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259章 不熄之火

  • 塵骨 - 第259章 不熄之火字體大小: A+
     

    狗子趕忙去追,它想不明白林蘇青作何突然要去吹滅那盞長明燈,如果他知道了什么,就更不應該去吹!

    “林蘇青你站住!”狗子一頭扎進明堂飛也似的追上去,腦子里猛地想到,“不對,很奇怪——林蘇青的速度怎的連我都追不上了?!這不可能!”

    晃眼它就感到了明堂正堂上,只見林蘇青正平靜的立在那張空蕩蕩的供桌前,凝視著那盞不足拳頭大的長明燈,凝著那如豆子大小的燈火。

    “不能吹!”狗子一個猛子扎過去,燈火受到他神輝的沖撞,向后拉長閃了又閃,驚得狗子連忙向后縮,連下巴尖兒都幾乎緊貼上了脖子。

    然而那燈火恢復正常后,緊接著又仿佛受到了什么無形之中的壓迫,壓成了黃豆大小,顫動著。

    “你還叫我不能吹,你倒是險些真將它給撲滅了。”林蘇青挑眉看它,狗子愕然地望著——他竟是一口氣都不帶喘的?怪哉!他不過是去了一趟昆侖山,不過是五年,就有這翻天覆地的變化?我都還要喘兩口氣呢!

    “你別胡思亂想,你現在的不明白,以后都會迎刃而解。”

    林蘇青挑了狗子一眼,繼續看著那盞孤獨的長明燈,接著他伸出手去,剛一探去,狗子一聲大呵:“不能滅它!”

    “為何不能滅?”林蘇青偏過臉向它,隨即佯作恍然大悟道,“哦——它供奉著先人。”像是第一次知道似的。

    俄爾,他斜探了狗子一眼,故意為自己糾正道:“我聽聞,長明燈一般用于陵墓之中,一旦點燃便不能吹滅,直到它油枯燈寂,自行熄滅。另者,我則聽聞——”他眼尾睨向狗子,“長明燈還可以點給生者……是為生者祈福求祿,或是消災除障,抑或是……續命。”

    最后兩個字重重落下,擲地有聲,令余音在整個明堂內繞著二十八根盤龍金柱回蕩,經久不散,始終鏗鏘有力。

    狗子一愣——怎么回事?林蘇青這王八蛋又在套我話?

    就在狗子發愣的功夫,林蘇青伸手就蓋住了油燈,作勢威脅:“我這樣蓋下去,它可能就滅了。”

    “呵,天真,那可是從天尊的天宮里取來的不熄之火,豈是你一掌就能按滅的。”

    受了狗子的白眼,林蘇青一歪嘴角,不以為然道:“既然是不熄之火,那你作何防著我吹熄它?”

    “我!”狗子怔住,林蘇青提醒了它——對啊……我為何防著他……好似是直覺里下意識地就認為林蘇青真的能熄滅那長明燈似的……

    它張了張口,沒有說下去,然而就在這時,林蘇青抬起了手,他收回了手,可是!火滅了!

    狗子的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是看錯了?不會吧?

    “你……你……”

    林蘇青看著自己的掌心,恍如失手道:“一不小心按下去了……”

    “就這么滅了?”狗子震驚了,“這可是不熄之火……”

    空闊的明堂大殿,因為這區區豆子大小的燈火的熄滅,瞬間從明亮如白晝陷入了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如頃刻墜入了深淵,如霎時跌落了谷底。

    黑暗之中,唯見狗子的雙瞳熠熠生著紅霞似的輝光,亮而不刺眼,亮而且發暗發沉,怪異而可怖。

    “我也不曉得怎么了,我只是手一抖,輕輕按了下去。”林蘇青打了一個響指,指尖燃起一簇白色的光團,昏暗的照亮了供臺前的一小片,“所謂的天宮之火,似乎沒有你所說的那樣厲害,實則并非不熄不滅,你說是不是?”

    這話出來委實討打,然而狗子竟是全然沒有理會。它似乎根本一個字眼也沒有聽進去,它木訥地怔在那里,坐著,一只爪爪抬著,愕然的看著長明燈的方向,目瞪口呆,舌橋不下。

    像是很震驚、像是很驚奇;又像是很擔憂、很焦慮、還像是……“你似乎很緊張?”甚至有些恐懼,林蘇青煞是疑惑。

    他料想這盞長明燈定然不簡單,之所以偌大明堂唯獨供它這一盞,不必想也能聯想它一定有秘密,有特殊的涵義。

    因為天瑞院與子夜元君有關系。其次,不向任何誰低頭,千千萬萬年只愿臣服于子夜元君的定瑞,卻甘愿為他所馴服,那也就意味著他與子夜元君應該有著什么聯系。

    如是這般,他才想弄清楚,這不供畫像也不供牌位,沒有香火也沒有貢品的明堂,獨獨點了盞長明燈……

    而這盞燈的熄滅,居然能令戰神追風恍然失措,久久回不過神來。

    “這燈到底怎么一回事?”林蘇青向滯在一旁宛若塑像的狗子發問。

    狗子沒有答理,它的眸子在不由自主的打轉,看起來似乎正沉浸于思考什么事情,這等投入,竟是將跟前的問話都聽不進耳朵。

    “奇怪……”狗子攢眉凝思了半晌,喃喃自語著,“怎么一點動靜也沒有?”

    “應該有什么動靜?”只要它開口說話,那是再好不過。

    狗子蹙緊眉頭,靜心凝神地去感知周圍,卻還是一無所獲,它起身繞著那盞熄滅的“不熄之火”踱來踱去,訥訥的道:“林蘇青,你可知你惹了什么禍?”

    驀然焦慮地對林蘇青道:“現下怕是主上也救不了你了。”

    它愁苦的繞著那盞長明燈反反復復的觀察,還是沒有感知出個所以然來。最是這應該出現的沒有出現,才叫它擔憂不已。

    “怪了。”狗子的腳步戛然頓住,緊接著又慌亂的走來走去,自言自語,“長明燈被襲擊定瑞就應該出現了,現下都熄了,它怎么還沒有來?”

    林蘇青不禁眼神游移的退了兩退,試探道:“這盞燈供的是我?”或許是他,自他去了那邊的世界……

    狗子仍然沒有答理,它忽然渾身一震,像是猛地想到了什么,登時坐下,正對著那方供臺上的那盞長明燈。

    它的兩只前爪爪作揖似的掌心對掌心的合并,交錯了幾次,像是在施什么訣法。旋即,它將合并的雙爪高舉過頭頂,隨后向兩邊展開由下自上畫下一個完滿的大圓,畫了一次緊接著再一次,一次比一次畫得快速,直至它的雙臂模糊成彤色的影子。

    即刻便見!整個供臺被一道赤紅如火的氣泡包裹,那氣泡是光,散放著金赤色的光芒。那光芒起初很濃,紅似火焰,隨即逐漸擴大,擴散,擴開,便越來越淡。

    仿似一團紅霞以供臺上的那盞長明燈為中心點而向四面八方展去,逐漸的、緩緩的、隨即迅速的,向整間明堂大殿充斥開,并擴出大殿,擴出明堂。

    倘若沒有推算出錯,這金赤色的光球是要將整座明堂大邸全部包裹在內部。

    林蘇青訝然的看著,狗子這是……到底是為了保護什么?還是為了防止有什么從這里跑出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