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220章 荒而不廢的天瑞院

  • 塵骨 - 第220章 荒而不廢的天瑞院字體大小: A+
     

    驚凌榜是根據綜合實力,通過切磋比試的輸贏,以列下名次排行,而飛靈榜則是根據各自的靈力列出層級排行。聽起來都是依據強弱排名,然而實際上其實是兩個完全不一樣的榜。

    因為,比試是一對一的切磋,靈力強不見得就適合正面交鋒,何況綜合實力還包含著戰術等策略方面,靈氣強的也不見得腦子就聰慧,更不見得戰力強。

    并且,相對來說,驚凌榜比之飛靈榜,較為公平。因為靈力往往與出身有關系,譬如夕夜,他是妖界帝君之子,那么他的靈力之強,必然是尋常無法比擬的。

    但驚凌榜也并非絕對的公平,它畢竟是以打擂的形式進行,有一些守擂許久而后來輸掉的,不見得真的比贏他的一方弱。

    “明天再說吧。”林蘇青沒有拒絕,也沒有答應。

    “好嘞!”夕夜卻當他是答應了,歡喜得不得了。

    ……

    抵達天瑞院時,其他兩座學院的燈火已經熄滅了許多,大約是有些習慣早睡的學子陸續就寢了。

    原來以為它會是一所破落而衰敗的學院,可當親身站在它的緇色大門前時,卻還是為它宏偉的氣勢所震撼。

    不同于別的學院那樣四方寬廣,它整體是向上而聳立的。每一間房,每一棟樓都是修建得緊湊而高,它們各有特色,別具一格,卻又扎堆如同緊靠在一起。仿佛是許許多多瘦瘦高高的塔,依靠在一處,團結成一位矗立云霄的巨人,亦宛如山峰之頂的另一座山峰。

    它沒有多余的燈火,有且只有一盞懸掛在門楣牌匾上的一盞氣死風燈,火苗并不因孤單而蕭索,它“精神飽滿”的在跳動著,而天瑞院便在這盞昏黃的燈下,沉默的屹立著。

    黑夜掩蓋不了它凜冽了千千萬萬年所沉淀下來的磅礴底蘊。

    雖然千百年沒有招收學子,但是天瑞院并不破舊,推開門進去,借著微弱的一縷燈火一網,仍舊是一派崢嶸軒峻。

    于昏暗不明的夜色中,還是能模模糊糊地看見,各色景致打理得十分規整,花團錦簇,姹紫嫣紅。各類花木樹石,也是晻曖蓊蔚,洇潤繁盛。

    他們一邊張望一邊往前走,過到庭院廊榭時,林蘇青伸出二指搭在護欄上,走了一路下來,手指也在護欄上、柱子上、墻上……擦了一路,到頭來指腹卻是半點灰塵也未沾惹。

    天瑞院除開沒有輝煌奪目的燈火,沒有喧鬧著走來穿去的學子們,哪里也不像衰落的樣子,反倒是在靜謐之中有著別樣而獨特的恢宏氣質,很是莊肅,令人敬畏。

    咴咴……

    突然一陣駿馬嘶鳴聲想起,隨即便聽見嗒嗒嗒嗒的聲音越來越近,與之同時,便有一團光暈越來越亮,越來越清晰,越來越近。

    眨眼便見一匹高頭白馬迎面走來,那光暈便來自于它的身上。它渾身的絨絨白毛正泛著熒熒的光輝,凝視之,十分璀璨耀眼,如若不直接看它,不將目光鎖定于它,便又感覺那光輝沒有那般刺眼,反倒是溫和溫潤的。

    “哇!是定瑞!”走在最前頭的夕夜驚喜道,說罷便伸手要去摸一摸它額頭上的獨角。

    “你們是考入天瑞院的學子?”

