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263章 不知者無罪?你可拉倒吧

  • 塵骨 - 第263章 不知者無罪?你可拉倒吧字體大小: A+
     

    “我不是你要認的那個人,你即使試探出什么,我也不是。”林蘇青說完對狗子道,“走了。”

    “想走?我有事問你呢!”狗子氣哼哼的話音剛落,就見林蘇青身影一晃,眨眼消失了形態,“什么?!又是假的?!”

    嗨呀狗子這個氣啊,它從明堂跑回去,在紫水閣內沒有看見林蘇青,一察覺幽夢來過,它又連忙趕過來,沒想到哇,這才剛過來又他大爺的要趕回去。

    但長明燈一事關乎重大,它沒有閑暇再作多計較這些小家子氣,于是調頭就奔回紫水閣。

    幽夢也沒有再阻攔狗子,她定定的看著狗子離去,而后揚聲凌空一握,將方才釋放的毒霧全數收回,先前所釋放的那些毒霧,看似消匿無影無蹤,原來不過是化成了無色無味,她這樣一收,它們迅速凝聚,又是滾滾黑霧收卷而來……

    ……

    那方抵達紫水閣的狗子,按著云頭跳下來,沖門而入,向著林蘇青的寢房而去,邊去邊大聲嚷嚷道:“林蘇青!本大人心底寬厚再給你一次機會!你小子若是再不向本大人如實解釋清楚,那就休怪本大人也不念舊情!弄不死你也要讓你痛不欲生!痛不欲生知道嗎?!”

    巧了林蘇青正慢慢吞吞的朝樓下走來,他從樓道出探出半截身子向狗子作了個噤聲的手勢:“噓……你上來。”

    狗子一愣,俄爾才反應過來道:“你噓個錘錘,這里就你我兩個,你少在那兒裝模作樣!”它罵罵咧咧地上樓去,氣狠狠的想將林蘇青吊起來揍一頓出一口惡氣,或是將他懟在墻角里,做一回惡霸揍趴他!

    它扭著毛絨絨圓滾滾的肥屁股顛顛兒地跑上了樓,剛要一腳跨進林蘇青的房門,抬起的爪子懸空一頓:“嚯,你擺這一地的是什么?”

    只見落了一地的黑白棋子,沒有棋盤,卻星羅云布,錯峙有序。狗子不大懂棋,但它以前常常守著主上下棋,因此它大致能明白是怎樣的輸贏。

    眼下掃過全局,黑子或是將白子團團圍住,或是將白子布下的陣面拆散打亂,使白子潰不成軍……顯然黑子占著優勢,白子是敗局之象。然而忽見林蘇青中指壓著食指指蓋,壓下一枚白子,口中自言自語道:“堵不如通,急不如等,求不如逼……”

    林蘇青背靠書架盤腿席地而坐,滿地都是棋子,狗子真不知入門當如何落腳,于是吵嚷道:“喂!蠢蛋林蘇青,你能不能先把你的攤子收一收?”

    “攤子?”林蘇青訝然抬頭,“什么攤子?”

    “喏,這些——”狗子眼睛看鼻尖,鼻尖看地面,“你的棋盤。”

    林蘇青宛然笑道:“棋盤在心中,你進就是了。”

    “哦?是嘛……”狗子將信將疑,琢磨著是要將腳落在棋子與棋子之間的縫隙處?怕是走起來像極了蹄子上扎著刺的驢子。既然他說進進就是了……狗子試探著故意將爪爪落在一枚白色的棋子上,分明落上,腳下卻是空,一腳踏穿了棋子:“啊呀?幻象?”

    饒是如此,可這些幻象所化的棋子委實礙眼,它知道一切不過是假象,完全可以如履平地,可偏就是過不去心中那個疙瘩,怎么踩怎么不順心,走得像腳上沾著貓尿,爪爪抬得老高。

    “你這幻術修得可以啊!本尊穩坐泰山,幻身行遍天下。”狗子終于走近了,在林蘇青邊上落座,貌似調侃卻也有幾味認真的道,“但是你知不知道就算是你的幻象惹的禍事兒,也當是你這本尊承擔后果?”

