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246章 真相已經近在咫尺

  • 塵骨 - 第246章 真相已經近在咫尺字體大小: A+
     

    “子夜元君之歿,與妖界祈帝的妃子所告的一狀有關,而子夜元君之歿同時又是神域與天界、妖界都提不得之事。”

    在林蘇青梳理時,狗子不停地掙扎,他就快摁不住它,旋即伸手就取了青玉盒子中,躺在金色錦緞軟布上的定瑞的幼角,握著這枚幼角壓住狗子,狗子頓時不動了。

    “林蘇青,這玩意兒有劇毒你知道不知道!”狗子嗷嗷直叫。

    林蘇青垂眸看了它一眼,不冷不熱道:“雖然我也不知道為什么,但我忽然就覺得它能克你,而且你不掙扎就不會傷到你。”

    “……你什么都不知道你也敢往我脖子上抵!”

    “我知道你現在不會有事。”

    “……你腦子有毛病吧!”狗子卻是只敢嚷嚷,半點也不敢再動。于是林蘇青干脆用左手哦握住了它的嘴,叫它只能嗚咽,叫嚷不得。

    等狗子安靜下來,林蘇青才繼續詢問:“照此推算,所謂關乎天下蒼生,是否即是唯有子夜元君歿了,才能令天下太平。是嗎?”

    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問向翼翼,也像是在問夕夜,還像是在問狗子。

    他眼觀六路耳聽八方,將他們三者的一舉一動,包括神情與眸光,都仔仔細細的搜集在眼底,以分析出一個可能的猜測。

    夕夜不擅長說謊,那回避的眼神生生的將他心中的小九九暴露無遺。

    “果然如此。”林蘇青驀然覺得這位丹穴山的靈太子竟是與自己的命運如出一轍,“也是因為天命說子夜元君恐會危害蒼生,因此她便不得不歿是嗎?”

    這樣一想,他頓時驚怔,不禁聯想到了他自己

    他原本是神仙,他有一身高深的修為,他體內有著奇怪的封印……世間皆說他不該存在,皆說他是禍患,皆說要他魂飛魄散……

    那么……

    “翼翼,定瑞是初任掌院先生,也就是子夜元君,是她馴服的是嗎?”林蘇青問話的時候心臟在劇烈的跳動,他仿佛已經猜到了真相。

    “是的。”翼翼誠懇回答,“打天虞山捕獲,經過九萬年的努力才成功馴服。”

    林蘇青接著詢道:“那白澤神尊呢?如何馴服的定瑞。”

    “定瑞乃是性情最倔強最孤高的靈獸,并非誰都能馴服,即使白澤神尊歸為神尊,但他不曾成功馴服定瑞。只是被定瑞接受了,正如同接受我一樣。”

    “而我只用了一日不到。”翼翼始終不抬頭,林蘇青便緊盯著翼翼的眉心,“定瑞認得我,你還沒回答,你,是否認得我。”

    如果認得的話……林蘇青不敢再往下想。第一次距離真相如此之近,竟然有些不敢面對。

    “不認得。”翼翼一絲不茍,說話時眼睫如常普通眨動,眉毛也如常,平直而眉尾英氣的微微上鉤,沒有絲毫蹙動。

    她沒有說謊,這是實話。

    “可能請你為我詳細形容形容子夜元君的尊容?”林蘇青心中生急,已經顧不上話術,出口開門見山。

    “這個……不好形容。先生如有機會,不妨去妖界見一見祈帝的妃子,她復刻了子夜元君的相貌,雖神韻截然不同,但皮相一模一樣。”

    “我娘親?!”

    林蘇青的驚訝剛上心頭還沒浮出在臉色上,夕夜已經脫口而出:“你說我娘親復刻了子夜元君的容貌?”

    “是。”翼翼恭敬道,“祈帝的妃子乃是九尾狐仙,每逢七千年便可更換一次皮相。”

    “我娘親為何要復刻子夜元君的容貌……我娘親……我不信!你胡說八道!”夕夜忿忿起身,暴躁的走到窗邊去,叉著腰走來走去,難以平息焦躁而又不安的情緒。

    狗子趁林蘇青不提防,用爪子扒拉下林蘇青捂著的手,從他臂彎底下拱出頭去,故意朝夕夜挑道:“你還別不信,翼翼說的全是真的。”

    林蘇青重新握住了狗子的嘴,并拽來桌上的緞絨布將它裹住它,只露出了一對小黑豆似的鼻孔。

    “翼翼,你是因為我擁有這枚墜子而服從我,那么你覺得定瑞是因為什么緣故,才在一日之內就被我馴服?”畢竟白澤神尊也曾是天瑞院掌院先生,而定瑞并不如此。

    林蘇青明白,尋找真相的突破口就在翼翼身上。她幾乎什么都知情,而且,還因為她三清墟的身份,所以她不必受“禁令”的約束,只是要看用怎樣的方式使得她愿意說出來。

    翼翼果然又猶豫了,她第一時間看向了林蘇青懷中裹得只能依稀看到一團輪廓的狗子,但只能看見狗子的鼻頭因為呼吸在動著,便看不見任何提示。

    “你莫要丟了你的使命,你是只遵從三清墟天瑞院掌院先生的命令。”林蘇青故作厲色,侃然而道。

    “我……是,我對初任掌院先生起過誓,此生只遵從天瑞院掌院先生的命令。”翼翼放下手,垂在兩側,抬頭挺胸,只是垂著眼眸,出于尊重之禮不能直視林蘇青這位掌院先生。

    隨后道:“我私心揣測,是因為先生與子夜元君有關。”

    翼翼并非愚鈍,她夜猜到了林蘇青幾次三番詢問的實質目的,于是直言不諱道:“因此,先生若想知道個中緣由,不妨去一趟妖界,求見妖界祈帝,或許他能為先生解答迷惑。”

    “祈帝……”

    “先生,之于您想詢問之事,我的確無可回答。而子夜元君已經羽化風微多年,其他即使有知情者,也不敢提及。所以,我認為,唯一能解答先生這個疑惑的,只有祈帝。”

    “不可能。”夕夜憤然轉身,不知他為何突然那樣大的火氣,顯得極為焦躁,“我父君哪里是想見便能見到的。”

    “尋常的確難以求見,但如果是帶著定瑞前去,說是三清墟天瑞院掌院先生求見,我想,祈帝應當愿意一見。”

    “你們天瑞院何來這么大的顏面!”

    “天瑞院的確沒有,但”翼翼也有怒火涌上了心頭,她看著夕夜,辭嚴義正,“子夜元君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