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250章 1點1滴都是線索

  • 塵骨 - 第250章 1點1滴都是線索字體大小: A+
     

    薄煙散去,顯出姑獲鳥身姿,她說話時背對著林蘇青,只側了側眸子,問完便完全背了過去,手忙腳亂的收整著衣裳……

    這一次很有自知之明,沒有再披著那副與林蘇青娘親一模一樣的皮囊,而是以自己的真面目現身。不僅如此,她出現后的首要動作也不再如先前那樣故作媚態搔首弄姿,而是在一跳出來時就連忙攏緊衣襟,背過去調整腰帶,好控住袍子不會隨著動作而輕易散開。

    她轉回身來時,一眼看見了林蘇青手中正把玩的定瑞的幼角,連忙扮作可憐兮兮的模樣,撲在案桌跟前,抬袖假裝抽噎,裝模作樣道:“公子這是得了新的便要拋棄我這個舊的了么……用完了便要棄我如糟粕了么……唉,也是,舊的哪里有新的好,可憐我沒有移星換斗的手段,便只能被公子你用完就甩棄……”

    林蘇青沒好氣地撇著嘴角,將定瑞的幼角架在食指和中指與大拇指的指腹之間,示意給姑獲鳥看:“你認得?”

    那枚潔白如雪凝成的小角與被他磨得成筆桿的姑獲鳥的腿骨有些相像,不過定瑞的幼角更白更光潔。

    “我哪里知道你新得了哪個小妖精的骨頭。”姑獲鳥故意嗔怪他。

    林蘇青告訴她:“這是龍馬的幼角。”

    “龍馬?!”姑獲鳥怛然失色,當即后退避得遠遠地,避開之后,她遂又悵然無比道,“這下可好了,你新得了這么厲害的寶貝,不知道會是誰撿到我了。”

    “我沒說要換掉你。”林蘇青隨手在桌面上畫下一把小銼刀,手指行過之處,有微微泛白卻又透明得宛如水霧似的靈輝隨之間一路亮過,最后一筆落成,行過之處暗去的地方,登時與最后一筆呼應,皆是一閃,旋即手指畫過的地方,便躺著一把小銼刀。

    姑獲鳥細心將林蘇青的一舉一動收在眼里,看見他拾起小銼刀開始著手打磨手中的定瑞的幼角,接話問道:“那還留著我不成?”頗有自知之明道,“我哪里比得上龍馬的角。”

    “比得上。”林蘇青抬也沒抬她一眼說道,而他認真打磨幼角的神色,叫姑獲鳥看著覺得說的話也是發自真心認真的。

    只不過她自己很沒信心:“我怎么不知道我哪里比得過。”

    “單論實力的話,你的確比不過。”林蘇青磨銼著幼角,不時的拿起來對著陽光看一看表面的光滑度,照一照角上原有的極細膩的紋路。

    “但從長遠角度看,做法器,你比這枚角更好一些,假如你夠勤奮的話。”

    “嗯?”姑獲鳥沒有聽明白他的用意。

    小說網友請提示: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薦閱讀:

    ----這是華麗的分割線---

    rget="_">/xiaoshuo/10/10917/">仙媽攻略

    “你只需要知道我現在不會換掉你就是了。”林蘇青一邊磨銼,一邊就著原先遮蓋青玉盒子的紅色緞絨布擦拭幼角上磨下的粉塵,“你繼續講夏獲鳥的事。”

    “夏獲鳥?什么事?”姑獲鳥愣了愣,“我先前不是都已經全都說清楚了嗎?”

    “你只說了你的皮相取自何處。”林蘇青冷冷地抬了她一眼道,“我要你說的,是你所復刻的那張臉的本尊,現在何處?”

    “哦你問她呀。”姑獲鳥將腰帶上所掛著的絲絳打圈兒的甩著,隨意且散漫道,“被丹穴山的子隱圣君抓走了。”

    說著還很是得意:“也是承蒙老天關照,竟叫我瞧見了傳說中的子隱圣君。不過比起那夏獲鳥來,我的運氣還是遜色了幾分,抓的是她,不是我。唉……”倘若是她有這福分被子隱圣君抓走,哪怕丟了小命也絕對值當啊!

