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243章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 塵骨 - 第243章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字體大小: A+
     

    素來反應敏捷的夕夜,估摸是方才的出糗傷到了顏面,反應變得頗為遲鈍,他愣了愣才磨蹭著走過去,不明就的木訥的立著。

    未等林蘇青吩咐何事,狗子乍然回身,冒了句話,道:“居然這么快就接受了自己的身份?我還以為你要消化消化呢。”

    它打著哈欠走過來,在林蘇青腳前坐下,舔了舔鼻子仰起頭端詳他:“你怎的絲毫不驚奇?”

    “驚奇?”林蘇青淺淺一笑,“我已經驚奇過了。”

    “這么快?這么大的事情居然這么快就過了?”狗子歪著腦袋望著他,“三清墟天瑞院掌院先生的身份誒,你就跟做了炮仗似的,就差上天了誒。”

    “即使再難以置信,再難以接受,也還是要面對,還是要接受。不是嗎?”林蘇青安之若素,“我可以沉于情緒之中,但事情不會等人,不是嗎。”從他的嘴角還是看見了無奈、妥協的笑容。

    狗子睨了他一眼:“倒是你的性情。”

    它忽然回憶起了曾經的過往,是的,林蘇青自來便是個有自己主意的人,而今只是不再作掩飾罷了。

    林蘇青對狗子點了點頭,接著吩咐道:“翼翼,夕夜。”

    “事情是這樣的——”他慎重其事道,“我希望你們幫忙將我是現任天瑞院掌院先生的事情宣揚出去,最好能令整個三清墟人盡皆知。”

    “你不要命了?”狗子震驚地跳起來,“你不明白越是張揚就越招打嗎?”

    “我知道。”林蘇青正色危言道,“倘若是先前,隱藏自身的實力不顯露出來,的確是最為穩妥且安全的方式。但是宣揚掌院先生這個身份也確實值得冒險一試。”

    “你怕是嫌自己仇家少吧。”狗子直言道。

    夕夜想了想,想發言卻又不好意思說話,忍了又忍,結果還是沒忍住說道:“我倒不這樣認為,我覺得小青青之所以不招人喜歡,正是因為他的凡人身份,倘若他是掌院先生的身份,那么旁人即使對他有什么狹隘看法,或是心存怨恨,至少不會像先前那樣當面就表露吧?”

    “先生這樣吩咐,我定然照做,只是我也不太明白。”翼翼看了夕夜一眼,只當小孩子看法,而后道,“先生凡胎肉體,免試入學三清墟,已然頗受其他學子們非議,今后又擔著天瑞院掌院先生的身份,只怕那些學子們再編排起來只會變本加厲了……”

    “你們說得各有道理。”林蘇青深表認同,然而緊接著又道,“不過,這些都不是我在意之事。”

    見他們疑惑不解,林蘇青繼續說道:“至于其他宗院的學子們如何看待我,如何對待我,我并不放在心上。”他的確部在意這些,畢竟看不慣他的是那些學子,心里不痛快的也是那些學子。

    “我要在意的是除開學子以外的那些……”

    “先生?”翼翼訝異。

    “是的沒錯,正是要防備三清墟的先生們,以及諸位尊者。”

    “尊者?”翼翼與夕夜異口同聲,誰也沒聽懂林蘇青的言下之意。

    唯有狗子,似乎只有它聽懂了。

    “呵,不聽本大人之言,是會吃虧的,你等著吃虧吧你就。”狗子半垂著眼皮子,頓覺乏味,扭頭去一旁的墊子上繼續趴著,“凈給本大人找麻煩。”

    它背對著林蘇青他們臥下后,俄爾扭頭沖林蘇青道:“我可提前告訴你,并不是什么危險都能以我一己之力兜下的,我只保你活著,但不保你完好無損。”

    林蘇青還沒回話,夕夜率先辯駁道:“小青青有傷也能自愈不是?路上的時候我親眼所見,他雖是凡胎,可他的身體比他的袍子還結實。”

    “我所說的可不是這個。”狗子半點部理會夕夜,只睨著林蘇青道,“我想……不需要我解釋,你自己最是清楚。”

    “我知道。”林蘇青神色凜然,莊重道,“不過,我打的正是這個主意。有些事情我想查清楚。”

    林蘇青想著脖子上所掛著的血色墜子,他能夠確定的是——認得這枚墜子,即翼翼所說的勾玉,當認得這枚勾玉,便一定也認得他。即使不認識他,但只要認得勾玉,那么也必然就與他的身份有些干系。譬如定瑞,譬如翼翼……那么就全都是線索。

    “你現在這樣不是挺好的?潛心修行,慢慢提升自己,今后也不是不能位列仙班。何苦要自討沒趣將招惹是非?你可要當心玩火自焚。”狗子瞥著他道。

    “那也甘愿。”林蘇青如是道。他認為自己并不是執念過去的自己,而是不想渾渾噩噩的過今后。過去自己的是誰不重要,但是,不能不知道自己是誰。

    有了這樣的打算,就算是赴湯蹈火又如何?在所不辭。誰都忌諱他的身份,誰也不愿提及,天界想提前扼殺他,而狗子也一再提醒他不能失控。

    可是,他反倒不這樣認為,他認為越是危險、越是緊急,說不定越是能應了絕處逢生的理。

    誰都以為他會被內心里的那個自己打敗,最終成為禍患。可是誰又能完全判定判死呢?他與他們所畏懼忌憚的那個他,誰贏誰負,誰也無從定奪。

    “唉呀狗子你好歹也是曾經的戰神,怎的變了狗子就變得這等婆婆媽媽,這也怕那也怕。”

    在林蘇青忖度的時候,夕夜念叨著:“你們每次對話都這般隱晦,問也不說,雖然我不清楚你們到底在神神秘秘的聊著什么事,但是我覺得吧,依著小青青的意思不會有錯的。”

    “你懂個錘錘。”狗子翻了夕夜一記白眼,“要錯他也得容有試錯的機會。”

    “嘁。”夕夜回了它一記白眼,“反正我覺得不妨依著小青青的決定來,但盡所能,順其自然。”

    “站著說話不腰疼。”

    夕夜甩身一屁股坐下,抱著膀子傲氣道:“我坐著說話也不腰疼!”

    “……你們別吵了。”林蘇青勸阻道。

    “啊對了!”夕夜又騰地竄起來,快步上前走到案桌邊上,問道,“小青青,龍馬的角你要用來做筆嗎?需要我幫忙嗎?”

    “呃不必了。”經他一提醒,林蘇青想起了青玉盒子中定瑞的那枚幼角,“不打算用它做筆。”

    夕夜愕然:“啊呀?你舍不得那只姑獲鳥啊?!”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