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236章 對峙

  • 塵骨 - 第236章 對峙字體大小: A+
     

    問得狗子咬了舌頭,即刻才明悟過來,恐怕林蘇青已然知曉了一些事情,糊弄是不可能了,瞞也瞞不住的,于是它只能忖度著說與不說,認與不認。

    僵持著,對視之中目光皆是較量,狗子有些氣惱,這林蘇青的目光太也赤裸!太也明目張膽!都無須猜測,就能明明白白的感受到他的意思我幾乎都已經知道了。說與不說,就看你如何看待咱們這場情分,或者沒有情分,只是奉命行事而已。

    不服氣也正是不服氣在這里,叫它覺得即使說了也是覺得受制于林蘇青,覺得憋屈。

    “你怎么專挑身邊的伙伴下手呢。”狗子攢眉怒目道。

    “誰說的。”林蘇青反問。

    狗子抬起下巴,睥睨著他:“我說的,我剛剛說完。”

    “你說得對。”

    “……”狗子無言以對,翻過去一記白眼,“假若不要臉也分境界,你已經登峰造極。”

    “我還是個新手。假象,假象罷了。”林蘇青壞壞的笑道,“我下手的多了,不止身邊的你們,只是你還不知道。”

    “都有誰?”

    “你猜。”

    “我猜個錘錘,趕緊放!”

    “既然你說有屁要趕緊放,倒是有一個我憋的難受。”林蘇青故意笑著,話里有話道,“你看洛洛之于妖界帝君祈帝的忠心。打夕夜出生起,洛洛便一直陪伴在夕夜的左右,幾百年來將夕夜一路從小看到大。洛洛保護夕夜盡職盡責,可是,在她的心內,卻仍然只忠心于祈帝。”

    別著頭的狗子,以眼底余光乜著林蘇青。

    林蘇青松開了腿,不再是盤坐的姿勢,而是豎起了一條膝蓋,胳膊肘搭在膝頭上,手隨意的垂吊著。他的指尖,食指、中指與拇指的指腹在輕輕緩緩地互相碾著,應著他此時正來回揣度的心思。

    他眼含笑意的瞧著狗子,饒有深意道:“洛洛性格剛毅,忠心不二。不過,與你的剛毅比起來,洛洛還是差遠了。你說是不是。”

    狗子依然不作答理,它要等到林蘇青自己先說出來,如是它好順便掂量掂量林蘇青究竟猜到了多少。

    然而林蘇青偏是不說,他怎么會不知道狗子正在等他先說呢。他的確猜到了一些,不過說多不算多。但是,說少也的確不算少。他更多的是拿不準結果,不確定自己的猜測是否正確,所以他才要試探狗子的反應與態度。

    他故意不說,倘若狗子不問不答,那么他也會對自己的發現守口如瓶,叫狗子的心中沒有底。關于他知道多少,狗子越是沒有一個清楚的范圍,便越對他有利,至少他更容易旁敲側擊的從狗子的心中套出話來。

    怎料!咚地一聲,狗子就地一趴,這就休息起來。

    “你不想說點什么嗎?”林蘇青問道,難道它不想知道什么嗎?

    “累了,想打個盹兒。你別打擾我睡覺。”狗子說著當真閉上了眼睛。

    突然如此,定是抬杠,狗子這是以退為進,逼他先說。空氣突然凝滯,又是一派僵局。誰都按捺著,等待對方先松口,然而誰也不松口。

    恰這時,狗子的耳朵突然動了動,往腦袋后面撇了撇,與此同時林蘇青的目光也瞥向了眼尾處有誰上來了,這無疑是最恰當的時候。

    “是翼翼來了。”

    林蘇青與狗子幾乎是異口同聲,訝異的相視一眼,原來他們彼此都想盡快結束這場對峙。不過狗子很意外,它總覺得林蘇青哪里不太對,不過是去了昆侖山五年,怎的變化如此巨大?

    就算是因為昆侖山一日抵得過尋常幾十年幾百年,那也不足以短短五年改變了一個人的習慣與性情。

    而今的林蘇青,不僅心思縝密,行事果決,并且更加工于心術,而且奸猾了許多。以前的林蘇青是走三步五步,如今的林蘇青,是走一步算十步。

    總覺得林蘇青的變化太大了,但是又沒有變。它仿佛一開始就覺得林蘇青本來就是這樣的性格,只不過曾經礙于許多情況,才使得他在面臨事情是無法像今下這般應對。可是他今下有哪里來的魄力,認為自己可以這般面對了?

    這種怪異的感覺時有時無,它不好品味,更形容不出,但總覺得有一種說不出的古怪。或許是應了“士別三日都當刮目相待”,何況與林蘇青一別五年呢,何況他原本就是這樣的性情呢。

    狗子嘆息間,翼翼已經上來了,她捧著一具長方的檀木盒子,色澤沉靜,香味沉穩,別有雅韻。

    是十分罕有的綠檀木,承天地之靈氣,有著幽幽的一股獨特的香味,論淡卻不輕,論濃卻不艷,很好聞,卻難以形容。輕輕淺淺的香氣撲面,用力嗅一嗅,卻能問出濃郁來、

    那方綠檀木盒子縈繞著云霧,倘若不是因為是這邊的世界,林蘇青還以為那里頭盛放著一盒干冰。

    盒子上面雕塑著一只像魚又像人的畫像,待翼翼捧著走近來,林蘇青才看見,那不是人也不是魚,上半身是人,下半身卻是魚。看那人形,像是一名男子。

    “這是天瑞院的掌院先生服飾。”翼翼小心翼翼,輕手輕腳的將綠檀木盒子放在案桌上,林蘇青隨之轉過身去,面朝案桌而坐。

    林蘇青看了看那和盒子上雕刻的鮫人,盒子邊緣是一簇簇浪花,瞧起來栩栩如生,他心懷敬意的撫摸著那凹凸有致的畫像,而后才緩緩地打開了插鎖。

    打開后,只見里頭躺著一套月白色的衣袍。月白色并非白色,而是一種有一點偏綠的淡淡的藍色。比綠色柔和,比白色沉穩,比藍色內斂。

    “這是鮫綃,是世間最輕盈的材質,穿著時,輕似無物。冬暖夏涼,入水不濡。并且,只有真心的眼淚才能夠令它濕潤。”翼翼持重道,想到時隨即生出疑惑,一生出便脫口而出,問道:“只不過它遠遠沒有先生您當前所著的衣裳好。先生您真的打算換掉嗎?”...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