    然而在她眉飛色舞的時候,林蘇青的臉色卻頓然蒼白子隱圣君抓走了與他的娘親有著一模一樣面孔的夏獲鳥……

    先不論那夏獲鳥是收養無家可歸的孩童的好妖,就是惡妖,也不至于如他這般的身份親自去捉拿……夏獲鳥嗎……

    林蘇青斂容問道:“后來呢?”

    “她被抓走了,我就復刻了她的模樣唄。”姑獲鳥晃著手里的絲絳,不敢直視林蘇青,只敢揚著眉毛整雙眼睛看著地上,鼓著腮幫子道,“后來我就頂著她的容貌四處……四處看看別人家的小孩子唄。”

    說罷了她悄悄瞅著林蘇青,一見他放下銼刀和定瑞的幼角,而去拾起她的那一小節腿,她趕忙撲上去按住林蘇青的手,耷拉著眉眼苦求道:“你還有什么問題么,繼續問嘛……”

    “沒了。”

    林蘇青越是要抽手,姑獲鳥便越是摁得緊:“你快問嘛,你快問,再問幾個,我全都告訴你。”

    林蘇青使勁兒的抽出手,剛一脫開手,姑獲鳥一把又捉住他的手往自己身前一拉,將他的手摁在桌上,然后她整個上半身的重量都壓在上頭。

    衣領本來就寬大,饒是她以腰帶扎住收得緊緊的,可是她猛地這樣一撲,入眼的盡是一片粉白,林蘇青的眼神剛落去,清秀的臉刷地紅透了半邊。

    “你無非是想在外面多逗留逗留,我同意你就是了,你快松手。”

    “真的?”姑獲鳥大喜,旋即又怕他食言,“我不信你的話,男人都是大騙子!拉鉤!”接著她就去掰出林蘇青的小指,將自己的小指勾了上去;緊接著又掰開他的大拇指,

    ---這是華麗的分割線---

    小說網友請提示: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薦閱讀:

    -----這是華麗的分割線-

    彼此的大拇指相抵互挨。修仙界移民

    拉著勾晃著,嘴上不停念叨著:“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許變。”

    “我幾時要準你一百年了。”林蘇青連忙抽出手,“頂多允許你自由幾個時辰。”

    “……”姑獲鳥蔑了蔑他,諷道,“瞧你挺聰慧,怎的一個童謠如此較真”

    “不是我較真,是你太狡猾。”林蘇青不以為然地抬了她一眼。

    姑獲鳥又道:“那不過是個童謠圖個韻腳罷了。”

    “但那也是約定。”林蘇青將定瑞的幼角揣入右邊的袖口內,一邊監察是否穩妥,一邊對姑獲鳥解道,“上吊的‘吊’,是一吊銅串子的‘吊’,便是取了一吊錢的定金的意思,來比喻一件事情就此定下了,不能改了。”

    “哦是嘛,我可沒想那么多。”姑獲鳥側過臉去,并以寬大的袖角掩了掩側著林蘇青那方的嘴角,“公子未免太謹慎了些。”

    林蘇青瞥了她一眼,便起了身朝樓梯的方向走去。

    “你去何處?!”姑獲鳥也連忙站起來作勢要跟上他。

    “我來天瑞院,是來學習的,現在自然是去學習。”他說完便要走,姑獲鳥當即敞開雙臂攔住他。

    “天瑞院沒有先生,你學什么習?誰教你啊。”

    “我就是先生。”

    他越是往前一步,姑獲鳥便后退繼續攔他一步,道:“那、那你去的地方我能去嗎?”

    “你去作甚?”

    “你是真不知道還是裝不知道?”姑獲鳥蹙緊了她的兩彎細細的罥煙眉,“我現下沒了真身,只能寄身于那一小截骨頭之中,我的魂魄一丈也離不得它。”

    “哦?”林蘇青狡黠一笑,晃了晃手中的那截腿骨制成的筆桿子,“那你是選擇魂飛魄散,還是選擇老實回去呆著?”

    “你方才剛允了我!這才片刻不到怎能反悔,你可是男子漢大丈夫!怎的出爾反爾!”姑獲鳥憤憤不平,一張芙蓉臉兒漲得賽過紅臉的關二爺,堪比奉先的赤兔馬。

    “男子漢大丈夫,自然不能食言。我也的確沒有反悔。”林蘇青笑笑,佯作無辜,“我是在允許你反悔啊。當然,你若想留在外面自由,你便繼續留著,開心就好。”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