    “你是說明堂里的那盞不熄之火——長明燈?”林蘇青付之一笑,打眼往北邊指去眼色,“它不是還在嗎?”

    狗子循著他的目光看去,什么也未看見:“哪兒?”

    “那兒啊。”

    狗子伸長了脖子望去:“哪兒?”

    “就是那兒啊。”

    啪!狗子蹦起來就是一爪子拍在林蘇青的腦瓜子上,打得他一頭栽下去個半彎腰。

    “少在本大人跟前裝模作樣,不給你個教訓你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說人話!”

    林蘇青直起身,不緊不慢地,一邊起身一邊規整著頭上被狗子打歪的玉冠帽,向北邊走了幾步兩步,站定后道:“這兒啊。”

    狗子呆若木雞的杵著、望著,蹙著眉頭一頭霧水:“你說哪兒?”

    它看了看林蘇青,又看了看他腳下所站的位置,那是落在一枚白子與黑子之間的空地處。

    “對,就是這兒。”林蘇青見它眼神看到了,予以肯定點點腳,“看見了嗎?”

    “什么意思?這是你布的局?”狗子歪著腦袋,倘若一切都是局的話,“你說還在,可是那里卻是空的……”

    “你知我知。”剛吹完牛,才又想起一位,“白澤神尊特意助我來這三清墟,他該是不會干預。”

    狗子擰著眉頭若有所想,頓時恍然大悟:“哦你是……”

    倘若他假意熄滅長明燈是為了從它口中套出有關于長明燈的秘密,那么他在套出秘密后卻仍舊不解開幻術……

    看著狗子目瞪口呆,林蘇青點點頭走回它身邊道:“正是你所想的那個意思。”

    “你這是……你小子這是在玩兒命啊……”狗子扭頭臉望向他道,頗驚奇,佩服他的勇氣;頗擔憂,畢竟林蘇青是命定的禍患,他若要以身試探,怕不是還沒試出他想知道結果,就先觸動了蜉蝣歸息令了!

    “我知道你在猜想什么。”林蘇青看向一旁的一地空地,“可我真的不是執念于我的身世與身份。”

    狗子癟癟嘴:“睜著眼睛說瞎話也就屬你臉不紅心不跳。”

    林蘇青意味深長的看了狗子一眼,別有深意道:“修行之人,在的成正果前,都會經歷一番試魔,但凡沒有經受住試煉,便走火入魔。但凡經受住考驗,便可落地得果。”

    他走到那片一子未落的空地處,儼然而立,鄭重道:“而我,未曾修行便已經是神仙之質,而未曾試煉,便被定為禍患之身。”

    這是與眾不同之處,也正是他命里的矛盾之處。倘若能解開這個矛盾,是否就能真正的解決一些“問題”呢?

    “那你也不必讓天下誤以為你真的熄滅了長明燈啊!”狗子急躁的三步并作兩步的蹦到北邊方才的那個位置,“這可是封印魔神訊息的燈啊!你這等于是詔告天下是你讓魔神感應訊息蘇醒歸來!”

    “又如何?”林蘇青隨口道。

    “你少自以為是!”狗子破口訓斥道。

    林蘇青不以為然:“且不說不熄之火為我所熄滅只是假象。即使是真的,我曾在昆侖山所藏的古籍里看過,魔神蚩尤的真身早已被眾神斬殺,化為虛無,他若是回歸,也不過是殘魂碎魄。”

    “你知道個錘錘!”

    “這是目前我認為最理想的突破口。”總是一臉笑貌示人的林蘇青倏然冷面肅穆道,“既然我是天定的禍患,我去魔界走一遭,假使當真是個禍患,是生是死,自有蜉蝣歸息令定奪,成不了危害,不是嗎。你何故如此緊張。”

    “你知道個錘錘!盡知道自以為是!嗨呀我可真是煩透你了!林蘇青你怎么能盡給我添堵呢你!”

    狗子說著便開始捏決,不忘提醒道:“你快把定瑞叫來!”

    “哦。”林蘇青應下便作勢下樓去。

    “站住!”狗子一口叫住他,“你就在這里,哪兒也不許去!”

    “你不是讓我去叫定瑞?”林蘇青聽得不明所以,“我杵這兒不動,怎么叫?”

    “自己想辦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