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218章 局中局,陣中陣

  • 塵骨 - 第218章 局中局,陣中陣字體大小: A+
     

    與之對立的二太子不以為然道:“你怎知你通過了測驗?難道不是因為你自私自利,一心只為了自己能夠通過測驗,為了自己能夠活命?”

    二太子的嘴角掛著譏諷:“不是你經受住了考驗,是你本身不忠不孝。”

    “呵呵。”這回換作是林蘇青冷笑了,“果真如此嗎?”

    “不然呢?”那位二太子問道。

    “看來我錯了,原來諸位并非三清墟的尊者,只是普通的監考官罷了。”林蘇青付之一笑,“你們怕是太過依賴那塊天石,以及尊者們的陣法,而自己并沒有認真的監察吧。”

    林蘇青微微一笑,身形突然消失,現身在湖泊邊上,手里依然捧著樹葉卷成的卷,里面所盛著的清澈的湖水,也是一滴也為灑落,仿佛是剛剛打好凈水,剛剛轉身而已。

    “需要學生闡述嗎?”林蘇青認真說道。

    那位“二太子”眉頭一緊,有些不信:“陣中陣,局中局?”

    “倘若不是我娘因為第一個幻陣的結束而消失了的話,她現在應該安然無恙的坐在那里。”林蘇青抬手一指,先前他的“娘”坐過的小凳子頓時消散,旋即在它的邊上十步開遠的地方又顯了出來,還是那把破舊的小凳子,但是事情變了樣。

    “學生林蘇青獻丑了。”林蘇青捧手向那位“二太子”揖了一禮。

    原來,從他扶著他的“娘”坐下的起,他就布下了一個幻陣,而之后的一切,都是在他的幻境之中發生的,也就是說,無論是“二太子”持劍殺了他的“娘”,還是之后的一切,是三清墟的幻陣,也是他的幻陣,并且,三清墟的幻陣是在他的幻陣之中。

    換言之,他自始至終其實都立在湖邊上似個局外人似的旁觀?

    “二太子”驚訝了,失口問道:“那第二個幻陣你是如何堪破的?”

    林蘇青笑了笑道:“至于堪破第二個陣法,學生方才已經說過了,是諸位不了解子隱圣君。”

    林蘇青將手中樹葉卷成的“杯子”朝湖里拋去,樹葉散開,湖水歸于湖泊之中,樹葉落下平鋪在湖面上,漾開層層漣漪,且隨著漣漪輕輕的飄動著。

    “原本學生還疑惑三清墟的尊者們竟然不了解“子隱圣君”,不過既然不是尊者們,那學生便不奇怪了。”

    他離開湖邊上前幾步,這才與“二太子”近了一些,隔著約莫五步的距離,面對面而立。

    “諸位恐怕不曾親身見識過子隱圣君。”他繼續說道,“雖然子隱圣君性情清冷,不易親近,但他絕不孤高,更不狂狷。唯有真正與他有過往來,才能得見,他其實十分平易近人。”

    林蘇青負手而立,一點浩然之氣蕩在胸中:“連山野里的小猴子,都能有幸沐其神輝,敢問這樣的子隱圣君,又何以會如此殘暴嗜殺?”

    “呵。”被揭穿的幻象“二太子”冷哼道,“你可知子隱圣君只身屠殺魔界之事?”

    “那學生反問諸位,既是能只身屠殺魔界,今下卻僅僅殺一名老弱婦人,何以提劍這樣大張旗鼓?真正的子隱圣君就是要取諸位的性命,恐怕也只是彈指一揮間的小事吧?”

    林蘇青說著,自嘲的笑了笑:“何況是殺區區一個我呢?”

    而后他抬眸看著那位“二太子”,又道:“所以打一開始就已經露出了破綻,而后更是破綻百出。因為——在你的眼中,出現了真正的子隱圣君絕不會出現的眼神。”

    “林蘇青,你很奸猾。”那位“二太子”如是評價道。

    “多謝夸獎,不過拙劣狡獪耳。”林蘇青順勢便認下了,他承認他的狡猾,客觀來想,何嘗不是在承認他的智慧?

    那位“二太子”道:“看來你的憤怒與仇恨也都只是戲子作態。”

    這句話林蘇青并不認可,于是解釋道:“布局設陣是戲,真情實感的確是真。諸位修為甚高,忘情而至公。不為情緒所動,不為情感所擾,自然無法理解。”

    一句話噎得那位“二太子”看他的神色更為厭嫌。而林蘇青并不在意,他向那位“二太子”再揖了一禮,假裝恍然想起,語氣確實不緊不慢,道:“哦學生險些失禮了,差點忘記——還要多謝諸位提點。”

    那位“二太子”的眸光微動,不露情緒,單神色看起來有些異樣。當然,這異樣林蘇青看懂了。

    他俯首揖著禮,只抬起眼眸看向那位“二太子”,饒有意味道:“不論有意還是無意,學生都心懷感謝。”

    是那一句——“其實你的娘親早就死了,正是我親手所殺。方才死的那個,并非你的親娘。”

    他起初以為是故意要挑燃他的怒火,使他失控,可是后來的那一句——“還是說你是知道養了你幾十年的老婦人并非你的親娘……”

    當時的他假裝沒有在意這兩句話,可其實全都捕捉到了心里,換言之,這也便是將計就計的目的。

    原先他已經猜到了幾分,只是一直無法佐證,今下也許可以算是證實了自己的猜想。盡管早已為自己做過許多次理準備,可是當真相撲面而來時,他還是沒能做到平靜。原以為自己能夠承受,卻還是感覺措手不及。

    方才的憤怒,又何嘗不是在以此掩飾這不能言說的心痛?

