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235章 你好像認識我

  • 塵骨 - 第235章 你好像認識我字體大小: A+
     

    定瑞垂眸凝視著林蘇青,不點頭也不否認。它挺拔的立著,實在太高大了,林蘇青的個頭僅僅到它的胸膛。

    林蘇青緩緩后退了三兩步,動作緩慢的舉起臂膀朝定瑞的臉伸出手去,定瑞渾身散發出的皎潔光芒將林蘇青照得亦是一身華光,仿佛鍍上了一層銀白的神輝,光采奪目,叫人一個恍惚認不出他來,突然變得陌生。

    “小青青……”將夕夜看得愣住,遽然忘了去擔心他是否會中毒。

    隱藏在黑暗之中洛洛,若有所思的看著,肅冷的神情之中掩著深深的擔憂與懷疑。她悄然地退下,退得更遠,在伸手不見五指的密林之中召喚出了一條細蛇,她擒住那條細蛇,右手一抬手指微動,忽然有一枚不及小指的指甲蓋大小的圖標出現在指尖,以大拇指與食指夾著,圖標的形狀猶如一朵盛放的紅花楹,一側的中心有著細小的釘子,洛洛便就著有釘子的那一面,將那枚狀如一朵紅花楹的圖標頂入了細蛇的頭蓋骨上,然后將細蛇放歸了深林。

    而在林子的外面,林蘇青依然舉著伸出的手掌,但他并沒有直接去摸定瑞的臉,他盡全力伸展也還遠遠夠不著。便就這樣掌心向著定瑞的面孔,就此舉著。

    “小青青這是做什么?”夕夜好奇地自言自語。這時候誰也沒空理會他,都是全神貫注的凝視林蘇青與定瑞那邊,等待著定瑞的反應。

    定瑞看著林蘇青的眼睛,林蘇青的目光亦是毫不退讓的盯著定瑞的眼睛。

    “這是挑釁。”翼翼正色直言道,似是回答了夕夜方才的發問,又似乎是在自言自語,“直視靈獸的眼睛,是對地位的挑釁。這會激動定瑞。”

    “?!”翼翼猛地一怔,被眼前所見震驚了!她看見……她看見定瑞的視線移開了一瞬間!它移開了?!定瑞居然移開了視線?

    她侍奉定瑞十幾萬年,至今不能與定瑞對視,然而林蘇青不僅對視了,還令定瑞率先移開了視線?!

    聯想她自己,她當年為了被定瑞的接受,可是整整努力了五百年!而這個年輕人……這個年輕的凡人……居然、居然……

    不,她不敢相信。

    翼翼尚在驚怔,只見定瑞低下了頭,用自己的臉去貼上了林蘇青的掌心,這不是意味著它接受了那個凡人,這是……這是意味著它臣服于了那個凡人!

    她的眼眶頓時發紅發熱……不,這不可能。

    如定瑞這般世間獨一無二的靈獸,高貴如它,冷傲如它,孑然如它……它怎會、怎會如此輕易的臣服?怎能如此輕易的臣服?何況、何況還是臣服于一介凡人!那可是個凡人啊!

    不論他先前展現了怎樣英武的神通,可無論如何也始終無法掩蓋他是個凡人的身份吶!

    在翼翼的震驚之中,其實林蘇青自己也怔愕了,畢竟連他自己都萬萬沒有想到定瑞真的會貼上來!

    就連他為什么會伸出手去,他自己也并不知道。他只是忽然想伸手去摸一摸定瑞,奈何定瑞高達無比,他摸不到,于是他便那樣將手等在哪里。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何要等,更不知道定瑞到底會不會貼上來。

    看似一切都是他有意為之,實則連他也是意料之外,他只是想這樣做便這樣做了……

    對于定瑞的回應,林蘇青心里很開心,很激動,甚至很緊張。之于定瑞的回應,他可是想都沒有想過。

    可是這份情緒他沒有表露,他的神情看起來依然從容,在旁觀者的眼中,林蘇青正不緊不慢、從容淡定地***著定瑞的臉,以大拇指摩挲它的額頭,揉著它的耳背……

    而定瑞更是主動的以臉去迎合林蘇青的掌心……

    哪里是方剛認識,分明更像是相處了幾千幾萬年的舊相識。

    這……這哪里還是那個號稱最難被馴服的靈獸——龍馬?

    翼翼看得是張口結舌,目瞪口呆。而夕夜也望向了翼翼,

    “定瑞,看著我。”林蘇青盯著定瑞,手中稍微一用力,令定瑞看向自己。因為定瑞聽不懂別的語言,他估摸著或許能用眼神配合言語,使定瑞聯想出所要表達的意思。

    “定瑞,你的確認得我,是不是?”他緊鎖著定瑞的眼神,一個字一個字緩慢而有力的問道。

    定瑞看了看他,歪著頭又看了看,似懂非懂。

    “你是不是認得我?”林蘇青再次問道。

    定瑞還是只是歪著頭看他,沒有回答,仿佛是在猜他在表達什么意思。

    林蘇青想了想,接著,他指了指定瑞道:“你。”而后拍了拍定瑞的胸膛,“記得,你記得……”他指著自己道:“我。”之后又重復了一遍,隨即第三遍。

    第三遍最為完成,一邊比劃一邊道:“你記得我。”語罷了,以疑問的眼神看著定瑞。

    定瑞思考著,沉默著,林蘇青正打算再比劃一次時,定瑞突然伸出舌頭舔一下林蘇青的臉。

    那舌頭粗糙得像麻繩織成的似的,磨得他臉頰生疼,第二口舔下來,用力比第一口更重,感覺要被它的舌頭連根卷頭發帶走頭皮。

    “定瑞,別鬧,我在問你問題呢。”林蘇青手忙腳亂的跳著腳按著自己的頭發,并推開定瑞的臉。

    翼翼看定瑞如此,心中很不是滋味,自掌院先生離開后,便只有她能與定瑞交流,也只有她被定瑞接受……

    自定瑞定有生以來,至今它只認可三位,這屈指可數的三位之中,她便是其一……何曾想到,今日遇到了第四位,竟是不需要漫長的磨合與考驗,就被定瑞認可了……而且是臣服……

    從古至今,定瑞只臣服過兩位……

    “翼翼……姑姑……”林蘇青突然一聲喊,打斷了翼翼的回憶。

    當她循聲抬起頭一看,只見林蘇青正偏著頭,努力用雙手抗衡著定瑞,一臉慘狀的向她求助道:“定瑞這是怎么了?我都快被舔禿了,能否請您幫忙拉開一下……”

    翼翼眉頭一緊,頗為嫌惡,堂堂定瑞竟然對這個凡人如此親近,她十分嫉妒,而且十分生氣。

    夕夜也被這一聲喚過神來,他緊張的沖上去,想幫林蘇青推開定瑞,可是忽然想起了狗子的話,既不能傷它又不能碰它,他手足無措地沖翼翼喊道:“這是你照顧飼養的靈獸不是嗎?我們誰喊都沒用,它只聽你的話,你快把它叫開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