    突然有一道女子的聲音響起,聲音響亮且透著堅毅,轉眼便見一名瘦弱的女子從定瑞身后走出來。

    “我記得你,和那個丑八怪爭吵的牧司。”夕夜口無遮攔道。

    “丑八怪?”牧司訝然,“你說幽夢?她很漂亮,并不丑。”

    夕夜不以為然,嘟囔道:“你欺負過你,你還夸她呀。”

    “我們現在只是在討論她的容貌,并沒有討論她的其他。”牧司說話一板一眼,像是無形之中就列著條條框框,說一件事的時候便只有一件事,沒有第二件。

    “你們都是考入天瑞院的學子?”她又問道。

    這時,洛洛自覺的往旁邊站了站,以示自己只是隨行,并非學子的身份。而林蘇青則上前去,與夕夜并肩而立。

    他捧手揖禮,謙和道:“在下林蘇青,是考入天瑞院的學子,這位小兄弟名曰夕夜,她不是。”

    “誒?”夕夜一愣,“我怎么不是?我也是啊!”

    林蘇青放下手,將夕夜往后拉了拉,對那名牧司道:“他是天修院的學子。”

    “誒?”夕夜又是一愣,“你在天瑞院,為什么我要去天修院?我不去!”

    夕夜一甩手,抱著膀子站在一邊,耍起無賴來。

    牧司上下打量著林蘇青。而林蘇青只是云淡風輕的立著,任她打量,一點多余的情緒也無。

    而后,牧司又端詳了一番夕夜,掃了一眼洛洛,目光落在狗子身上時,她眼神一跳,當場就要捧手跪下,狗子當即咳嗽一聲:“咳!”制止了她,“就當我不在。”

    “是。”牧司恭敬道。

    “你不必怕它,它被貶了,早就不是神君了,再過幾年,戰神的名頭也保不住了!”夕夜跨出一步,站在狗子前面將它擋在了腿后,“你可以敬重我,今后的戰神是我!”

    不等狗子發威,那牧司冷了夕夜一眼,連話都不接。

    “我是照顧定瑞的牧司,叫我翼翼就好。”她一絲不茍的說道,“我只負責定瑞的起居飲食,別的一概不管。”

    “那我們呢?”夕夜連忙問道。

    翼翼嚴肅道:“所有學院的飲食都是學子輪流執行,天瑞院亦如是。”

    “好的,多謝翼翼姑娘。”林蘇青點點頭。

    翼翼看了一眼林蘇青,隨后掃了一遍夕夜與洛洛,才又對林蘇青接著說道:“天瑞院沒有先生,至于天瑞院的規矩,你也可以自己去紫霄閣去看。另外,既然你是學子,我應該告訴你。”

    “還請姑娘賜教。”

    “每個學院有各院的結界,結界皆由靈獸守護,因此,只要定瑞沒有異樣,說明結界完好無損,那么你們在天瑞院內的談話,誰也無法竊聽到。自便吧。”

    翼翼直言正色的說罷拍了拍定瑞的脖子,林蘇青與夕夜當即不約而同地退到一邊,讓出過道。當她帶著定瑞路過時,忽然交代道:“起居室在紫水閣,往前一直走,而后左轉便是。”不似之前的嚴肅,但也沒有熱情,語氣不冷也不熱。

    “多謝翼翼姑娘!”林蘇青沖著她的身影道了一聲謝。

    不愧為照顧靈獸的牧司,不必通過語言,僅是察言觀色便看出了林蘇青有不可言說的心思。

    “喂小青青!憑什么你在天瑞院,要打發我去天修院啊!”

    翼翼與定瑞的身影方剛消失于夜色,夕夜就一巴掌拍在林蘇青的背上,將他打了一個踉蹌。

    “夕夜……提醒過多少回了,說話就說話,不要動不動就出手……”林蘇青小心的活動了一下被拍中的琵琶骨,痛得擰緊了眉頭。

    “誰叫你什么也不說,一開口就打發我去別處!”

    林蘇青一邊順著肩背的疼痛,一邊說道:“這是策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