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234章 問靈獸二

  • 塵骨 - 第234章 問靈獸二字體大小: A+
     

    夕夜自知理虧,當即閉了嘴,回到林蘇青邊上:“小青青,怎么辦?你會龍馬的語言嗎?”

    林蘇青遺憾的搖了搖頭。。。

    他抬頭凝望著‘挺’立在跟前的定瑞,欣賞著它那比月光皎潔的‘毛’發在夜‘色’中任風吹拂,身上短淺的皮‘毛’油光水涼哪里像是‘毛’發,更像是身披著光滑柔軟的白‘色’錦緞,就連天邊的月亮都比之遜‘色’,實是神氣‘逼’人。

    定瑞上半身像山羊,下半身像馬,而四肢則如象,尾部卻又像獅子尾……

    除此之外,在它額間生出的那支天生螺旋紋理的獨角才最為奇特,遠觀之宛如‘玉’石,‘色’澤飽滿溫潤,受著身上‘毛’發的潔白光輝,顯得更加晶瑩無比。

    倘若定瑞能化出形貌來,恐怕以美貌著稱的嫦娥仙子,也要黯然失‘色’。

    在林蘇青目不轉睛的凝視著定瑞時,定瑞的目光也落在林蘇青的身上。只是有區別在于,林蘇青是生平第一次見到如此美麗、高雅而清冷的靈獸,所以他的目光在定瑞身上游來游去,真想一眼全部收進眼底。

    然而定瑞的目光則自始至終都落在林蘇青的臉上,眸光略微動了動,也只是因為林蘇青的眼睛在到處游走,而它在追著林蘇青的眼睛看。

    翼翼見此情形,便離開了定瑞的身邊,過去與狗子和夕夜站在一處,大家都默默的看著他們,翼翼看得‘欲’言又止,終是沒忍住小聲道了出來。

    “定瑞似乎認得林蘇青。”

    “哈?!”夕夜大驚,翼翼連忙使眼‘色’示意他:“小點聲!”

    夕夜聽出其中有新奇事兒,十分配合的壓低了聲音甚至還弓了弓腰背,以為這樣聲音會更小一些,說話時會更隱秘些。

    “喂,‘女’牧司,你方才說什么?我聽見你說定瑞認得小青青?”

    翼翼目不斜視地觀察著定瑞,俄爾又不大確定先前的判斷,有些許茫然,不解道:“看上去……似乎認得,又……似乎不認得……”

    夕夜強行按捺著好奇等了半晌,結果還是沒等到答案,登時就急了:“那到底是認得還是不認得啊?!”

    “我不知道。”翼翼望著定瑞,看著它追隨林蘇青目光的眸子,喃喃低語,“我不確定……我從沒見過定瑞有這樣的神情……”

    “啊?”夕夜咂舌攢眉道,“連你都不確定,那……那還有誰能確定。”

    一旁的狗子默默地看著這一幕,心中感慨萬千,原來……除了它一個,還有定瑞記得……

    這時,看遍了定瑞的林蘇青,猛地回神過來,留意到定瑞看著自己的眼神,那眼神似曾相識……那眼神,他曾經見過。是的,正是與妖界的赟王相似的眼神……連那驚訝、猶疑和徘徊不定……都是那么的相似。那也就是說,定瑞與赟王認得同一個誰,而自己正好與那個誰長得十分想象……亦或許……他心中驚得一跳,不能再想下去。

    “你認得我?”他如是問定瑞道。

    “小青青,‘女’牧司說過了,它聽不懂的。”夕夜大聲地沖林蘇青提醒道,還以為他忘記了翼翼的前言。

    然而林蘇青并沒有理會夕夜,他凝視著定瑞的眸子,上前一步,又問道:“像你的故友?”

