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231章 唯獨1盞長明燈

  • 塵骨 - 第231章 唯獨1盞長明燈字體大小: A+
     
        天瑞院的明堂位于天瑞院的北部,不似其他樓閣樸素,明堂建得格外壯麗大氣,并且它恰恰地處紫水閣與紫霄閣的正中,明堂向南一面開有三道門,正門最為高大,不過它上了鎖,只有左右兩邊各一道的側門可以推開。

        從紫水閣出來,離遠些看,這三處樓閣,以及明堂正面的構設,仿佛構成了三出闕。

        假若是有意如此布局,那么,依此可見,昔日的天瑞院不愧為三院之首,因為,三出闕是最高禮制最高等級的建筑方式,不確定這邊世界是否如此,但于林蘇青原先的世界里,三出闕通常是聳立在帝王住處之前,所以通常將這種建筑方式稱為天子三出闕。

        天瑞院的明堂不同于其他閣樓,它一座圓形的建筑,是鎏金重檐八角斗尖頂,覆以青藍鑲金瓦,似竹節樣層層收進,逐漸收小。據目測,總高約莫十二丈。

        明堂內部,燈火通明,亮如白晝,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二十八根盤龍金柱,閃耀著熠熠金光。

        林蘇青仔細的數過去,外圈有十二根,中部也立著十二,而內圈只有四根。

        如此布局自有用意,想來想去,他猜想,大約外圈十二根寓意著周天十二星宿與十二個時辰,中部寓意著一年十二月份,而至于內圈的四根,應當是寓意著春夏秋冬四個季節?

        墻面上雕龍畫鳳,祥云白鶴此起彼伏,栩栩如生,蔚為壯觀。不過,也的確如夕夜所言,這里面什么也沒有。

        大家在里頭邊走邊逛,夕夜雙手叉在后脖子上枕著,懶洋洋道:“我說吧,這里面什么也沒有。”

        林蘇青一邊走一邊謹慎的打量四周,的確空蕩,沒有牌位,沒有畫像,也沒有香火,供臺之上鋪著如新的紅緞布,視線粗略掃過,遽然一怔,那供臺并非什么也沒有,那上面有一盞長明燈!

        “小青青,快走呀,本來從這里穿過去是最近,你偏要四處逛悠,這倒好,省下的時辰都叫你給耽誤了。”夕夜走在前頭絮絮叨叨個沒完。

        原以為林蘇青會回他兩句,扭頭一看,他卻立在供臺前邊。

        “你在看什么?”

        “這里為何會有一盞長明燈?”

        夕夜聞聲三步并作兩步的跑過去,湊在林蘇青邊上瞧著,狗子聽得渾身一震,放下腳步,原地不動,只是眼眸轉過去窺視著林蘇青與夕夜那方。

        “會不會是那名女牧司翼翼供奉的?”夕夜試圖用手指去戲弄那平靜的燈火,剛伸出手指便被林蘇青握住了手腕。

        “長明燈不可冒犯。”

        夕夜不得不收回了手,問道:“也有來頭?”

        林蘇青點點頭,靜靜道:“它可能是為生者祈福,也可能是為亡靈引路。”

        “這里不供三清天尊,不供歷任掌院先生,連根香都沒有,居然還講究這個?”夕夜不解道,“那這是祈福還是引路?”

        林蘇青盯著那細長的燈火,道:“誰供的這盞長明燈,誰才知道。”

        狗子當即扭頭呵道:“明堂供著什么,關你們什么事?有本事就當上掌院先生,這里你想供誰就供誰,供你自己都成。”

        “哎呀,問問不行嗎?做什么總是兇巴巴的。”夕夜撅著下唇翹得老高,“像個火球。”

        “你像個糞球。”狗子叱道。

        “你!”夕夜登時怒了,舉著拳頭就要去錘它。

        “夕夜。”卻是被林蘇青叫住了。

        “罷了!反正也不是問你,哼!”夕夜瞥了狗子一眼,一扭頭撇走眼不見心不煩。

        狗子翻了個白眼,歪著鼻子鄙夷道:“你爹再如何位高權重那也是你爹,你在三清墟不過是尋常學子,呵,不是我要打擊你,你就是去問翼翼這明堂里供著什么,她也不會回答你。”

        狗子見夕夜蹙了蹙鼻子十分不以為然,遂又嘲諷他道:“你別小看翼翼只是飼養零售的牧司,這三清墟是按資歷與輩分說話的。”

        狗子一邊說著一邊抬起爪爪慢條斯理的欣賞著自己的尖指甲,顯得更為藐視他,道:“論起資歷,你得管她叫一聲翼翼姑姑。”

        姑姑……咳咳咳!!林蘇青登時被自己嗓子眼里一口唾沫給嗆住了,見夕夜與狗子的目光相繼投來,他連忙掩飾道:“不小心吸入了一只飛蟲,沒事,咳咳,沒事,你們繼續……”

        “有飛蟲嗎?”夕夜張望著四周。

        “沒有。”洛洛猛地出現,腰下為蛇身,盤旋在緊柱上,倒掛在在夕夜的身側,恰是林蘇青的面前,嚇得林蘇青咳嗽更急了些,受著夕夜的注視,他緊張得一邊咳嗽一邊沖夕夜連連擺手,道:“咳,沒,咳咳沒事,沒事。”

        夕夜見他沒事,連忙去找狗子撒著怨懟,質問道:“憑什么我要叫她姑姑?!”

        “天瑞院剛落地而成時,翼翼就在這里做牧司了,那時候你娘親都還沒有出世呢,你說呢?”

        方剛止住咳嗽的林蘇青靈光一現,道:“你似乎比任何誰都更加了解三清墟?”

        狗子乜了林蘇青一眼,昂首挺胸的坐下,道:“廢話!天修院的那個什么策先生,還是我的手下敗將呢!”

        “他曾經與你交手過?”

        “何止交手過,他妄想成為戰神,每隔幾百年就要找本大人挑戰一次,輸了還心不甘情不愿,哼,沒什么氣量。”

        “哦,看來你真的很了解。那這盞燈呢?”

        “這盞燈……”狗子話剛出口猛地一收,當即咬了自己的舌頭,林蘇青問得它猝不及防,它橫著眼睛怒氣沖天道:“你小子又想從我嘴里套話!”

        “我光明正大問的,怎么能叫套話?”

        “對!小青青是光明正大問的。”夕夜附和道。

        “狼狽為奸,每一個好東西!”狗子氣道。

        “物以類聚,那你也不是好東西。”夕夜反駁道。

        “就你牙尖嘴利!”狗子氣不打一處來,見夕夜與林蘇青是一伙的,他連忙拆散道,“夕夜,定瑞的角你不挖了嗎?”

        “啊呀!挖挖挖!當然要挖!”夕夜一鼓作氣地往前走,走了兩步又調頭回去拽著林蘇青一并走,邊走便道,“你盯著那長明燈也想不出個頭緒來,不如咱們去把定瑞的角先挖出來。”

        林蘇青木然的被夕夜拽著胳膊往前拖著走,心思始終停留在狗子最后的那個神情之上,他始終覺得——狗子知道這盞長明燈的事,可是它為何不說?

        狗子知道許多事情,許多秘密,加之他特立獨行,膽氣甚大,許多別神仙不敢說的,他都敢說,比如定瑞埋在明堂后面的角原本是不能挖的,而它卻敢挖。

        那么,偌大的明堂單單供奉的一盞小小長明燈,它既然守口如瓶,只能說明,這盞長明燈事關重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