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240章 天瑞院紫霄閣二

  • 塵骨 - 第240章 天瑞院紫霄閣二字體大小: A+
     

    入了紫霄閣,第一層,即底層,設著許多以大樹根為原料裁制的長桌,每張長桌兩邊都置放著穿著繡套的草垛。

    第二層,則是一間寬敞的獨立的書房,只在一側設著軟榻與案桌。

    “第三層與四層都是天瑞院的功法典籍,你們留在第二層等候,林蘇青,你隨我來。”翼翼點了林蘇青,林蘇青應聲正要前去。

    “為什么只能他去?”夕夜發起了牢騷。

    “那你也來吧。”翼翼眼尾睨了他一眼,一邊上樓一邊故意朗聲對林蘇青道:“林蘇青,你隨我去到第五層,雖然第五層布有定瑞的結界,但你無須擔心結界令你化成一灘血水有去無回。畢竟你有定瑞的許可,因此必然能全身而退。”

    夕夜剛扶著扶手踏上第一個臺階,第二個臺階還沒落腳,頓時就是一僵,他憤然轉身,負氣道:“不去就不去,誰稀得去似的。”

    “喲呵?看來有進步。”狗子將羅漢塌上的軟墊子拖到地上,走上去一屁股坐下,乜了夕夜一眼,打著哈欠道,“倒是明白了沖動是莽夫的搭理。”

    夕夜蔑著狗子道:“沒學識,這叫識時務者為俊杰。”

    “呵呵,這話我聽過。”狗子吧唧吧唧嘴,懶散道,“上回林蘇青認慫時也是這樣說的。”

    “哇!這是什么!”夕夜忽然凌空一抓,像是一把捉住了什么!他小心謹慎的透過虎口之間的縫隙往里瞧去,“哇!生得也太奇怪了吧!你快看這是什么!”夕夜握著手里的東西向狗子遞去。

    就在他即將走近時,狗子瞟了他一眼:“呵,真是蠢得驚世駭俗。”它將臉埋入大腿底下,懶得搭理,“我當年玩這個伎倆的時候,你娘還在當姑娘呢。”

    林蘇青與翼翼走到樓梯拐角時,往下看了一眼狗子與夕夜,有些擔憂地問向翼翼:“就這樣把他們倆留在二樓,會不會不好?”

    翼翼不解道:“哪里不好?天瑞院不講那些客套禮節。”

    “不是……”林蘇青委實擔心,“我怕他倆一會兒打起來,將二樓拆了……”

    “拆了便拆了,無非是一張茶桌一張木榻,捉了追風神君找丹穴山二太子來賠就是了,還能換一套更好的。”

    林蘇青詫然,想不到看起來嚴肅嚴謹的翼翼,竟然如此豁達敞亮,不禁令他懷疑是不是故意要留狗子與夕夜單獨相處,好讓他們越看越相厭,立馬打上一架。

    ……

    上到了第五層樓,這里與底下的四層皆部相同,這里有條窄得僅能通過一人的走道,通往一間屋子。

    當林蘇青跟著翼翼走到門前時,翼翼忽然轉身讓林蘇青止步:“你不能進去。”

    “結界嗎?”

    “不是。”翼翼凜若冰霜道,“里面珍藏著初任掌院先生的物品,你不能進。”

    “好的,我明白了。那我在樓道口等你。”語罷,林蘇青轉身折去樓梯口處,面向樓梯垂手恭立,“妥當時,勞請翼翼姑姑提醒我一聲。”

    翼翼看著眼前這位年輕凡人的背影,感慨于他細膩而敏銳的洞察力,遽然猛地、剎那地、有一種莫名的熟悉感撲面而來,是平靜而沉穩的性情,是那堅毅而不鋒銳的氣派……似曾相識。

    這種感覺令她心跳頓時慌亂,竟是越看越熟悉!

    “翼翼姑姑,你去吧,在你吩咐我轉身之前。我不會轉身。”林蘇青說道。

    翼翼愣住了,她連忙回過神來,收斂著發慌發緊的心緒,“那你稍等片刻。”轉身時,不禁多看了兩眼,實在熟悉。

    于此同時,她亦是越發的感覺,定瑞對于林蘇青判斷一定也是她認識的誰。

    當翼翼揣著滿心的不解地解開門上的封印,便徑直穿門走進了屋子——

    那道所謂的門實則只是一道幻象,她所解開的封印才是真正的阻隔外界的門。因此,看起來翼翼是穿門而入,而門原封不動的關著,但其實她的確是開了門,進了房間,而門在她后腳一入,便自行關上了。

    林蘇青也的確信守承諾的沒有回頭,他靜靜地看著面前旋轉向下的樓梯。翼翼所看見的、所以為的沉穩與堅毅,倒不是因為他知曉了那房間的重要性,而是他認為既然不能進,便不要給翼翼添麻煩,畢竟他初來乍到,倘若想知道那里面有什么,也不該是現在這一時半會兒該急切的。

    因此,此時此刻,他心中最放不下來的是留在二樓的狗子與夕夜,擔心他們會不會真的打起來。

    那二樓只設著一張茶桌和一張木榻幾,不用猜也知道,那里應當是先生閱書的地方。若是將那里打壞了,必然是對初任掌院先生的不恭敬。

    “好了,你可以轉身了。”翼翼很快就回來了。

    “是。”林蘇青應著轉過身來,只見翼翼手中捧著什么,用赤炎色嵌金錦邊掛金絲流蘇的緞絨布頭蓋著。

    翼翼雙手捧遞出去,侃然正色道:“你自行打開吧。”

    “可以嗎?”林蘇青向她確認的問道。

    獲得翼翼莊重的點頭,他這才完全定下心來,他伸手去將那上面蓋著的緞絨布頭揭開了一角,露出一方青玉制成的盒子,透著內斂的微光,散發著冰冷卻無寒意的涼氣。

    觸到盒子時,那盒子便立刻升溫,仿佛在一瞬間變得與他手上的溫度一致,仿佛什么也沒有觸摸到。

    他正要用拇指撥動盒子上的鎖扣,手上的動作卻突然停住,他乍然想到了一件事。

    翼翼見林蘇青開盒子的動作停下,正肅然的凝視著盒子,偶見他眉頭微微動了一動,料想他是在猜測盒子之中盛放著何物,于是道:“定瑞所贈。”

    “我知道。”林蘇青注視著那方盒子,并不打開,而是抬眸看向翼翼,“我先前就在想,我一定是定瑞的舊識,定瑞一定認得我。現下,我更確定了。它一定認得我。”

    翼翼遽然怔了怔,連忙收了游走的思緒,正色道:“所以呢?”

    “翼翼姑姑,你可認得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