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228章 真的只是個誤會!

  • 塵骨 - 第228章 真的只是個誤會!字體大小: A+
     
        沒了他人皮囊做遮掩的姑獲鳥,變得分外規矩,言行也不敢再如先前那般孟浪造次。

        “姑獲鳥與夏獲鳥其實都是懷胎有子而又殞命的待產婦人,因為不產而死,死后多有因執念而修行。只是,其中有一些婦人的執念積成了怨念……就修成了姑獲鳥,呃……就是借別人的孩子,吸取魂氣。”

        這時,一直趴在屋頂上,挪開了一點青瓦,借著瓦片之間的縫隙,窺看著的狗子,忍不住在心中諷刺道:“說得好聽,謂之為“借”,也不見借走后還回過一次活的。”

        接著便聽姑獲鳥說道:“而夏獲鳥雖然也有執念,但她們與姑獲鳥一脈不同,他們是撿拾那些被人拋棄的孩子,領回去自己收養。”

        說話間姑獲鳥的神色哀怨起來:“所以她們可以入妖籍,受著擁戴與敬重,而我們不能入妖籍,還要被排擠。”

        末了又覺得自己將姑獲鳥一脈說得一無是處,她立馬抬起頭義正言辭道:“可是再如何被排擠,我們也不入魔界!”

        “夏獲鳥的樣貌也如你們一樣,是竊取他人的外貌嗎?”林蘇青的心思全然在那一副臉上,想盡快問清楚那張與他娘親一模一樣的容貌是從何而來。

        “夏獲鳥受著萬眾愛戴,怕是巴不得自己能被萬眾牢記呢,又何以甘愿披著別人的皮相。”姑獲鳥滿臉不屑,“何況畫皮披相之術必須吸食魂氣方可修煉,夏獲鳥一脈自詡慈悲心腸,她們不吸食魂氣,怕是想休也休不成。”

        也就是說……林蘇青眉頭緊鎖,揣度著姑獲鳥話中的真假……

        “可有半句虛言?”

        “常言道好死不如賴活著,我哪敢有半句虛言。”姑獲鳥輕輕捻著袖口半遮唇角,楚楚而道,“余生怕只能做個法器了,還請公子哥莫要隨意丟棄我才是。”

        明明還是故作姿態,然而配上她現下這副面容,已不似先前那般別扭,頗有些仿似真嬌媚。

        林蘇青抬了她一眼,饒是千嬌百媚,也幾無心思多著眼于她。他一心在思忖,倘若姑獲鳥所言千真萬確,夏獲鳥也的確不會盜擬他人皮相之術,那么……那么為何與他娘親的相貌一模一樣?

        “你們與夏獲鳥,可有誰能去到別的……”

        “小青青!”夕夜的聲音乍然在門外響起。

        林蘇青與姑獲鳥皆是一震,夜闌更深的,這時候他突然來做什么?

        “哎呀不好我得趕快藏起來!”姑獲鳥火急火燎的從地上爬起來,衣袍也顧不得整理,她那一身紅袍子原本就寬大得空空蕩蕩,只靠著一根寬腰帶松松垮垮的系著,現下她一捉急,哪里顧得全面,顧上了扯衣領就顧不上遮腿,不是露了酥|胸香肩粉白一片,便是袍子底下伸出白藕細腿。

        她莽撞地要往那截腿骨里隱去,猛地起身往前一撞,不料林蘇青先前在桌前所幻化的屏障還沒有撤出,她一頭撞去觸動了隱藏的屏障,裝得砰地一聲震響,旋即仰頭險些朝后倒栽,她扶著撞疼的腦袋,袍子又滑下去一半,露出半壁玉姿,林蘇青秉著非禮勿視正要偏向別處,怎料她撞的暈頭轉向,為了控制不往后栽,于是是猛地往前一伏,哪料這一伏是一個猛子撞在了林蘇青懷里。

        她一抬頭,正好倚在林蘇青的胸膛前,頓時兩個都有些慌了,雙雙面紅耳赤,想來這姑獲鳥披著他人皮相裝模作樣慣了,自己的形貌還是頭一遭這般尷尬。

        “小青青——”

        夕夜的聲音越來越近,聽到門外風聲——不好!這小子是飛奔來的!這要是被他撞見了這一幕,指不定如何瞎想!

