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210章 狗子的擔憂

  • 塵骨 - 第210章 狗子的擔憂字體大小: A+
     
        他皺著眉頭,因為自己形容不清楚方才的體驗而生起了自己的氣來。不過,雖然說不清楚說不明白,但是他的直覺告訴他,那塊石碑有問題,并且那塊石碑讓他看見的一切都有問題。

        “唉呀我說不清楚,反正你別去就是!”

        林蘇青也不多說什么,只是回答他:“我知道。”

        “你知道?你知道什么?”

        “我知道你心里想表達的意思。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林蘇青安然笑笑,算是給了夕夜一個安慰,“我去了。”

        “嗯……對了。”林蘇青忽然又道,“你若實在擔心,便仔細觀察我的神色吧,倘若看見我雙目失神,變得空洞晦暗,切記那時候一定要叫‘醒’我,可能因為你叫,我就回來了。”

        “嗯!”夕夜重重地點了一記頭,宛如接下了天大的重任,因為他方才正是因為林蘇青的呼喚,他才能及時從昏昏沉沉之中回過神來。

        林蘇青多看了夕夜一眼,便重新擼起外罩的紗衣的袖子,伸手探向那塊玄色石碑,動作緩緩地,在即將接觸到石碑時,微微一頓,在中指的指尖剛傳來那石碑的冰涼觸感時,他猛地一收。

        我會看見什么……林蘇青心道。

        罷了,遲早是要按下去的。他把心一橫,按了下去。他閉上眼睛,將緊張的心跳平復下來,而后調整著自己的呼吸,緩緩的將自己的靈力注入進去。

        是的,現在的林蘇青其實是有靈力的。當然,這也是他第一次將自己的靈力外露。

        只可惜在夕夜的眼中,以及隔著環湖之外的洛洛的眼中,在林蘇青將手按下去以后,那塊石碑一點變化也沒有。

        仿佛林蘇青沒有注入任何,仿佛他只是平常的按在上面,抑或是他用力了,只因為他的確沒有靈力,所以石碑起不了變化。

        與此同時,隱匿在環湖之中的一朵睡蓮上的狗子,也在悄悄的觀察著。它悄然地冒出一雙眼睛正鎖定著廣場之上三清墟正殿之前,那塊玄色石碑邊上的林蘇青。

        就在林蘇青按上那塊石碑,注入力量之后,它當場就震驚了!

        我的親娘誒,不會吧?

        可、可可可可是這回是它親眼所見啊!

        “原來……林蘇青他是……”

        它原以為只是天命判林蘇青一個禍患的宿命,哪里料想蘇青居然是他……那可真的會是禍患了……

        狗子驚愕得渾身都僵了,連舌頭都僵了,這件事實在太大,大得它實在太難以置信!

        難道……難道當年的一切都不過是主上布下的一個局?那主上現在正布下的又是什么局?

        原來……原來白澤神尊反復嘮叨的主上曾欠他一個恩情……是真的欠?那不問世事的白澤神尊現在不是在與主上一起布這個新局嗎?

        不會吧……當真要如此嗎……

        那主上為何不告訴我?狗子既驚愕又怨忿,可轉念一想……難道主上著我一直跟著林蘇青,就是讓我自己發現林蘇青的真實身份?

        唔……對!應當就是為了讓我自己發現吧……畢竟……畢竟這是誰也不能說、誰也不能提的事……

        狗子望了望天上,想著——千里眼與順風耳應該沒這本事發現吧?

        “罷了罷了!若是被巡邏的三只眼發現了林蘇青的秘密,那怕是又要鬧上一通了。”

        接著它爪爪一抬,在林蘇青與那石碑之上罩下去一道法陣。

        而后心中無奈道:“原本不想被三清墟的那些老家伙發現我來了的,林蘇青這蠢蛋,你欠著本大人你知不知道!”

        在場所有,除了狗子,以及三清墟的那些尊者們,怕是誰也沒有看出林蘇青的靈力。

        然而看出了林蘇青靈力的,八成已然猜出了林蘇青的身份。

        今下,知曉林蘇青身份的越來越多了,狗子實在想不明白,主上究竟要布一個怎樣的局。

        若是想保護林蘇青,一輩子不讓他出丹穴山不就好了嗎?這樣將他放在天帝的眼皮子底下,不就等于隨時在他的脖子上架著一把鍘刀嗎……

        何況……還突然冒出個夕夜……

        就是不確定妖界的祈帝有沒有知道些什么……不!

        狗子渾身一震,它這才明白過來,赟王臨走前撂的那句話的意思!

        那……那也就是說……妖界的祈帝和赟王也知道了?!!

        那么……那么魔界會不會也已經知道了?

        魔界如果也知道的話……

        狗子冷不丁的一顫,抖起了一身雞皮疙瘩。這一切的前因后果……它是越想越糊涂了。

        “主上啊主上,您到底要做什么呀!”

        急得它欲哭無淚,只能連忙在心中嘀咕:“山蒼子啊山蒼子,我追風憑生沒求過誰,就求你捉惡鬼的動作能快一點啊,你他大爺的千萬別成天沉迷于女鬼和仙女呀,眉來眼去卿卿我我要不得!你可千萬要快一點把那些惡鬼捉盡,幫我恢復正身啊!山蒼子,你他大爺的可千萬別耽誤了,真真是要大事不好了……”

        狗子恨不得立刻起來拜一拜了。

        怎的今日才讓它知道根底,若是能早一些知道,它一定提前去偷了山蒼子的所有寶貝,威脅他盡快將那些惡鬼捉干凈。

        狗子這廂心情復雜得厲害,既震驚,又慌亂,還擔心,且焦灼。一身火氣冒上來,將環湖的水燙得沸騰,湖水燙開了直翻滾。

        而在石碑前的林蘇青,卻依然心如鏡湖,波瀾不驚,緩緩的、輕輕的往那塊玄色的石碑內注入自己靈力,似涓涓細流,無聲無息。

        在一旁守著的夕夜,滿心疑惑,道:“小青青,你倒是往里注啊。”又不敢太催促,說了一嘴便只是一頭霧水的看著。

        之所以很難看出林蘇青的靈力,是因為他的靈力無色無形無狀。如水多端,在圓則圓,在方則方。是以百態存于百態,并以百態順應百態。因此他的靈力極難被注意,更極難被發現。

        這原本是白澤神尊所獨有的靈力。

        但是后來,因為那件事,還有一位可能也具備有這樣的能力。那就是當年被白澤神尊與天之四靈四位神尊齊力下過封印的那一位……

        倘若,林蘇青當真是……那么,他的靈力與白澤神尊相似也就不奇怪了,因為如果當年之事當真是主上布的局……既然主上現在要保下林蘇青,那白澤神尊親自教授林蘇青便也不奇怪了。

        而假使林蘇青當真是的話,由于他體內承應著五方不同的靈力,想學其一,當然可以達成。

        難怪消失了成百上千年的白澤神尊突然冒出來要主動幫扶林蘇青;難怪林蘇青從昆侖山的典藏樓出來以后,便如同換個了個人似的;難怪他會幻術……

        狗子訝然,林蘇青身上到底還有著多少它不知道的事情?!

        難道……難道當年預測之事,果真要發生了嗎……

        ()

    上一章    下一章