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215章 碎了這塊石碑

  • 塵骨 - 第215章 碎了這塊石碑字體大小: A+
     

    三清墟正殿前,狗子正沖著林蘇青大喊,試圖將他的神智喊回來:“林蘇青!你千萬要保持清醒!不可慌亂!你自己本就是修習過幻術,可不能被幻境騙住啊!”

    夕夜也著著急得很,他越看林蘇青的神情他越覺得不對勁,有一種極為不詳的預感堵在心頭尖。于是他連連后退出幾步,與那玄色石碑拉開一陣距離,對狗子道:“狗子你讓開,我要砸了這破石頭!”

    “就憑你?要砸了這塊天石?”狗子斜了他一眼,但沒功夫同他多扯,它現在一心牽掛著林蘇青的選擇,于心中不停地念叨著,也算是祈禱著。

    “我是不行!但它可以試試!”夕夜說著一舉手,召喚出他那把特別的弓來,依舊是那般鋒利閃耀著寒光,依舊牽動著空氣中的磁場擦出無數絲絲縷縷的火花。

    “你該不會不認得它吧!”夕夜橫眉冷目,卻齜著牙笑得一臉斜氣,“這可是我父君的法器!”

    狗子當然認得,那是妖界祈帝一戰成名的法器,它名曰極樂,傳說祈帝用極樂弓以全力射出一箭,箭的速度之快與威力之猛,能夠逆轉時空。

    上回在開心小棧外,當夕夜用極樂射姑獲鳥時,狗子就看見了,但他只是意外了一下,便不覺得有多么的吃驚,雖然極樂是祈帝的法器,但夕夜是祈帝的獨子,老子傳兒子,它自然沒什么好意外的。

    “看來你認得。”夕夜以自身力量續成了弓弦,后腿一步跨成弓步,穩住了下盤,沖狗子道,“既然認得還不快過來幫我!”

    狗子想了想道:“我過去也沒用,僅憑你我無法使它逆轉時空。況且,即使逆轉了時空又能如何,林蘇青還是要通過這塊石碑錄入學籍。”

    “誰說要用它逆轉時空了,我要用它打碎這塊破石頭!”

    夕夜說著已經拉開了弦,并用力量續出了一支比前幾次更為細,箭頭更為鋒利的箭,使其更利于沖鋒。

    他緊盯著那塊玄色石碑,橫眉冷眼道:“天石又如何,沒有女媧的靈力,它不過是一塊普通的天石而已。”

    “你想打便打,我不攔你。但你有沒有考慮過后果?這里可是三清墟,這可是三清墟的試魔石,而你是妖界的帝子,你的身份可代表著妖界。”

    “我代表不了妖界。”

    “那只是你的片面認為。在外界的眼中,你的一舉一動你必須要掂量清楚后果。否則,誰若有心杜撰點什么出來,你可曾想過那將意味著什么?”

    “那又如何!誰知道我是不是父君親生的!”

    “你!你個渾不吝!平時腦子挺靈光,怎的關鍵時刻不開竅!”狗子原本好意勸說夕夜,怎料他蠻橫不講理,頓時被他氣得罵都罵不動了,轉而道:“有你這樣自己罵自己娘親的嗎?”

    “我不管!我要小青青活著!”

    “那你自己要打便打,別扯上我同你背罪。”

    “這都什么時候了,你還計較背不背罪的事兒?我告訴你,小青青若是回不來了,我就把你打了燉湯!話我撂這兒了!”

    “你打不過我。”狗子懶得再同他磨牙。

    “那我叫我五叔打你!”

    “你五叔不會因為你的兒戲來得罪神域。”

    “那我就召集全天下的狗子!全都染成你的毛色,召集大精小怪變成你模樣!我叫他們頂著你的名頭到處為禍!叫你追風戰神的威風再也回不成過去!叫你身敗名裂!”

    “你這是胡攪蠻纏!”這下可把狗子真惹生氣了。

    “我不管!我就纏了!你自己選吧!幫是不幫!”

    “我選你個大倭瓜我選,我選什么選!再說了,林蘇青是你的結拜兄弟,又不是跟我結拜的,他若是回不來,首要不是你去殉義嗎?!”

    “那也要先收拾了你這個看熱鬧不幫忙!”夕夜刁天厥地,一張明俊的面孔透著兇悍的獸樣,他沖狗子齜牙吼道,“還不快來幫忙!”

    “誰是看熱鬧的了!”狗子氣急了,哪管他,登時齜牙咧嘴,當即就吼了回去。饒是一把童音稚聲稚氣,此時卻格外有氣勢。

    “行,要我去幫你也行。”它道:“但我問你,你想沒想過三清墟的老家伙們在這塊石頭上究竟設過哪些陣法?倘若外力強行將這石頭打碎了,那對林蘇青有沒有影響?你想過嗎?把你想過的說出來,來,你說出來。”

    夕夜登時就慌了,他何曾想過這些,他只是著急想救林蘇青出來,因為他親身體會過那幻境的厲害,那里面的一切實在太像真的了,不知不覺就會沒了性命。正如狗子所言,丟了魂魄成為只剩呼吸的死肉……

    他不希望林蘇青出什么事情,可是、可是現在除了打碎石頭他想不出別的法子。

    夕夜心慌意亂的想來想去,忖度良久,他看了一眼神情愈發怪異的林蘇青,一咬牙道:“我不管!我想不出別的發法子!”

    “少嘴硬了!你不管也得管!”狗子叱道,“收起你那副驕子作派,我才懶得慣著你!既然你要耍小孩兒脾性,那我也警告你,倘若林蘇青因為你的一箭而射出個什么三長兩短,我丹穴山定然要把你吊在山頭上晝夜輪著打!連耗子路過也要順勢咬你幾口,叫你親爹都不愿來贖你回去!”

    “你!你才渾不吝!”夕夜一口氣堵在胸口,氣得回不上來。

    “那你自行斟酌吧!”

    狗子懶得理他,隨即轉過去,專心凝神的觀察著林蘇青,它摸不透這塊石頭上到底有哪些陣法,只怕出手會雪上加霜,實在不敢輕舉妄動,只能盼著林蘇青能夠自己化解掉幻境。

    不知為何,狗子始終感覺當林蘇青進行測驗時,他所觸動的陣法遠遠比夕夜測驗時要多的多,并且陣法的威力也厲害得多。

    按理說,這塊石碑會觸動的陣法,往往與測試者本身所注入的靈力有關聯,靈力越強,則陣法越強。

    可是林蘇青所注入的靈力是他后天重新修行出來的,比之夕夜,那他是滄海一粟,微不足道……又如何會觸動更為厲害的陣法呢,竟是連他這個本身就修行幻術的修習者都走不出來。

    按理說,他應該是最容易通過測驗的,如果不是他的特殊身份的話……莫非……他觸動了與他身份有關的陣法?

    那就應了狗子先前的擔憂了——林蘇青,你可一定要想清楚再做決定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