        林蘇青當即化散了屏障,抄著姑獲鳥的腰將她往桌前拎去,他一把抓住那截腿骨,作勢要幫著姑獲鳥趕緊藏回去。

        這一急之下,哪料一腳踩在了姑獲鳥的袍子上,腳下一絆,當即一個趔趄,原本要將姑獲鳥收去那腿骨之中,然這一絆,遽然將她摁在了桌子上。

        姑獲鳥哪里料到這樣,她被摁在了桌子上,她頓時也慌了,趕忙掙扎,這一掙扎那寬松的袍子便散得更開了,林蘇青忙著要起來,可是手又被她的袖子給纏住了……

        砰!

        “小青——”門砰地一聲被一腳踹開,“青……”

        夕夜原本歡喜興奮的聲音戛然僵住,他整個兒也僵在了門口,踹開門的腳正要邁入,還沒來得及落地。

        他先是看見了林蘇青半伏在桌面上,隨即看見了林蘇青腰兩側掛著的一雙青蔥水嫩的纖纖玉腿……

        “這……”他愣了半晌,尷尬地將腳收了回去,“你們……呃我……”不知該說什么好。

        林蘇青與姑獲鳥一臉的驚怔的看著夕夜,皆是羞赧得滿臉通紅。

        而夕夜是風華少年頭一遭見識如此這般的香艷景象,亦是羞得滿面紅霞飛。

        率先反應過來的林蘇青連忙將手從姑獲鳥的袖子中抽出來,他剛一起身,一眼瞥見匐在桌面上的姑獲鳥玉腿畢露,他連忙擋在姑獲鳥身前,漲紅著一張臉對夕夜解釋道:“呃那個夕夜啊……不是你想的那樣……”

        被松開的姑獲鳥連忙向那截腿骨里一躍,化作一縷薄煙浸入了白骨之中。

        夕夜怔愕,目瞪口呆,貌似豁然開朗,驚訝道:“姑、姑獲……姑獲鳥?!”一臉的你他大爺的仿佛在逗我……

        林蘇青虛拳掩唇清了清嗓子,強作鎮定,正色道:“咳,是姑獲鳥沒錯,但不是你……”

        “你從哪兒給她偷了一副皮囊?還怪好看的!”饒是夕夜已然羞得滿臉緋紅,一路紅透了耳朵燒到了脖子根,但他自己似乎毫無察覺。

        只見他一雙眸子格外閃亮,驚訝得嘴都合不上了,三步并作兩步的跑進來,蹲在桌子邊上,只是一雙手搭在桌沿,驚奇的盯著那一截堪堪比普通筆桿粗長一點的腿骨,俄爾起身沖林蘇青道:“難怪你要留著那截骨頭!”

        一雙眸子瞪得渾圓,熠熠生輝。

        “夕夜,不是你想的那樣,你先冷靜,你聽我說……”

        “原來是這個用途!”夕夜只顧著新奇只顧著驚訝,“小青青!平日里看不出來啊!聰明人果然不一樣!居然還能這樣玩!難怪姑獲鳥越來越少見了!怕都是被如你這般的聰明人捉去了!”

        “不是夕夜……你先聽我……”

        “你快說說,那副皮囊你是從哪兒弄來的?”夕夜只顧著自己興奮,他湊到林蘇青跟前好奇得不得了,“我明明記得那是個老妖婆啊!而且還兇得不得了!那可是個比熊瞎子還兇的老妖婆啊!哇!”

        林蘇青見勸他冷靜,實在勸不住,于是破釜沉舟道:“瞧你這般激動,你也想要嗎?”

        “唔不!”夕夜臉登時愈發紅透了,“我不要。”

        將他羞住了,終于安靜了幾分。

        “為何不要?”

        干脆更加羞一羞他,好叫他平靜來聽一聽解釋。

        而夕夜過分緊張,哪能聽出來林蘇青言下之意是在故意打趣他,便見他昂首挺胸理直氣壯道:“不行!修行最貴童陽身,一千歲以前一點陽元也不能泄!”

        “……”林蘇青被他一句話氣得眼前發黑,無奈頭頂,卻又無可奈何,“夕夜啊……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樣,那不過是個巧合……”

        “巧合?”

        “嗯,巧合。”林蘇青見夕夜此時還算聽得進去話,連忙抓住機會解釋,“我之所以留那截腿骨,本意是要做法器,另外是想問一些問題。”

        “哇!問什么問題要一邊問一邊陰陽和合修啊?!”夕夜一派天真,似是虛心求解。

        “?!”林蘇青如遭雷劈,“什么陰陽和合修,我只是問個問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