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262章 試探虛實

  • 塵骨 - 第262章 試探虛實字體大小: A+
     

    反常即為妖,事出必有因。林蘇青直覺這其中另有隱情:“幽夢姑娘不像是會因為救命之恩而甘愿就此以身相許的性情。”

    “當然不是。”狗子倏然冒出來,氣喘吁吁地道,“如果你長得丑的話,再大的恩情也說當牛做馬,為奴為婢。”

    幽夢一見狗子來了,怕是被聽去了秘密,臉色極為難看,作勢欲走,狗子卻是全無正眼瞧她,當頭就奔著林蘇青而去。

    “你小子!這套路耍得順溜哇!”變大成林蘇青雙倍高的狗子,當頭就是一爪子拍在林蘇青的腦門兒上,將他拍了個趔趄,“一點小聰明盡挑我下手!不收拾你你要上天是不是?!”

    它一爪子將要抬起再給他一巴掌時,只見一把鐵鞭飛來,當即纏住了它的爪腕,原本沒有當回事兒的小姑娘居然敢對它出手。

    “我的人,不許動。”幽夢陰沉著臉,一字一頓何其肅穆。

    她將由無數個小骷髏煉成的鐵鞭一抽,收回來時單手握在身前,而她則整個擋在林蘇青身前,橫眉立目,煞是威嚴。

    “怎的?要與我動手?”狗子嗤笑一聲,輕蔑道,“小姑娘你情竇未開,不怪你眼神不好錯認郎君,你身后的那位斯文敗類那可是孤鸞星高照哇,你與他近了只怕是會倒大霉的。”

    “干你屁事!”說時遲那時快,幽夢一鞭甩去,帶著一束悚然的戾風,猶如一聲鬼哭,當那鐵鞭剛甩向狗子,霎時幼軟變硬,似一把長槍直刺狗子的咽喉。

    “嘿!脾氣不小!”狗子見那鐵鞭沖鋒刺來,它不慌不忙地順勢向后一仰首,恰好遠那鐵鞭似的長槍一寸,叫那鞭子沒能刺成。

    “小姑娘,本大人還有正經的大事兒要同林蘇青去大算特算,我勸你休要攙和。”

    狗子話還沒說完,幽夢哪里容得它散漫,怕是半句話也沒有聽進耳朵。只見她向前突進一大步,如長槍突刺的鐵鞭瞬間軟去了尖子,像蛇頭襲擊而出,繞著狗子的脖子連續幾圈向下纏鎖。

    狗子豈會由她得逞!幾乎是在那鞭子變軟化成“蛇頭”的同時,它向下一蹲,正好從纏繞的連環之中縮下去,使那鞭子纏了一場空。

    “小姑娘!你作何如是護著林蘇青!我又不將他怎樣!”

    幽夢一言不發,沉著臉要將狗子置入絕地,狗子卻絮絮叨叨嚷嚷個沒完。

    “你要知道一見鐘情都是沖動,你莫要沖動啊。天上好看的神仙多的是,你可得守住芳心勤加修煉。林蘇青孤鸞星高照,命犯四柱神煞之一,便是誰也親近不得,小姑娘,你可真要三思,縱使不怕你芳心許成落花隨流水無根腳,也要怕一怕克你個時運多舛,香消云隕吧?”

    “少廢話!”幽夢勢如破竹,接連進攻,而狗子見招化招,步步為營。

    “怎么能說是廢話,這可都是金玉良言真誠告誡呀!你可別嫌棄它刺耳,到頭來怪沒誰提醒你。”狗子的童聲將它襯得好似個無賴混子,“不聽好言三句半,臨風惆悵綠樓時~嘍~”

    看似是狗子處于弱勢,被幽夢節節緊逼,然而實際上,其實是狗子在禮讓著幽夢,它毫不防御也從不進攻,只是見招閃躲,總是能精準的預判到幽夢的行動,譬如幽夢的鞭子正欲甩出,它就已經動腳后退,正好卡著毫毛的縫隙恰恰避過。