    真情實感歸真情實感,只是有些情感能夠表達出來,而有些情感只適合埋藏在心里,倘若將那些不該表露的表露出來,只會落得自己軟弱無能。

    “你認為你通過測驗了嗎?”那位“二太子”忽然開口問道。

    林蘇青當即收回無關此時的思緒,恢復正色回答道:“從破例讓我入學的時候,就意味著我已經通過測驗了不是嗎?”

    他心里清楚極了,所謂“特例”,不過是換一種方式名正言順的取他這個禍患的性命,即使石碑的陣法沒能滅下他,也必然還有后招在等著他去,不是嗎。

    呵,考三清墟……從決定讓他來考,就已經意味著讓他來趟刀山火海,不是嗎。

    想來二太子殿下嚴明要求他憑真才實學,何嘗不是在暗中提醒他此去有危險,何嘗不是點撥他“特例”即為陷阱。唯有有能力自保,才算是萬全之策。

    “我曾經誤會過子隱圣君。”林蘇青揚聲道,“不過后來都想明白了。諸位所設下的這些幻陣若是能早個三年五載,恐怕我必然會中計。”

    二太子謔笑道:“三清墟廣納三界奇能異士,這不過是一場入學測驗,怎可曲解成陷阱呢。”

    是以那樣一張清冷的面孔,說著這般虛偽無比的客套話,怎樣看都覺得別扭。罷了,林蘇青心道,客套話便懶得再虛與委蛇。

    “學生既已通過測驗,便不再叨擾諸位,學生先退下了。”

    禮儀不嫌多,語罷他再揖了一記尊師之禮。

    “退下?”那位“二太子”眉頭蹙起,天石的陣法,學子只能進陣,沒有吏司處考官的放行,是絕對無法自行出陣的。

    “哦對了,學生還有一件事忘了說。”林蘇青瞇著眼睛似笑非笑,“在此幻境之中的一切,除了我的真情實感,其它全都只是幻象。”

    話音一落,林蘇青霎時如石像破碎,又似塵沙飛散。

    “這!”徒留那位“二太子”一臉震愕。

    ……

    幻境之外,三清墟正殿之前,玄色石碑所在的廣場的對岸,隔著環湖,林蘇青瞬間現身在洛洛面前。

    洛洛登時一怔,恍惚以為是錯覺,仔細一看,當場震驚:“林蘇青?”

    林蘇青笑瞇瞇的轉過身,坦然笑道:“哈哈是我沒錯。”

    “你不是……”洛洛不敢相信,她指著湖對面的廣場上的那塊玄色石碑前的林蘇青,半天說不出話來:“你不是……假的?!”

    林蘇青揚著眉頭,沖她點點頭,隨后朝那廣場上看去,狗子與夕夜正你來我往、你追我趕、以牙還牙的打得熱火朝天。

    他當即化掉了石碑前的幻象,正在倉惶躲逃的夕夜眼見著石碑前的小青青不見了,當場一怔,剎住了腳步,可是緊追其后的狗子沒有來得及反應,它登時一頭撞在了夕夜的膝蓋窩上,撞得夕夜當場跪下,自己也撞得個四腳朝天。隨即它翻過身來作勢上去就要一口。

    “停停停停停!”夕夜一把按住狗子毛絨絨的腦袋,摁得它如何沖如何咬都只是在原地齜牙咧嘴的咆哮。

    “你看!小青青不見了!”

    “嗚汪!這招你使多少次了!”狗子不信,偏過頭一口咬住了夕夜的手。

    “啊啊啊啊啊!”夕夜大叫,甩也甩不開。

    “喂!我說你們!”林蘇青沖廣場上的他們喊道,夕夜與狗子當場一訝,循聲望去,旋即更是一驚。

    “小青青?”夕夜驚喜的聲音帶著哭腔,不是感動于看到林蘇青,是著實被狗子咬痛了。

    “唔唔唔?!”狗子喊的是林蘇青,但它沒有撒口,喊得模模糊糊。

    “我說你們啊——”林蘇青叉著腰,無奈笑道,“我在生死的邊緣掙扎,一步錯就要灰飛魄散,你們卻在外頭歡喜得像是在過年,就差各自點一掛炮仗了。”

    “呸!”狗子瞟了個白眼松了口,嫌棄的連呸了幾口唾沫,“呸呸呸!”吐著舌頭不停地用爪子扒拉。

    夕夜一手握著被咬痛的手的手腕,連忙跑到廣場的邊上,隔著湖問林蘇青道:“小青青!你怎么在外頭!你什么時候過去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