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214章 性本惡,莫隱藏

  • 塵骨 - 第214章 性本惡,莫隱藏字體大小: A+
     

    他攥緊拳頭,將渾身肌肉繃緊,急速調動周身血脈,便有無色無形的力量縈繞在他渾身上下,他要破除縛令,他要與二太子拼個魚死網破!

    他在心中沖那火山之內重重封印之下的另一個自己怒吼道:“給我!把你的力量給我!我要殺了他!殺了他!!!”

    當林蘇青越是憤怒,二太子便笑得越是開懷,他放肆的笑著,癲狂的笑著,招來更多食腐鳥雀。

    倏爾,二太子乜向林蘇青,道:“且先看著,下一個就是你看,哈哈哈哈~”

    在嘲笑他,在蔑視他,在戲弄他……

    ……

    然而在三清墟正殿前,林蘇青的神情驚住了夕夜,他愕然的看著林蘇青,哪里還是平日里那個遇事沉著冷靜的林蘇青?哪里還是那個捉弄起人來嬉皮笑臉的林蘇青?

    看著他目光仍然空洞無神的立著,可是他的眉頭卻擰成了一團,眉心緊緊的皺成一個川字,滿臉的青筋暴突,還有脖子上也凸起了的經脈,這些都足以證明他此時正在憤怒。極度的憤怒更使得他血脈噴張,皮膚發紅。

    “他……怎么了?”夕夜小聲嘀咕著,忽然便見林蘇青滿面猙獰,有藍色與紅色線條迅速從他的脖子爬上了他的臉,乃至他的耳多,耳背上眼球上比比皆是。

    隨著他臉上憤怒的神情越來越深重,那些線條也越來越粗越來越寬,有的甚至開始清晰成文字,那些文字夕夜不認識,但他看得出來那些是符文。

    “他身上被人寫過符文?”夕夜說著就要扯開林蘇青的衣襟看一看。

    “住手!”狗子聲呵斥嚇得夕夜的手一抖,“不要動他,你此時動他,不僅他會入魔,萬一他被你動醒了,怕是整個三清墟都要遭殃。”

    “這么夸張?”夕夜訝然,可是看著林蘇青滿臉滿手都是密密麻麻的符文,連眼白都被符文寫得滿滿當當,便覺得狗子不是在嚇唬他,只怕后果的確如此。

    林蘇青的體內好像有什么東西在不安分,連他的經脈都開始鼓動。鼓動的經脈將皮膚頂撞出大大小小的包塊,將那些符文顯得仿佛在扭動。像是成千上萬的蟲蟻在不停地躁動,在林蘇青的身體上飛速的爬來爬去。

    “他身上有什么?居然寫了這么多符文?誰寫的?”

    夕夜一邊問,一邊歪著頭觀察著那些符文,他發現這些符文出自五種不同的手法,為何是五種呢?

    他可以肯定的是,這五種手法之中沒有他父君的,可以確切的說沒有妖界之中的任何符文手法。

    當然,也不可能是魔界的手法,據說魔界已經安分數千年了,如若非要以有蹤跡便算的話,那上一回發現魔界的蹤跡,是在幾百年前,不過也僅僅是兩天,他們便退回了魔界,便至今也沒有再出現過。

    據說當時是魔界的魔尊寂帝率兵找上了丹穴山,雖然并不知道寂帝當時去丹穴山的目的,但是聽說當魔尊在丹穴山的時候,丹穴山的子隱圣君,也就是當今的二太子,只身前去魔界,屠殺了魔界的幾座城池,并放言:“一個時辰殺一城”,最后逼得魔尊退兵回去了。

    夕夜摳著自己的臉頰想著,或許是他沒有聽說過,反正他不明白魔尊為何要不自量力的去找丹穴山的麻煩。丹穴山可是神域啊,聽說十幾萬年前就是丹穴山幫著天界打退了魔界,既然十幾萬年前整個魔界都吃了敗仗,又何苦帶著一小撮兵馬再去討打?

    嗯……既非妖界,也非魔界,那只能是天界了。

    夕夜琢磨著,向狗子問道:“小青青得罪過誰嗎?怎么會招惹五位神仙給他設下符咒?好像還是同一時段設的。可是依著小青青的性子,他雖然不大去刻意討好誰,但也不可能去得罪誰呀。誰與他那么大深仇大恨?”

    “難道……”說著說著他想到了什么,又道:“小青青之所以看著像個凡人,正是與這些封印有關?哇!是誰那么大的仇?這神仙的靈力被封印,豈不是……”

    “你閉嘴!”狗子嗷一嗓子呵斥。夕夜登時噤了聲,他舔了舔嘴皮子,隨即安靜地看著林蘇青的變化。

    可是不僅絲毫沒有好轉,看他的神情,反而是愈來愈兇殘暴橫。

    卟!

    林蘇青一口鮮血噴吐而出,驚得他們措手不及。

    “他怎么了?!”夕夜怛然,驀地響起林蘇青先前交代的話,他連忙沖林蘇青喊道,“小青青!小青青你醒醒!小青青!小青青!”

    喊著喊著他就忍不住要去搖晃林蘇青,但是又記著狗子交代的不能碰,他便只得忍著,雙拳握得緊緊的背在背后,生怕一個沒忍住就碰了。

    “小青青!林蘇青!林蘇青!”他湊到林蘇青耳朵邊上,扯著嗓門喊著。

    ……

    可是,幻境之中的林蘇青一個字也沒有聽到。

    這里的林蘇青,一身上下依舊白凈,沒有一絲符文顯出,因此他并不知道自己已經借到了來自內心深處所封印著的另一個自己的力量。

    他掙脫了縛令,他以為是自己掙脫的。他正與二太子痛戰。

    只見二太子一劍飛出,林蘇青立即以幻術在身前立起盾牌,旋即盾牌化作萬千飛箭齊發,射向二太子,然而箭雨剛去,二太子的身形突然消失不見,眨眼便出現在了另一個方位。

    接著,林蘇青操縱幻術,在二太子的腳下生出一株大王花,俗名也叫“食人花”。大王花形似日輪,那“巨口”約有一丈之寬。

    大王花猛地從二太子腳下竄起,巨口正要閉合,二太子瞬間又沒了身影,霎時卻出現在林蘇青身后,刺了他一劍,此一劍卻并非重傷,恰恰避開了他的要害。

    像是誠心要戲耍于他,招招只是挑釁,并不要他的命。

    林蘇青碰不到他便罷了,還被當成玩物戲耍,頓時怒火中燒,當即又操控幻術,幻出捕人藤,步步緊追。

    只要碰到一點,哪怕只是衣袍的一角,那帶刺的藤條就會立刻像蟒蛇一樣把他纏緊,并迅速順著往上爬,直到勒死,叫二太子無處遁形。

    誰知二太子突然出現在了他的身后,猛地刺穿了他,于耳邊說道:“幻術需要強大的靈力支撐,你如此迅速的幻化,靈力快耗盡了吧?”

    林蘇青不顧傷勢,登即從腳下召出捕人藤,作勢要纏住二太子,哪料二太子瞬間出現了老婦人的尸體前。

    捕人藤追捕到二太子腳下時,突然一頓,是受了林蘇青意念的影響,它們像是被打了頭骨的蛇,迅速后退,隱入土中。

    而二太子則抬袖一揮,那些爭相食腐的禿鷲們頓時煙消云散,旋即,地上的青草變黃,瞬間燃出了烈烈大火,圍繞著那老婦人越燒越旺。

    二太子冶笑道:“將她燒成灰燼化入糞池,永墮畜生道,如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