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255章 狗子的秘密

  • 塵骨 - 第255章 狗子的秘密字體大小: A+
     

    往下俯瞰,一派云蒸霞蔚,看不見山下景‘色’,只能遠眺,望去層巒疊嶂,猶如一筆水墨揮灑而就。

    那臨風傲立在山巔之岸的霜‘色’的身影,雖然纖細窈窕,但她比一般‘女’子要高出許多,負手而立的姿態,全不遜丈夫的豪邁,還多得幾分颯爽,那般氣度,令林蘇青不僅想到不盡長江滾滾來。

    可是,她看起來又十分的平靜,不過平靜并不與她的氣度相沖突,反倒令那氣度,變得更似大海般遼闊。有一句老話平靜的海面下是洶涌‘波’濤,很像是形容她。

    但她又比平靜多出十分憂郁。

    她真的很‘迷’人,是令人仰慕的‘迷’人,單是背影便已然如此。令人只敢遠望而不敢近攀,自愧弗如不敢近她一步,怕自己是一灘淤泥,不該入她的眼。

    狗子踟躕著緩緩往前去了兩步,它四處張望像是在等誰出現,半晌不見它是在等誰,俄爾,它緊去了兩步,與那霜‘色’身影說道:“您走吧,離開這里,趁現在誰也不知道。”

    那身影巋然不動,淡然地問道:“追風,你不想問我為何不想做神仙嗎?”

    “我知道。”狗子更去了兩步,“您快走吧!就現在!再不走就來不及了!”狗子越說越慌張,這神‘色’從前不曾見過。

    它在擔心有誰會來,在擔心一個嚴重的未來,那未來令它懊悔、令它心痛、令它遺憾……所以它才割舍不下嗎?

    林蘇青在一旁靜默的看著,他是一個卑鄙的旁觀者,在偷窺狗子內心深處的秘密。

    “你有些異常。”那霜‘色’的身影微微抬了抬首,似乎眺向了更遠的地方,從容的問狗子,“你知道了什么?”

    狗子一屁股坐下,將頭頂貼緊地面,像是要跪求,它著急的大呼:“太子殿下!您快走吧!”

    太子殿下?

    林蘇青愕然,這位……這位便是丹‘穴’山的……已故的靈太子?子夜元君?

    “追風,你為何忽然對我改了稱呼?”那霜‘色’的身影長嘆了一口氣,有些落寞道,“所以,你也不愿與我為伍嗎……”

    狗子渾身一顫,呆愣住了,口中喃喃道:“主上……”

    想來,它應該在驚訝。林蘇青想起了原先‘迷’谷老者講的故事,追風狗子原先是由丹‘穴’山靈太子撫養長大,一開始是跟著靈太子的……

    這樣不妙,怕是狗子發現自己稱謂的變化,將察覺自己入了幻境。

    林蘇青當即出手干預了幻境,可是不論他如何去控制,就是無法令那名霜‘色’‘女’子轉過身來。

    莫非是……狗子打內心深處覺得無顏面見她?

    為何,狗子為何無顏面對她?

    而她為何認為狗子也不愿與她為伍?難道她做了什么不得了的錯事?

    那靈太子的話語實在諱莫如深,絲毫沒有頭緒可供猜想。

    眼下一要謹防狗子回過神來,二又要知曉一些線索,林蘇青便只好作罷了讓她轉身。隨即,他令那霜‘色’的身影問狗子道:“追風,你也覺得我錯了嗎?”

    狗子張口要答,卻忽然把話咽回去了,它思忖了良久,瞻前顧后的思忖,它似乎時想權衡什么,卻又對即將來臨的什么感到慌張不安,它著急的跺腳,看起來極度為難。

    “你想說什么,直言便是,與我又何必迂回。”

    “主上,我從來沒有認為您有錯。”狗子有著從來沒有過的悲戚,“不瞞您說,我曾經也擔心過,是否真的會如天命顯現的那樣,天下會因此出現大禍。但我現在覺得,不一定,或許天命不一定會應驗。”

    “你果然都知道了。”靈太子悵然低語,“可是,有無大禍于我來看,都是其次。即使沒有大禍,我也無法與他相愛成親。”

    狗子沒有回答,顯然它認同這件事。

    “追風,你知道什么是愛嗎?”靈太子望著遠方飄飛的薄紗似的白云,娓娓而道,“他們都勸我忘情,以無情化大愛。”

    “連小仙‘女’都可以談情說愛,就是愛上了一個凡人,也可以批她下凡去白首同心。為何我卻不能愛,我這元君之尊何用,連尋常的小仙‘女’也不如,倒是更多了不少約束。”

    “主上……”狗子攢著眉頭,揪著心,抬著一只爪爪緊縮在‘胸’前,想勸慰幾句卻不知如何相勸。

    “因為元君之尊就更因為忘情嗎?呵……”隔著一片林蔭也能感覺出她所嘆的那一口氣之中的涼意,“可是太上忘情,并非無情。是得情有情,只是將情放在了深處,仿若遺忘。但并不是說不能有情啊。為何我卻不能呢……追風,你說這是為何。”

    “主上……不是您不能有情……只是……只是……”狗子考量再三,說出口還是怯了,“只是您不能對他有情……”

    林蘇青聽著,也在心中感慨著自己的想法,他有些同情這位靈太子。

    太上忘情,忘情乃寂焉不動情,仿若遺忘。所以謂之曰得情而忘情。太上忘情的確是友情,所謂“忘記”,實則是告誡當如何處理“情”之一字,得情后也應當豁達灑脫,但這位靈太子……顯然正為情所牽,為情所困,為情所累。

    倘若要說錯,她的確有錯,可是,又不能算錯。墜入愛河算錯嗎?外人何以評判對錯?而相愛有情,卻不能相攜廝守,的確令他同情。

    “元君又如何,不過是個神仙階品。追風,我不想做神仙了……”

    那一刻,那一句話一出口,她的所有的壯闊氣度,盡在一瞬間土崩瓦解,似一座巍峨的高山頃刻坍塌,原來,她也不過是一名普通‘女’子。

    “主上,您快走吧,再不走就來不及了!”狗子越來越焦灼,它似熱鍋上的螞蟻,片刻也靜不住了,它跑上去扒拉著靈太子的衣袍,跳著腳扒著她,“主上,您快走吧,求您了,您真的快走吧!”

    “走?呵……我還能往哪里走?我已經躲了五百余載了,我躲過了嗎?”

    “主上,您一定有處可去!我知道!”狗子急得咬住靈太子的衣袍死命的拽,咬緊了牙根也還是要說,“主上!求您快走吧!您再不走二太子就要來了!”

    二太子?!林蘇青怔愕,狗子一直警惕著的來者居然是二太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