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244章 第1任掌院先生(祝大家新年快樂!)

  • 塵骨 - 第244章 第1任掌院先生(祝大家新年快樂!)字體大小: A+
     
        “天亮了,你該去睡覺了。”林蘇青簡單說了他一句,便去案桌邊就著沒有軟墊的硬木榻坐下。且刻意地揚起眉毛從青玉盒子中取出那枚不及食指長短的龍馬幼角,將它橫在指腹上端看,以一系列動作分解大家的注意力,掩飾自己心中的窘迫。

        大家都覺察了他的不對勁,翼翼最不知情,但她也感覺林蘇青的言行有異樣,神色亦很不自然。大約是他突然不直面回答夕夜的提問了?

        “先生要休息,那我先退下了。”翼翼抱了抱拳轉身即走。

        “翼翼。”林蘇青驟然叫住她,仿佛是突然想到似的問她,“第一任與第二任掌院先生分別是誰?”

        見她腳步是猛地一頓,林蘇青暗暗感覺事情不太簡單。

        “哦對!我也想知道!”夕夜往前跳了一大步,跳到林蘇青邊上,與他并排坐下,雙手手肘撐在桌面上,托著兩腮,望著翼翼的背影,“身為掌院先生竟是一點記載也沒有,就連明堂都不供奉畫像與香火!”

        然而背對著他們的翼翼,頓了片刻轉過身來時,首先看向的不是林蘇青,而是向了背對著她所在的方向蜷臥著的狗子。

        狗子耳朵顫了兩下,像是察覺了她的目光,卻并沒有給予回應。

        林蘇青觀察著翼翼為難的神情,旁敲側擊道:“追風即使沒有被貶罰,它的身份也是丹穴山神域的神君,是一代的戰神,我此刻所提問的,是三清墟天瑞院的事情。”

        這是在提醒翼翼,三清墟在三界之中有著特殊的地位、特殊的存在,關于三清墟的事情,應當不被三清墟之外的規矩所限制、也不被之外所干擾。

        “是。”翼翼低聲回答道。

        她深思熟慮了許久,不時看一眼狗子的蜷著的后背,她每看一眼,狗子的耳背便顫一顫,隨即狗子干脆大出一口氣假裝熟睡地伸個懶腰拉長了身體側著睡,將一只耳朵壓在了底下。

        “天瑞院創院的第一任掌院先生,乃是丹穴山的子夜元君。”她回答面有戚容,而夕夜確實聽得渾身一震,登時呆若木雞。

        林蘇青也聽得意外,不禁思索,子夜……子隱……同為子字輩……莫非……

        “丹穴山的靈太子?”

        他脫口而出,在說出的剎那他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同樣是目瞪口呆。但是他很快被夕夜的反應拉回神來,因為i額夕夜的驚訝竟是比他還劇烈,是明顯異常的震驚。

        “是。”翼翼應答時臉色變得格外蒼白,顯然她很回避提這位靈太子,而這種回避與先前丹穴山的迷谷老者的回避不同,她不是害怕提起,她是不愿提及,似乎是因為靈太子是她不能觸碰的傷口。

        她頓了一頓,接著說道:“第二任掌院先生,乃是北昆侖上古獨一脈的白澤神尊。”

        “白澤神尊?”林蘇青舌橋不下,尚未從靈太子那里著點去問清楚,便又被后一任驚住了。

        他想起白澤神尊曾經要換他的這枚血色勾玉……其實這本就是白澤神君的東西?那他為什么又同意給他呢?還幫他備考三清墟……

        越來越感覺……一切的一切,不過是那些高高在上的神仙們布的一場局……饒是他早有這樣的感覺,也早就知曉自己只是局中棋子,卻從沒像此時此刻這般深刻,所以他還是怔住了……

        第一任掌院先生……創辦天瑞院的掌院先生……居然是子夜元君……是誰也不敢提不能提的丹穴山的靈太子……

        “天瑞院的掌院先生居然是子夜元君……”

        愣了許久的林蘇青,驟然被夕夜的喃喃自語點回神來,他意識到眼下最為怪異的——夕夜的反應。

        “夕夜?”他輕輕叫了一聲夕夜,一聲竟是沒將夕夜叫回神來,他伸手在夕夜瞪大的雙眸前晃了晃,“夕夜?”

        他推了推夕夜的臂膀:“夕夜。”聲音高了幾分。

        “啊?!”夕夜驚得一抖,“怎么了?”

        “你認得子夜元君?”林蘇青單刀直入,徑直問道。

        “我……”夕夜眼神不停地閃躲,他挪了挪屁股,側向一邊,“不認識。”

        “不要在我面前撒謊,你尾巴一翹我就知道真假。”

        “啊?”夕夜急忙扭頭看向身后,還以為自己的尾巴真的露出來了,一看是虛驚一場,氣不打一出來,騰地竄起來,慍怒道,“你戲弄我!”

        “夕夜,你認得子夜元君?”

        “我不認得那個什么子夜元君!”

        “你認得。”

        “我不認得!我不認得子夜元君!”

        “你認得。”林蘇青不管夕夜如何回避,他反復重復,語氣、聲調、音高,絲毫不變。

        “我都說了我不認得!”

        “你認得。”

        “你別問了!我不認得!不認得!就是不認得!”

        “你認得。”

        “唉呀你煩不煩!我不認得!我說了我不認得子夜元君!”夕夜被逼得狂躁,他用力的撓著的后腦,抓狂道,“你問什么問!問什么問!”

        “與你父君有關?”林蘇青猜測道,“還是與你娘親有關?”

        “你!小青青!你真煩!”夕夜暴躁地一屁股坐下,正好坐在了狗子身上,狗子被壓得嗷嗷直叫,好不容易掙扎出來,張口就罵:“你小子活膩了吧!”

        “走啊!出去打一架!就你們丹穴山的最討厭!”夕夜躁動的情緒如冬日里的一堆干稻草,落入了一點星火,轟的一聲燃得竄天高。

        “夕夜,我記得你曾對丹穴山表示過很大的興趣。”林蘇青已然確定,子夜元君必是夕夜的心中的郁結。

        “我是對丹穴山有興趣!但不是對那個子夜元君有興趣……我并不認識……”夕夜說著說著聲音越發的發虛,連他自己夜站不住理。

        話已經點到了火候,林蘇青便只是溫和地看著他,不再逼問,等著他自己承認。其實,林蘇青隱約已經猜到了些許。

        夕夜耷拉著頭頹喪著臉,兀自郁悶糾結了良久,泄氣地抬眼瞅了林蘇青一眼,俄爾又瞅了兩眼,見林蘇青突然不再問下去,他反倒不習慣了。

        他心中有怨懟,可是那怨懟不是對林蘇青的,到底說還是不說,他很是猶豫,倏爾又抬了幾次眼瞅了瞅林蘇青,見林蘇青仍是巋然不動,他愈是煩躁,擰著眉頭,賭著氣,看了許久,林蘇青還是不問。

        他妥協道:“好吧……我認得。”

        “說來聽聽。”林蘇青早有預料,唯有這樣能逼開夕夜的話匣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