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254章 想不起,不等于忘記

  • 塵骨 - 第254章 想不起,不等于忘記字體大小: A+
     

    見狗子起了藥效,林蘇青的笑意越發深沉,他當然知道不像,夕夜見他時的反應已經足以佐證。

    除非夕夜比他預料之中的還要聰穎,并且暗藏心機,有著別的蓄謀。于是才會在初次見到他時,即使也一樣驚訝于與自己娘親容貌的相似,但卻故意裝作不相識。

    想來以夕夜的性情不至于隱藏得如此之深,如果當真是別有用心而起意隱瞞,那……夕夜這小少年的心術委實深不可測。

    “追風,你可知我們這里就好比是一座宮殿。”林蘇青抬手曲食指敲了敲自己的頭,示意著狗子,“它特別的宏偉,有幾百幾千層樓閣,每一層樓閣都分有許多所房間,而每一所房間內,都儲藏著關于你自身某一個時間段的記憶。”

    林蘇青專注凝視著狗子的眸子,認真而語氣溫和平緩。

    “每一所房間內,都有著許許多多的格子抽屜,關于你的每一個時間段的記憶,都分別儲存在這些格子里。”

    說話間,他伸手去敲了敲狗子的頭,時同樣的地方。他先前敲的自己的頭時,在大約靠近鬢角地方,而在敲狗子的頭時,敲的是它耳朵的前方。

    這絕非一個普通的動作,絕非時敲一敲頭讓它看一看而已,這是很重要的指示,在這邊的世界里,這是幻術中的一個手勢,它是通過暗示性去起著引導作用的手勢。

    而這個動作,在林蘇青先前所在的世界里,它也并非是一個普通的動作,它是催眠術中的一個催眠暗示動作,被稱之為——意念動作性暗示。

    是的,他在暗示狗子,亦是在通過這個動作,示意狗子去默想它腦海之中的記憶宮殿,去仔細搜尋那座宮殿的角角落落,讓它進入自己的思想之中。

    他其實不擅長這樣的術法,加之他現在情況特殊。而這種術法偏偏需要十分強大的意念控制能力,更需要高度的集中力去配合。

    然而即使二者兼具,他也很難對狗子這樣的強者成功實施。

    因此對于狗子這樣本身就甚是強大的受術者,他不得不采用藥物去降低狗子的警惕性,如是才有極小的可能趁機而入。他實在是不擅長。

    “我建議你……可以推開這座宮殿的門進去看一看。”林蘇青說著便閉上了眼睛,一邊說一邊用手比劃著推門的動作。

    狗子看著他,不由自主地跟著闔上了雙眸,舉著小爪爪做著推開大門的動作。

    “你看,到處都是通往房間的門,數也數不清楚。還有這縱橫交錯的樓梯,它們可以通往你不同的記憶,你想回憶起什么,就可以去到那所房間內。”

    林蘇青趁機將自己的意識注入了狗子的腦海內,他引著狗子往前走去……

    “你可以先隨意推開一扇門進去看一看……”

    然而在狗子的腦海之中,沒有林蘇青,只有它自己。林蘇青所說的每一句話出自它的心中,是它在告訴自己,要做什么,如何做。

    于是,它輕輕地推開了一扇紅木門,緩緩地邁步進去……只見墻上密密匝匝排滿了小格子,如同山蒼子儲藏丹藥的藥房似的,分門別類的放在小格子抽屜內。

    接著,心里又有聲音說道:“從你出生開始起,你所經歷的一切,你沒有注意到的,你所牢牢記住的,以及你記住過,后來又想不起來的,便都存儲在這座宮殿之中,由你自己根據時間、地點、等相關聯的要點,而分門別類的規整在這些房間內的小格子里。”

    “所有的所有,一絲一毫都未曾遺漏。”

    狗子的腦海里只有它自己,而林蘇青的幻術里,是他在狗子的身邊為他指引。

    “有些事情你以為你忘記了,然而只是你現在想不起來。其實并非是忘記了,而只是,有關于那段記憶中所經歷的那些事情,距離現在太遠了,抑或是它們太小了,不那么矚目,不那么重要,所以那些記憶你便以為你已經遺忘了。實際上卻是因為放在了宮殿的一個狹小的角落里,但那個角落實在太小,而且實在不起眼,你只是一時間想不起來。想不起來與忘記了是兩碼事,想不起來并不是忘記,是你懶得去想,不愿意去想,沒有理由去想……”

    然而在幻境之外,正與狗子面對面而坐的林蘇青,已經睜開雙眼,在全神貫注的觀察著已然陷入自己腦海之中的設想的狗子,它緊閉雙眸,因為藥物的關系鼻頭冒著細密的汗水,汗水凝結,一滴一滴的嘀嗒在桌面上……

    啪嗒。

    啪嗒。

    啪嗒。

    如同時間,在一點一滴的走字。

    狗子的狀態并不安詳,它看起來甚至有些焦慮,有些慌忙,它在尋找。它推開了一扇又一扇疑似儲藏著它正要尋找的記憶的門。可是一次又一次的推開后,剛踏步進入,便又急忙抽身出來趕去下一所房間推開下一扇門。

    “不是,都不是,沒有,都沒有。”狗子含含糊糊地絮絮叨叨著,發出因為焦躁而慍怒的唔唔聲音。

    林蘇青看著緊閉雙眸的狗子,不疾不徐、不咸不淡地說道:“你等一下,你看,這扇門里面,不就是你要找的記憶嗎?”

    他要知道,狗子第一時間想確認還存不存在的,是哪一樁記憶。這于它一定非常之重要。如果也正是他想知道的事情,那再好不過。如果不是他要找的,那么,或許這段記憶可以用來與狗子做一筆交易,何嘗不是辦法。

    如是利用狗子,他心中也有些愧疚。只是,天命可會對他心軟?可會念他無辜?

    “這是……”林蘇青問道……

    而與此同時,在狗子的記憶宮殿之中,它看見了一個背影,一身霜色薄衫,鏤牙色白鶴穿祥云,外罩泛柔和的五彩微光的輕紗,立于丹穴山山巔的一座八角亭臺前,臨風而立,衣袂翩躚,青絲紛飛。

    是一名女子,氣質柔和而冷如清秋。

    那女子淡淡的嘆了一口氣,喃喃低語道:“怎樣才算情深呢……”聲音清清的,軟軟的,恍如一汪湖水被一縷微風漾開了粼粼、縷縷的漣漪……

    “追風,我……不想做神仙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