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213章 我要殺了你!

  • 塵骨 - 第213章 我要殺了你!字體大小: A+
     
        他聽得手里的動作一頓,這個幻境委實厲害,竟然無需試探和捕捉,就知曉了他心中的渴求。

        他渴求見到母親,他希望能夠回去。而這些愿望,幻境都在這里幫他實現了。

        “不了,娘既然來了,咱們就在這邊安家吧。”明知道都是假的,卻還是想當作真的。

        “不回去嗎?”

        “兒子已經回不去了。”

        他輕輕地滌著湖水,看著那漾開的層層漣漪悵然出神。他的確回不去了,因為,他已經不能在原來的世界里過著普通而坦然的生活了。他用了很多年才明白過來,其實一切從他來的那一天起,就已經回不去了。

        “你有什么打算嗎?”老婦人問道。

        他目色深沉,回答道:“且走一步看一步吧。”

        也不全是回答老婦人,也是回答他自己。他會幻術,因此他知道,幻術和幻境的本身,是虛虛實實,真假參半。有真才有假,所以……他直覺,這個幻境應該會關聯一些事情,譬如,到目前為止,除了事物和人物是假的,其他一切都是真的。而這個幻境,并非尋常那樣被動生成,不是跟隨著他的意念而進行轉變,而是在主動轉變,從而主動的勾動他的意念,令他呈于被動一方。

        那么如此,假使他能耗住,或許能夠使這個幻境牽扯出別的什么來,興許會牽扯出他目前還不知道的事情……

        罷了,順其自然吧。

        倘若正如夕夜所言,會有生命危險,那也等危險自己先來吧。

        林蘇青打好水,起身后頭有一點暈,他正要轉身回去,突然聽到一聲悶哼,霎時驚覺不妙!他旋即轉身——

        只見二太子手持利劍,刺穿了老婦人的胸膛!只見鮮血從傷口的浸出來,圍繞著劍刃透出一片殷紅……只見二太子一臉輕蔑的看著他……

        林蘇青驚怔,手中的樹葉和水潑灑了一身,可偃月服不沾污穢,它們全都滑落,在地上散得無影無蹤。正如他一直以來的幻想,瞬間破滅。

        “娘!”

        林蘇青大喊著幾乎是撲著跪著跑上前去,他跪下來,捉著老婦人的胳膊使勁搖晃,試圖晃醒她,“娘!娘!”

        明知是假的,可是、可是情不自禁,明知只是幻覺,可是仍舊難過,還是心痛。

        理智與情緒交錯、矛盾,一樣也難以控制。他的心在絞痛著,理智告訴他,幻境罷了,他情緒憤怒著,理智告訴他,這個幻境是有暗示的。

        似有兩個靈魂在體內拉扯,似太陽突然分成兩半,一明一暗。

        許久,他難過了許久,憤怒了許久,糾結了許久,矛盾了許久……終于緩了過來。

        可是憤怒難扼,他瞪著通紅的雙眼,瞪著二太子,擰著眉頭狠狠的瞪著,帶著憤恨,帶著難以置信。

        “你為何要殺她?”如若真的有暗示,有指引……

        孰料二太子當即抽出利劍,于手中瀟灑地挽了一個劍花,才負劍立于身后,仿佛一劍殺了林蘇青的母親令頗為愉悅。他唇角一勾,不屑的嗤笑道:“試一試劍罷了。”

        “試劍?”多么荒唐的理由,“這可是條人命!”

        “人命?”二太子笑笑,“呵,人命罷了。”

        林蘇青站起身來,抬袖揩去了眼角即將墜下的淚水,憤懣的質問道:“我知道這里是幻境,但真假相應,其中必然有什么指引,你告訴我,你為何要殺我娘?”

        說著說著他便忍不住吼了出來,倒不是沖二太子吼,而是沖著三清墟吼,因為這幻境是三清墟所設下的。

        “你們不妨直說!為何要殺我娘!”

        二太子嗤之以鼻,冷笑道,“既然一切都是假的。”他將劍一扔,恰是扔在林蘇青的腳前,隨即他敞開雙臂,無所謂道:“那你不如殺了我報仇,以泄心頭之恨。”

        林蘇青喃喃道:“殺了你……”

        他方才的確氣恨得想殺了二太子,即使打不過也要以命相搏,可正因為他明白只是幻境,他才忍住了。

        然而忍住,忍耐并沒有減少他對因此產生的憤怒與恨意,因為他的思緒在告訴他這可能意味著二太子的確會殺了他的母親……

        “怎么?不敢?”二太子負手而立,蔑視著林蘇青,隨即他一腳踢倒了死去的老婦人,順勢踢開了那張小凳子,而后上前一步,踩在那老婦人的臉上,邪肆地勾著嘴角,碾了碾腳底,視人命如同玩物。

        他微微蹙了一下眉頭,用腳碾著老婦人的臉,挑剔道:“硌腳。”便又是一腳踢開了。

        林蘇青的拳頭越攥越緊,他提醒自己這里是幻境,可是憤怒,可是恨意,似熊熊烈火,他越是克制,火勢便愈發旺盛。

        他引導自己保持理智——這里是幻境,都是假象,是三清墟在測試,是在故意挑釁,都不是真的,真正的他立在玄色石碑前,周圍是廣場……

        可是思緒又在牽引著他不停地往別處想去——這其中定然有著什么隱示,這其中與真實必然有牽連,可能是已經發生的,可能未來會發生的……

        “呵,你很能忍啊。”二太子說著上前一步,手一伸出,那把利劍便自行飛回了他的手中,他漠然道:“那便叫你瞧個痛快吧。”隨即便對林蘇青施了一記縛術,令林蘇青動彈不得。

        二太子的嘴角所掛著的笑意令人悚然,林蘇青驚覺不妙,怒喝道:“你想做什么?!”

        話音未落,霎時便見二太子一劍刺穿了老婦人!而后他嘖嘖嘴,又搖了搖頭,仿佛對這把利劍入肉的聲音不太滿意,隨即又連刺幾劍,試著那聲響,而后他劃破了老婦人的肚子,挑出腸胃,懸掛在劍端,指到林蘇青的眼前。

        “好看嗎?”他問道,神情暴戾恣睢。

        “你!”憤怒與悲痛令他說不出話來。他竟只能眼睜睜看著?

        這還是他所認識的那個二太子嗎?如果是,那二太子為何要殺了他的母親?

        腦海中紛亂如麻,叫他失魂蕩魄。

        俄爾,二太子一記響指,招來一群禿鷲,他將劍一落,恰是插入在那老婦人的尸體之上,定住了她的喉嚨。禿鷲們見勢落地,當場開始撕扯起老婦人的尸骨,它們食她的肉,剝她的骨,爭搶著她的臟腑,追趕著她的眼珠。

        “如何?”二太子側目看向林蘇青,挑著眉頭戲謔地笑問他,“好看嗎?”

        “我要殺了你!”憤怒,憤怒到極致使林蘇青的大腦一片空白。

        血腥刺激了他的神經,剎那只想到了殺戮。

        親人的面孔,反反復復的刺激著他緊繃的神經的極限,親人的軀體,被暴力踐踏,慘遭蹂|躪。

        仇恨,只剩下仇恨,只剩下殺意。

        仇恨在蔓延,殺意在瘋長!

        士可殺不可辱,你可以殺我你可以剮我!但你絕不可以動我的親人!尤其的我的母親!

        “我殺了你!!!”林蘇青恨得咬牙切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