆過手與袖子只見的小縫隙去觀察林蘇青的神情。

    “你若想跟著我修行,你繼續跟便是。”林蘇青頭也沒抬,手中打磨鉆鑿的動作有條不紊,“誰限定了我的法器只能是筆?又有誰限定了只能有一件法器?”

    以免眼下功夫姑獲鳥打斷安排,他順帶安慰了一句:“我說過,你是魂器,長遠看你將來可能會比這枚龍馬的幼角厲害,做個‘死物’豈不屈才?”

    霎時,窗外傳來陣陣喧嘩。越鬧越近,越近越大,嘈雜鼎沸。

    由于姑獲鳥前后傳達的意思,一次是魔界打上來滅的,一次是指名道姓說林蘇青滅的。許多學子云里霧里不明究竟,許多學子抓著“魔界”一事妄自揣測,編排出前因后果,來龍去脈,與周遭談起,便廣泛傳開來。逐漸的,便有不少消息更為落后的學子們,誤聽成了——“原來林蘇青是魔界的?”

    “我就瞧那小子不對勁!”

    “就是!昨兒個對陣郭敏師兄的時候,用的那妖邪詭譎的伎倆,一看就不是什么好東西!”

    “難怪那小子渾身透著一股子邪氣,原來是魔界來的!”

    “哼,魔界如今還癡心妄想混入三清墟?怕不是嫌命長?”

    大家都循著聲音看向窗外,靜靜聽著。而林蘇青淡然道:“翼翼與定瑞快到了,放他們進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