    可是,狗子此舉卻不像是為了禮讓幽夢,它在躲避的時候總是將距離卡得正好,不近一厘,不遠一寸,更像是故意地挑釁。

    “你若能碰到我一根毫毛,我就剃光了自己,在那三清墟的正殿門前吊上個三天三夜!如何?”狗子齜著牙賤兮兮笑道,“倘若你氣力耗盡,也未能碰到我的話,姑娘,你得愿賭服輸答應我一個事兒,趕明兒你得替我再揍林蘇青一回~”

    “休想!”幽夢殺意立顯,“看鞭!”

    “正看著呢!”狗子應道。

    幽夢下了不留活口的死手,那骷髏串成鐵鞭也瞬間大變了模樣!那一個個的小骷髏個個都張開了嘴,一陣陣烏壓壓的濃霧源源不絕的自骷髏的口中噴出,鐵鞭一甩而過,留下如煙如墨的痕跡,在空中久久不散。

    頃刻,他們四面處處都是那烏漆漆的濃霧,隨著鞭子揮過,便是一道黑霧,散得極滿,即使剛散開也是深濃的烏灰色。

    尋常一眼看不見局面,但是狗子看見了,即使是黑色和灰色的霧氣散開了,但是它們行過的痕跡仍然在,甚至悄然地將它與幽夢包圍其中,甚至連林蘇青都沒有排除在外。

    狗子的豆子眉頭一挑:“你欺我嗅覺靈敏,居然用毒!好狠的心腸!”

    可是她卻沒有排除林蘇青,這到底是護他,還是趁機暗害他?狗子心中不停地琢磨,莫非幽夢是在試探林蘇青?

    “小姑娘,你到底想做什么?”稚聲稚氣的將幽夢喚成小姑娘,氣得幽夢眉頭都快壓上眼眸。

    這樣一直上竄下跳的逃著也不是辦法,狗子當即一閃,避過幽夢的一道毒霧,躲到林蘇青的身后,想必她斷然不會朝這個方向出手!

    可是始料未及!狗子剛這樣一想,幽夢的鐵鞭劈頭蓋臉的甩了過來,狗子一愣——前頭還說要以身相許的,怎的翻臉就要手刃未來親夫?!

    它原本想著以牙還牙,誰叫林蘇青總坑它,它也嚇唬林蘇青一回,何曾想幽夢會沖林蘇青出手。

    間不容發之際,它抬爪一握,林蘇青的面前頓時生成一道赤色光盾,幽夢的鞭子一打上光盾,便猶如甩在了一汪水潭上,打出層層漣漪,而鞭子卻像是被光盾吸附住了似的,抽不動,也甩不出。

    但是只停了一瞬間,幽夢再次抽回時,一收便收走了鞭子,沒想到那一抽如此容易,她使了十足的力道,若非自己用鞭如神,怕是被慣性抽回的鞭子要抽她自己一身!

    隨即光盾消失,狗子從林蘇青身后跨出來,沖幽夢道:“你遠不是我的對手,你快別纏著我打了!我真有正經事。”

    “哼。”怎知幽夢冷笑一聲,看也沒看狗子一眼,緊盯著林蘇青道,“你還不承認?”

    狗子一愣:“哎呀!你鞭鞭抽向的是我,心意卻是向的林蘇青,你要試探他,何苦耽誤我的功夫!你直接甩他一鞭子不就成了!”

    它満不樂意,埋怨不斷:“真搞不懂你怎么想的!你試探他就試探他,有的是你試探的機會,偏是要耽誤本大人的正經事!要不是看你是幽冥雙神的獨生女,我早揍飛你了知道嗎!”

    林蘇青定了定,抿嘴淡然一笑,道:“幽夢姑娘是指我不畏毒,且毒不侵我,是嗎?”

    幽夢鐵面道:“不然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