    他看了一會兒定瑞的眼睛,見它的眼眸平靜如一汪秋水,于是抬起胳膊慢慢地輕輕地伸出手去,試圖要‘摸’一‘摸’定瑞的‘胸’前那魁梧壯碩的肌‘肉’。

    “不可!它會傷了你!”翼翼連忙上去阻止,然說時遲那時快,她剛跑去伸手去攔,林蘇青的手指已經觸‘摸’到了定瑞……

    翼翼頓時驚得瞠目結舌,她伸出去要攔住的手都來不及放下去:“不敢相信,你在沒有使用術法和‘藥’物的情況下,居然……居然‘摸’到了定瑞……還、還是夜里的定瑞……”

    夕夜當即以訝,趕忙將翼翼拽過來,強烈得幾‘欲’爆炸的好奇心催著他連連發問道。

    “你說什么?為什么不能‘摸’定瑞?尋常不讓‘摸’嗎?我聽過定瑞的傳說,可是沒有誰告訴我定瑞夜里會與白晝不同,夜里的定瑞會如何?會失控?會狂暴嗎?”

    始料未及,實在是始料未及,翼翼已經驚訝得呆若木‘雞’,對于夕夜的連環詢問置若罔聞,她實在是難以置信。自她被定瑞接受,成為定瑞的牧司以來,定瑞就再也不曾與誰接觸過,那天修院的幽夢之所以騎過定瑞,還是因為她不擇手段的向定瑞下了十足的猛‘藥’與術法,然而盡管如此,幽夢所騎乘的時間也不到半盞茶的時辰。

    “龍馬的角,能解天下之毒,即使是汪洋毒海,也只需用它的角沾一沾水,便能瞬間化解。”狗子瞟了一眼廢話連篇的夕夜,見他被疑‘惑’困得痛苦萬分,遂大發慈悲的解說道。

    “但并不是誰請它解毒它就會解的。”夜風吹得狗鼻子發癢,它‘舔’了又‘舔’,而后道,“龍馬是非常孑然非常孤傲的靈獸,它輕易不會臣服于誰。”

    夕夜蹲在狗子的邊上,迫不及待的問道:“然后呢?夜里的龍馬和白日的有何不同?”

    “你說會如何?”狗子橫了夕夜一眼,嫌棄道,“紅月圓滿之夜的你是什么樣子,龍馬有過之而無不及。”

    “哈?”夕夜一頭霧水,“不可能,我瞧它‘挺’平靜的呀!你看!而且那個‘女’牧司一個手訣它就來了,很有理智嘛。”

    “那是因為定瑞接受了翼翼。而且……”狗子目光忽然深沉,“定瑞身上有封印,只要不去觸碰它,它就不會狂躁。”

    “可是適才她不僅碰了,還‘摸’了!”夕夜指著翼翼。

    “我都說了!定瑞接受翼翼這個牧司了呀!當然準她碰啦!”狗子被夕夜無腦的問題問得失去了耐心,“你的腦子被驢踢過吧!”

    “是的沒錯。”夕夜一口應下,俄爾話鋒一轉,“怎么了?你踢了我竟然不記得?”

    狗子嫌棄得嘴角都快癟到地上了,‘露’出上半邊牙齦,厭惡道:“別的腦子是腦子,再不濟也是漿糊和泥,我看你的腦子里裝的都是屎吧!除了添堵,毫無用處!”

    夕夜一個猛子站起來,叉著腰怒道:“不行!我不允許你這樣說你自己!”

    “……”狗子嗷嗚一口撲上去,咬住了夕夜的大‘腿’,咬得他猝不及防!

    “啊啊啊啊!君子動手不動口!你怎的動不動就張口!有本事光明正大的來!正面干一架!”夕夜痛得原地跳腳,嗷嗷直喊痛。而隱于大樹茂密的枝葉里的洛洛,此時只能揪心的看著,無從‘插’手去救夕夜。

    翼翼對身旁的喧鬧充耳不聞,仿佛置身事外一樣,她安安靜靜地看著定瑞與林蘇青之間的‘交’流。她發現……定瑞仿佛聽懂了林蘇青的話……而……又仿佛沒有聽懂……

    “定瑞,你可知道我是誰?”林蘇青輕輕將手掌心覆在定瑞的‘胸’口,定瑞鏗鏘有力的心跳傳到了他的掌心之內。

    求票,抱歉依然是求票!年底了,懇求大家齊心協力為塵骨的2017年做一個漂亮的總結,好嗎?拜托了!團結就是力量,讓我們一起為塵骨增磚添瓦,一起努力加油!月票、推薦票、活動票!是票都求!請統統投給塵骨吧!感‘激’不盡!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